<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余迪偉專欄:環保情史
Well Being
余迪偉專欄:環保情史
Photo: Getty Images
READ MORE

余迪偉專欄:環保情史

Share to:

閨密May與Sandy早在初中已認識,May在校內是個漂亮的女生,所以,自初中開始,她常引來狂蜂浪蝶,但都沒有展開任何戀情,最多只是與異性偶爾單獨約會;而Sandy,無論身形及樣貌都較May遜色,在那個只在乎顏值去擇偶的階段,Sandy的桃花運當然不及對方。直至準備會考那年,May開展了初戀。

Photo: Getty Images
余迪偉專欄:環保情史
Photo: Getty Images

閨密May與Sandy早在初中已認識,May在校內是個漂亮的女生,所以,自初中開始,她常引來狂蜂浪蝶,但都沒有展開任何戀情,最多只是與異性偶爾單獨約會;而Sandy,無論身形及樣貌都較May遜色,在那個只在乎顏值去擇偶的階段,Sandy的桃花運當然不及對方。直至準備會考那年,May開展了初戀。

余迪偉 專欄 Elle

初戀當然打得火熱,在校內亦毫無忌諱,高調地拍拖。畢竟在那個年紀,又覺得不能有異性冇人性,所以在校外所有拍拖活動,都三人行。他們都是好友。

直至會考完畢,May要到外國升學,男朋友及閨密都留港繼續學業。 

余迪偉 專欄 Elle

在機場送別的一刻,三人都哭崩了機場,無奈兩個戀人便展開了異地戀;所有甚麼——我會等你、只是幾年的分別吧、我每年暑假也會回來的……一一都互相承諾了! 

余迪偉 專欄 Elle

然而,男未娶,女未嫁,異地戀卻談何容易。Out of sight, out of mind,未到半年,他們已分了手。 

May在回港度第一個暑假之前,已收到消息:閨密與男友已在一起。 

她卻很成熟地接受現實對Sandy說:若然那是真愛,我不覺得自己是讓愛,反正我與他已分了手,祝福你們,我們仍是朋友……話雖如此,她們的聯絡漸漸變少。 

余迪偉 專欄 Elle

May在香港短短數個月暑假,交了新男友,是舊同學,心想這可能只是Holiday Romance。Sandy得知後,反正因為是舊同學,也認識。May放完假,返回外國繼續學業之後,她得知Sandy又搭上了她的「暑期男友」。 

May在外地,亦跟一個年齡比較大,已在工作的外國人交往了。 

余迪偉 專欄 Elle

第二年暑假回港度假,May的外國男友說很想認識她成長的地方,所以便一同回港。 

May在香港與新男友出席中學舊生聚會,才得知Sandy與她的前男友及暑期男友早已分了手……而Sandy在這個埸合,又認識了May的新男友,亦交換了Facebook、Instagram之類。 暑假之後,各人都回到自己的崗位…… 又一年過去,May也與外國男友分手了。 

余迪偉 專欄 Elle

Sandy得悉後,即時跟公司請了兩個星期假,到外國與May前男友見面…… 

前男友告知May:Sandy說不夠旅費租住酒店,提議住在我家,我答應後,試過在家裡,我看到她洗完澡,只圍着一條浴巾,在廳裡大搖大擺,我感到很不自在,提議她先穿上衣服…… 她卻沒有服從…… 

余迪偉 專欄 Elle

May不想再聽下去,反正一切所發生的事情,也跟自己沒有關係;但此刻才深明——某些人的出處,或許是要證明自己的魅力?或許是嘗試戰勝別人搶奪東西?或許是出於羨慕或妒忌? 或許是想着,你有的,為何我沒可能擁有? 

多年過後,May已有了自己的家庭,Sandy仍是單身。

余迪偉 專欄 Elle

某天,May在想:循環物料的箱子,大概只有黃、啡、綠。會否將來加多一個顏色,例如黑色?有點黑色幽默或恐怖的感覺,那是盛載可循環再用的被遺棄愛情——你不要的東西,可能是我的珍寶。而如果你認為那是寶,請不要每每那麼快便捨棄。到底那是出於保護「感情」的循環再用,還是出於「變態行徑」? 

可惡的是,這類人,在我們身邊無處不在。 

余迪偉

余迪偉 專欄 Elle

紐約科技大學傳播系碩士。生活多爪多棲、冇規冇矩,但有態度。近年遊走於《口水多過浪花》、《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及舞台演出;曾推出多本關於愛情/性事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