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
青山不墨專欄:誰又能善心親一親我
Well Being
青山不墨專欄:誰又能善心親一親我
Photo: Getty Images
READ MORE

青山不墨專欄:誰又能善心親一親我

Share to:

聖誕節路過商場,總會看見聖誕老人和小朋友在布景板前拍照,我姪女拖着我的手,為了享受聖誕老人的擁抱,馬上如電兔上身向人群方向奔去,我也唯有「奔跑吧,姑姐」。 

Photo: Getty Images
青山不墨專欄:誰又能善心親一親我
Photo: Getty Images

聖誕節路過商場,總會看見聖誕老人和小朋友在布景板前拍照,我姪女拖着我的手,為了享受聖誕老人的擁抱,馬上如電兔上身向人群方向奔去,我也唯有「奔跑吧,姑姐」。 

其實去排隊的都不是小朋友

其實去排隊的都不是小朋友,更多是像我這樣的大人,每個人都汗流浹背,但你會發現,那個高高大大,呵呵呵呵的聖誕老人走過來跟你合照時,會有一種特別純粹天真的美好從心底裡長出來。 

雖然我們都長大了,更願意去習慣相信某種殘酷尖銳的真相,社會也流行去撕開美好來看看它裡面的「面貌」,就像和卡通人物拍照,我會特別好奇想從它們的嘴裡窺探真實的樣子,是不是也這麼可愛,有這麼多愛可以付出,但我依然會感覺特別美好。 

曾經聽說過,角色扮演就像一把鑰匙

曾經聽說過,角色扮演就像一把鑰匙,啟發你性格裡你可能沒有發現的一面——可能因為害怕等各種原因,而羞於顯露出來的某些美好特質。我想,他們在穿上那身衣服後,就代表一種天真的愛,但當他們不再扮演這些角色時,是否就是你在快餐店裡看到木無表情特別無聊的中年大叔,或者任何人? 

而我自己的體會是,當書法藝術家這件事, 就是我的那件聖誕老人衣服。我從小就很心急,很難專心下來,總覺得自己其實沒有耐性,但眼前這個可反覆耐心地講寫毛筆字的方法和分享書法與生活哲學的自己,我認為是書法藝術家這角色賦予我力量和能力。 

當被別人叫青山老師的那一刻,我就覺得自己應該是很有耐心

當被別人叫青山老師的那一刻,我就覺得自己應該是很有耐心,有條理又很溫和的人,我願意成為更好的自己,因此我很着迷這個角色,記得有一次講座完畢,有位老太太帶着她親手寫的毛筆字來問我意見,當談到她的身體健康、生活環境時,我發現那一刻我竟然是在很真誠地關心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那一刻能完全融入自己的角色裡面,由此啟發出令自己也驚訝的特質。 

所以我覺得工作的意義不單純只是為了生計

所以我覺得工作的意義不單純只是為了生計,而是如何來幫助自我成長,如果你把眼前事情的意義放在成長上,那當你遇到麻煩時,可能就意味着一個打怪獸升呢的機會,但如果你把意義放在這個麻煩本身的話,那可能永遠都是無止境的消耗。 

不知道在你生活中,有沒有發現這樣一個角色

不知道在你生活中,有沒有發現這樣一個角色,能夠給自己帶來啟發,以及你有沒有好好利用這個角色。不管是一個工作,還是任何一個身份,其實就像那件聖誕老人的衣服一樣,哪怕對自己有失望的地方,無能為力的時候,都能激發你,賦予你能力和理由。

眼前這個聖誕老人,可能他是一個對生活有很多不滿的人

眼前這個聖誕老人,可能他是一個對生活有很多不滿的人,但他能穿着這麼厚重衣服去工作,除了薪水以外,可能他得到了一個能打開心扉,和人擁抱,說些祝福話的機會,因為除下那件衣服後,他可能未必有這份勇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