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時裝真的可持續嗎?《ELLE》編輯部解構Sustainable Fashion
Style Insight
「可持續」時裝真的可持續嗎?《ELLE》編輯部解構Sustainable Fashion
Photo: Getty Images, 品牌提供
READ MORE
「可持續」時裝真的可持續嗎?《ELLE》編輯部解構Sustainable Fashion

「可持續」時裝真的可持續嗎?《ELLE》編輯部解構Sustainable Fashion

Share to:

「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一詞在數十載前出現,時至今日已經成為最廣為人知的當代詞彙之一。而時裝界似乎亦善於把這些玄之又玄的環保學術用語,轉化成無往而不利、放之四海內皆準的綠色口號及主張。或許今時今日購物翻價格牌前,我們都需要停一停先想一想?

Photo: Getty Images, 品牌提供
「可持續」時裝真的可持續嗎?《ELLE》編輯部解構Sustainable Fashion
Photo: Getty Images, 品牌提供

「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一詞在數十載前出現,時至今日已經成為最廣為人知的當代詞彙之一。而時裝界似乎亦善於把這些玄之又玄的環保學術用語,轉化成無往而不利、放之四海內皆準的綠色口號及主張。或許今時今日購物翻價格牌前,我們都需要停一停先想一想?

WHAT IS SUSTAINABILITY?

要知道「可持續」一詞並非時裝界獨有,其真正出處源自80年代末的《Brundtland Report》——提

要知道「可持續」一詞並非時裝界獨有,其真正出處源自80年代末的《Brundtland Report》——提出避免以殺雞取卵的消耗模式來延續宏觀經濟與發展。可持續性包含三大部分:社會(social)、經濟(economic)、環境(environmental),除了一般人非常關注的環保議題之外,公平貿易、勞工狀況、社會責任等均是「可持續發展」中的重要環節。除了產品本身,生產過程、營運理念等都需要納入考量的因素。

提到可持續時尚,面對品牌排山倒海的舉措,最顯然易見的往往就是那些

提到可持續時尚,面對品牌排山倒海的舉措,最顯然易見的往往就是那些源源不絕的消費行為,以及日益嚴重的污染和浪費。這個詞彙除了能為品牌繪上一道綠色的光環,到底還有何意義?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決定何謂真正的「可持續」?看完以下七項《ELLE》編輯部對所謂「Sustainable Fashion」的備註,或許會有更清晰的想法。

1品牌能夠真正做到100%可持續?

100%可持續?不可能!若你有真正留意過以上「可持續」的定義,兼細讀世界環境

100%可持續?不可能!若你有真正留意過以上「可持續」的定義,兼細讀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願景和理念,你大概能夠想像,所謂「可持續」其實是一個無限遠的目標。品牌、工廠以至消費者能做的,只是「盡量」接近,以及讓消費者看清消費模式背後的因果。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當Zara跟H&M這類量產快時尚公司宣布,他們正大力推行衣物回收的政策,並以回收衣料作為擁有「覺察」(conscious)的例證,或許我們不必將結論跳到「可持續」之上,而應該先問:究竟是誰導致如今時裝界供過於求、大量浪費的局面?又是誰在量產過程中瘋狂製造碳足印(carbon footprint)和水污染?

以上提到的僅僅是有關環境方面的可持續性,快時尚品牌在南美、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開設的廠房,其勞工保障和福利本身就備受關注,數年前Zara便被爆出在尚未售出的服裝口袋中藏有工人的「求救」字條;而早在2011年,品牌便先後被巴西、阿根廷等地的人權組織狠批剝削,沒有為勞工提供合理的工作及居住環境,以及足夠的休息時間。大概這種種問題,並非一些「回收物料」、「可持續政策」口號便能解決。

圖:2011年因巴格達製衣廠悲劇,示威人士於H&M店門前示威。

2沒有100%可持續的時裝品牌,消費時我們該怎麼選擇?

聽起來像廢話,但卻是最真實的:做人要「止於至善」,可持續性的衡量標準亦

聽起來像廢話,但卻是最真實的:做人要「止於至善」,可持續性的衡量標準亦然。消費者能根據各自的消費標準,在可接受的價格範圍做最好的選擇,因為價格昂貴的「環保時裝」不見得比價格低的更環保。而事實上,不少中低價位的品牌同樣積極推動公平貿易、環保材質、不盲目跟隨潮流的風氣,透過監察生產步驟,和追蹤物料來源等營運方式,為業界帶來真正可持續的改變。就像以下品牌,售價親民,單品從數百到三千港元不等,不用動輒數萬元,讓消費者能輕易「享受」環保購物的樂趣。

People Tree:來自英國的老牌公平貿易品牌,創辦人James and Safia Minney早於1991年便身體力

People Tree:來自英國的老牌公平貿易品牌,創辦人James and Safia Minney早於1991年便身體力行推動可持續時裝,擁有全球有機紡織品標準(Global Organic Textile Standards)認證。其理念及生產、銷售過程均獲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airtrade International)、世界公平貿易組織(World Fair Trade Organization)、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等環保及可持續發展機構認可,連環保icon人物Emma Watson亦與品牌關係友好。

Reformation:由洛杉磯古着小店發展成全球知名的線上可持續時裝平台,品牌對維持可持續標準一絲不苟。除了能夠看到衣服原產地,品牌官方網站上同時列出所有合作工廠,秉持公開透明的原則,其製作、加工、包裝過程都一目了然,完全符合減碳標準之餘,所有廠房亦完全符合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規範,致力配合可持續發展的所有面向。

Basics for Basics:香港品牌代表,由名模馬詩慧女兒Kayla Wong創辦,以T裇、針織衫、連身裙等休閒服為主,主打服裝作為女生的「second skin」。品牌其中一款重點物料名為「Modal」,一種製作過程時比普通棉質耗水量少20倍、碳排放更少的半合成纖維,是鮮有本地品牌會採用的布料。而品牌其他的物料同樣採購自符合全球有機紡織品標準的有機棉,親膚同時亦注重環保。

圖:香港代表Basics for Basics,由馬詩慧女兒Kayla Wong創辦。

3快時尚一定不符合可持續標準?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快時尚其中一個定義是過量生產,以滿足消費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快時尚其中一個定義是過量生產,以滿足消費者渴求的新鮮感。不少品牌選擇在物料上「解決」這個問題,但明顯治標不治本;唯獨來自日本的Uniqlo似乎為不少快時尚公司設立了可持續發展的標竿。品牌從物流、科研、營銷等方向全面改革,務求接近目標。除了於美國洛杉磯設立牛仔褲研究中心,聲稱研究出以「一杯水造一條牛仔褲」的「Blue Cycle」製作技術、以塑膠瓶原料代替人造纖維,亦減少提供紙袋膠袋等最基本的「策略」,更重要是,品牌改革了物流配置,捨棄了遠在中國和東南亞的大型倉庫,改用日本當地的中小型倉庫,並以快速生產追加的模式代替傳統囤貨售賣的策略,大大降低生產過剩的問題,同時減少折舊和浪費。雖然這些商業模式和營運細節,一般消費者未必注意到,但正正是因為這些細節,讓Uniqlo這個非一般快時尚巨人,比其他品牌更靠近可持續發展的目標。亦因此,它能得到JW Anderson、Theory、Marni等品牌的青睞,擴闊客戶群的同時不用犧牲環保和對社會責任的追求。

圖:位於美國洛杉磯的Uniqlo牛仔褲研究中心,致力研發「Blue Cycle」技術,減省製作牛仔褲時的用水及污染。

4可持續時裝一定要使用「純素物料」?

有關物料研發在所謂「可持續時裝」總有着非常炙熱的討論,像早年從菠蘿

有關物料研發在所謂「可持續時裝」總有着非常炙熱的討論,像早年從菠蘿葉研發出來的Piñatex,以及從蘑菇研發出來的Mylo等純素皮革,甚至連Hugo Boss、Hermès等大品牌都嘗試使用。事實上,傳統動物皮革「不環保」的原因在於畜牧業對溫室氣體排放的「貢獻」,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等耳熟能詳破壞臭氧層的成分確實惡名昭彰。但這並不代表強調「純素」的合成物料便比傳統生物皮革更環保。上述兩種新研發的物料,均需要加入人造合成纖維才能聚合,比例上或許對環境破壞談不上嚴重,但以往時裝產業採用的「非生物」皮革大多是PVC塑料材質,生產過程對環境破壞更大!而傳統非生物聚合材質的耐用度比動物皮革低,加上其不可生物降解(non-biodegradable)的特性,可說對地球更危險。事實上,著名環保休閒鞋品牌Veja創辦人Sébastien Kopp接受《Vogue》英國版訪問時,亦批評這種強調「純素」的營銷策略:「沿用塑膠材質只會讓你繼續去鑽石油而已。當你以石油萃取物代替皮革,你能說自己更環保嗎?」

圖:從菠蘿葉研發出來的Piñatex純素皮革產品

5我能根據甚麼標準判斷碞牌足夠環保並支持可持續發展?

事實上,在2021年的格拉斯哥氣候高峰會(COP26 at Glasgow)上,早有超過150個品牌聯

事實上,在2021年的格拉斯哥氣候高峰會(COP26 at Glasgow)上,早有超過150個品牌聯署並承諾,在2030年或之前將現有的碳排放量減半,名單上的品牌當然可以做為參考;但與其相信未來的承諾,或者品牌正在做的事情更值得大家留意。其實之前已有提及,世界上有着不同的非牟利組織監察並規管生產相關的事宜,像全球有機紡織品標準(Global Organic Textile Standards)、全球皮革工作組織(Leather Working Group)、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等便為不同品牌提供可持續物料認證;而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airtrade International)、世界公平貿易組織(World Fair Trade Organization)、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等則奠定公平貿易和勞工雇用的標準,對品牌於社會及經濟方面進行監管。

圖:本地環保時尚平台Redress創辦人Christina Dean。

6可持續時裝跟近年流行的升級再造有甚麼關係?

顧名思義,升級再造(upcycling)是把可穿卻又不合時宜的舊衣翻新,以「第二生命」的

顧名思義,升級再造(upcycling)是把可穿卻又不合時宜的舊衣翻新,以「第二生命」的姿態重新面世,延續服裝的生命,撇除縫紉和修改服飾時必須使用的針線和布料,基本上過程不涉及多餘的生產和消費。站在可持續性的角度看來,這種「服裝二次創作」的過程免卻了龐大的污染(因用電、縫紉等再造過程的碳足印相當小),加上當中的勞動主要依賴個別匠人,並不涉及剝削和壓榨,因此升級再造自然屬於可持續時裝的一部分。近幾年,本地設計師同樣熱衷於推廣升級再造時裝,如Sport b.便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舉辦升級再造時裝設計比賽,為本地可持續時裝發展注入新血。一向注重舊衣升級、以「服裝醫生」自居的Fashion Clinic創辦人Kay Wong亦繼續連同YLYStudio、Atelier Hon’ne、Atelier Phyl等本地服飾設計師品牌,推廣其「Redesign、Restore、Repair」的「新3R」概念。

圖:Sport b.與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舉辦的升級再造時裝設計比賽,參賽者作品於Agnès b. K11概念店展出。

7只要涉及消費便沒有可持續性嗎?

說甚麼傻話?沒有消費又哪裡會有時裝?但消費過程你要懂得選擇,尤其當

說甚麼傻話?沒有消費又哪裡會有時裝?但消費過程你要懂得選擇,尤其當你真的注重可持續發展。除了上述在生產過程中堅持可持續性的品牌以外,其實最簡單、最沒有陷阱的便是購買古着跟二手服飾,為舊物延長生命,亦變相將其生產過程中所造成的污染、碳足印等「攤分」——已經生產出來的服飾,只有穿戴使用直至殘破,才能讓它們百分百完成使命。

圖:Rent the Runway深得國外時裝愛好者歡心,甚至進身納斯達克指數上市公司的其中一員。

近年時裝界亦掀起「vintage」風潮,不少奢華二手服飾平台利用網絡和社交媒體

近年時裝界亦掀起「vintage」風潮,不少奢華二手服飾平台利用網絡和社交媒體崛起,The RealReal、Vestiaire Collective等便是當中的佼佼者,甚至連Rihanna與Bella Hadid等名人亦力撐;香港同樣有Green Ladies、Hula等走精緻路線的二手服飾店,切合不同香港女性的需求。若覺得購買二手服飾仍有機會引發不必要的消費,提供時裝租賃服務的Wardrobista、Style Theory、Yeechoo等或許也是你的好選擇。

圖:二手時尚購物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的「時尚萬歲」廣告,宣揚多元以及可持續與時尚並行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