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嘉欣Karena與李俊妮Jenny:與環境共生,展開屬於大自然的革命
ELLESociety
專訪林嘉欣Karena與李俊妮Jenny:與環境共生,展開屬於大自然的革命
Photo: Photographer Yu Ho Yeung; Videographer Mart Yeung; Videographer Assistant Louis Lo; Hair Jeremy Leung; Makeup Shuen Kong; Wardrobe 30 Menu; Text Tommy Wan
READ MORE
專訪林嘉欣Karena與李俊妮Jenny:與環境共生,展開屬於大自然的革命

專訪林嘉欣Karena與李俊妮Jenny:與環境共生,展開屬於大自然的革命

Share to:

何謂「自然」?要持續地在地球上生活下去,就應當遵守大自然的法則,吃的喝的其實大自然一早已經賦予了我們最好的。然而在現代科技盛行的時代,我們日常生活中總是充斥著各類人造之物,衣食住行無一倖免。當人造物持續破壞大自然的法則,地球早晚會變得不再適合我們居住。跟著林嘉欣(Karena)的腳步,走進位於元朗八鄉的生活KidsClub,與創辦人之一李俊妮(Jenny)一起體會親自下田種植,與大自然連結,感受自種自煮的生活方式之餘,也展開與環境共生的溫柔革命。

Photo: Photographer Yu Ho Yeung; Videographer Mart Yeung; Videographer Assistant Louis Lo; Hair Jeremy Leung; Makeup Shuen Kong; Wardrobe 30 Menu; Text Tommy Wan
專訪林嘉欣Karena與李俊妮Jenny:與環境共生,展開屬於大自然的革命
Photo: Photographer Yu Ho Yeung; Videographer Mart Yeung; Videographer Assistant Louis Lo; Hair Jeremy Leung; Makeup Shuen Kong; Wardrobe 30 Menu; Text Tommy Wan

何謂「自然」?要持續地在地球上生活下去,就應當遵守大自然的法則,吃的喝的其實大自然一早已經賦予了我們最好的。然而在現代科技盛行的時代,我們日常生活中總是充斥著各類人造之物,衣食住行無一倖免。當人造物持續破壞大自然的法則,地球早晚會變得不再適合我們居住。跟著林嘉欣(Karena)的腳步,走進位於元朗八鄉的生活KidsClub,與創辦人之一李俊妮(Jenny)一起體會親自下田種植,與大自然連結,感受自種自煮的生活方式之餘,也展開與環境共生的溫柔革命。

放下城市生活的包袱

放下城市生活的包袱

香港人提到農田總會有一種距離感,平日在超市裏看到的食物也標榜著從哪些國家直送而來,彷彿已經遺忘了農業在香港開埠之初曾是主要產業之一,Farm-to-table「從農田至餐桌」並不應該是生活中的罕見之物。放下電子產品,踏進田野,你也會和Karena一樣感受到大自然隨時就在我們身旁:「疫情時我們轉移做zoom上課、開會和度劇本,太多的screen time令我感到很厭倦和疲勞,有一種壓迫感。當時我的農夫朋友就跟我分享生活Kidsclub有在舉辦耕種米的工作坊,我就報名了為期半年的工作坊,每逢星期日來幾個小時,一家人學習種植米。」

「由停車慢慢走進來,到看到雞公嶺和大帽山,然後田中間有一間白屋,我們都不禁發出『哇』的一聲。因為平常在城市生活有一種大自然貧乏的感覺,很少機會可以看到這麼大片的田,心情立即變得舒暢和放鬆。疫情爆發時令很多人生活都變得精神緊張,經常要消毒和注意很多事項,來到田地就可以把這些都放下。」這幾年間我們嘗試過很多的方式讓自己從壓力中放鬆,有人會選擇做瑜伽、頌缽或是按摩,但其實簡單地走到大自然,脫下口罩呼吸最新鮮的空氣,已經是最好的治療方法。

身教的重要性

身教的重要性

KidsClub是生活館在2018年為了讓下一代對土地和環境有更多關懷而成立,Jenny希望從個人的經歷向跟多人分享以自己雙手去創造的意義:「我們由十幾年前開始耕種,當時整個人都處於比較憤怒的狀態,覺得香港不管交通還是飲食都很貴,但質量又不好,然後我們看到一半村民即使收入並不多卻有著與城市人不一樣的面貌,就嘗試進入他們的生活。你會發現用自己雙手去製作吃下肚的食物,會知道好吃與否並不只是農作物的影響,而是與泥土有關。由100%的消費者爭取成為哪怕只有二、三成親手製作,原來我們不一定要捱貴又不好吃的食物。」

身教的重要性

直到Jenny的小孩出生,她開始思考如何能讓下一代在同樣的環境成長,由此成立了KidsClub希望影響到更多的家庭加入。Karena也在參與種米的期間有所得著:「種米的每一個階段都很不容易,為了讓種子發芽,我和女兒把種子放到有水的玻璃瓶裡,看到氣泡從種子裡冒出來,真實地感受到米粒的生命力,原來它們真的會呼吸的,去吸收水分,種米過程中每一個階段都會有類似的新發現。」同時作為母親,Karena也以在田中的經歷教會女兒不再浪費:「親自示範給他們看如何下田,去做身教,比我口講100次還好。以前女兒添飯吃不完就會扔掉,我講100次也不及她來一次學習種植米,知道每粒米都來得如此艱辛。以後就會吃到多少才添多少。」

田裏的那些故事

田裏的那些故事

在田裡孕育出的不只是無盡可能的生命,也有著一個個讓我們反思人生的故事。野豬問題曾經是令人關注的議題,在2021年漁護署就曾下達「殺豬令」,一個月內捕捉及撲殺了28隻野豬,人與野豬真的不能共存?Jenny的田地也曾遭野豬滋擾而導致農作物失收,但她卻有另一種看法:「我們和小朋友因為野豬的問題去作出調查,發現其實野豬並不是要去吃我們的米,牠們只是享受在田裏翻來覆去,我希望令小朋友明白我們和野豬並不是對立,不一定要殺死牠們,我們要做的只是圍起鐵板保護自己和田地,就已經足夠。」

除了野豬的故事,每一次與農夫們的交談都令Karena感嘆,農田裡原來真的記載著歷史的發展:「有一次因為田裏有很多福壽螺而要放水,我才知道原來福壽螺的存在是因為以前的外籍人士吃蝸牛,唐人想以平價的方式模仿,就從東南亞或台灣等地引入福壽螺。後來發現不僅口感不好,吃後還會有腦炎,就大量地放回水中,因此福壽螺就在香港出現了,這些故事都會讓我覺得農夫們很博學。」香港的教育一向被稱為「填鴨式教育」,缺少的正正是親身體會,要培養文化就不能脫離生活的根基,而根基正是源自泥土,KidsClub所做的不過是讓我們重拾生活的本能。

堅持做自己想做的

堅持做自己想做的

體驗過種植,回想起自己做陶瓷的經歷,更驅使Karena努力推廣綠色生活的價值觀:「種米與拉碗的過程中也會有驚喜和意外,拉碗可能會裂開,種米可能會遇上颱風,面對大自然會有很多不可預測的事,但卻不會因此放棄而堅持做好每一個步驟。」也因為像Karena這類的參加者,令Jenny更希望把KidsClub經營下去:「在這裡由3歲到60歲的人都會遇到,有些人會視種植為他們的第二人生,亦有人會因農田與農作物找回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有與天和地的關係,令我很想堅持下去,成為他們之間的橋樑。」沒有不可能,只有願意嘗試與否,人需要食物,而食物需要泥土,綠色生活的可能性就像種子一樣,只等待你我堅持讓它開出最豐盛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