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輕本地藝術家
Lifestyle
【專訪】年輕人都愛他們的作品!必要認識的3位香港年輕本地藝術家
Photo: Manwai Tai
READ MORE

【專訪】年輕人都愛他們的作品!必要認識的3位香港年輕本地藝術家

Share to:

疫症之下,「Art Basel」、「Art Central」等藝術活動遭到不少限制,在外地藝術家難以入境的情況底下,香港的藝術世界,是變得一片沉寂,抑或於懸崖之上種出生命之花?《 ELLE 》訪問了三位正冒起的本地藝術家,與他們細談自身的創作故事。

Photo: Manwai Tai
【專訪】年輕人都愛他們的作品!必要認識的3位香港年輕本地藝術家
Photo: Manwai Tai

疫症之下,「Art Basel」、「Art Central」等藝術活動遭到不少限制,在外地藝術家難以入境的情況底下,香港的藝術世界,是變得一片沉寂,抑或於懸崖之上種出生命之花?《 ELLE 》訪問了三位正冒起的本地藝術家,與他們細談自身的創作故事。

1關於香港年輕藝術家Kila Cheung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畢業,2016年獲得「香港設計青年才俊」獎,並於2017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畢業,2016年獲得「香港設計青年才俊」獎,並於2017、2018年前往日本及台灣體驗藝術家生活,「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 30 days Project」藝術項目令他聲名大噪,及後更舉辦「日光室少年」木雕、繪畫展(2019)、「搬家烏托邦」(2020)。

溫暖人心的作品

在大學修畢應用媒體藝術後,Kila 曾當過平面設計師,未幾即察覺並非所愛

在大學修畢應用媒體藝術後,Kila 曾當過平面設計師,未幾即察覺並非所愛。「感覺是要幫客戶去完成其心中所想,像是對方的一對手,當中沒有自己的創作。」為了創作自由度,他後來索性當全職藝術家,儘管起初僅足以餬口。2018年,Kila 展開為期 30 天的繪畫人仔工程燈的計劃,把手繪的工程燈放置在街頭每個角落,亦因此,他上過本地多個媒體,Kila 的名字從此為人熟悉。

Kila 的作品充滿黃色等溫暖色調,帶有治癒感,現時則主力畫塑膠彩以及木

Kila 的作品充滿黃色等溫暖色調,帶有治癒感,現時則主力畫塑膠彩以及木雕作品。回想留在日本創作時,正是他的轉捩點;當時他開始接觸木雕,並愛上了這個媒介。「最難忘是在日本創作一個名為『家』的系列,當時離開屋企,很想念!其中一件作品是我送給老婆的結婚禮物,叫做『Table for Two』,桌上放了我跟太太最愛的食物,彼此對望。」看似木訥,但內心溫柔,所以這位藝術家才能做出一件件帶有溫度的作品吧。

訪問中最深刻的是他說:「去年舉辦的展覽 (搬家烏托邦),竟然所有作品被收

訪問中最深刻的是他說:「去年舉辦的展覽 (搬家烏托邦),竟然所有作品被收藏!得到香港人這樣的支持,我覺得很驕傲。原來香港人認為收藏本土藝術家的作品是有價值的。」Kila 說從來不會將藝術家放上一個很神聖的位置,他一直也只做自己喜歡的創作,並謙稱其作品跟這個時代的喜好正好接軌罷了。

未名命的繪畫作品創於 2019 年 帶有一種率真、純真的感覺。

未名命的繪畫作品創於 2019 年 帶有一種率真、純真的感覺。

2關於香港年輕藝術家Chow Ciao Chow

時裝及紡織品學畢業後成為時裝設計師,其後於2015年與合夥人開設「MUM’s

時裝及紡織品學畢業後成為時裝設計師,其後於2015年與合夥人開設「MUM’s NOT HOME」café及實驗空間,翌年開始在café內創作,並展開藝術家生涯。

繽紛人像世界

成為畫家的起源,Chow Ciao Chow認為完全是無心插柳。「老土些說一句,是大家合力

成為畫家的起源,Chow Ciao Chow認為完全是無心插柳。「老土些說一句,是大家合力推我上去的。」他有份設立的「MUM’s NOT HOME」café聚集不少藝術愛好者,Chow 招待客人以外自覺「無所事事」,於是坐下來畫畫,誰料作品竟得到不少正面評價,甚至很多人詢問:「你的畫可以賣嗎?替人畫人像嗎?」讓他明白香港人其實很支持本地藝術的。

2016年畫人像起步時,Chow 給了自己一個挑戰:他在 Instagram 上隨機選取六個人,然後

2016年畫人像起步時,Chow 給了自己一個挑戰:他在 Instagram 上隨機選取六個人,然後再經這六人延伸,最終花了兩年時間免費給100個陌生人畫肖像。Chow的作品,幾乎是清一色的人像證件相尺寸,人像臉蛋紅撲撲亦是其中一大特色。「人像的陰影位不是只有黑色,可有無限的豐富彩色,於是我在畫人像的陰影位時,將彩色加進去。」這樣便形成Chow 的風格——人像畫充滿繽紛色彩。「畫100個人像的project 中,當有其中一人給我酬勞時,我是有點意外的,因為自己沒想過從中獲利,只當作個人練習。那時才讓我意識到,原來畫畫也可以賺錢!」於是Chow在café內經營起替人畫肖像的收報酬工作,忙碌而有趣。

他坦言創作也遇過沮喪之時,例如有客人不想臉龐紅撲撲,直言像死人一

他坦言創作也遇過沮喪之時,例如有客人不想臉龐紅撲撲,直言像死人一般。Chow 無奈解釋:「但這是我畫作的其中一個主要特色。我覺得是要畫出神髓,而不是像真。」而在近年,他開始不為別人作畫,只畫自己喜歡的角色及題材,於是陸續有了「No More Sorrow Collection」、「Sunshine Is Crying」等作品。「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可以邊旅行邊畫畫維生。」 他說愛當遊牧民族,走到哪裡,那裡便是他的畫室。

3關於香港年輕藝術家LLH

人氣角色 PiPi 的創作者,深受年輕人歡迎。平面設計出身,第一個插畫作品始

人氣角色 PiPi 的創作者,深受年輕人歡迎。平面設計出身,第一個插畫作品始於市集,至今當了七年插畫師,出版過《秘密後花園》、 《廢青回憶錄》等著作,不時與品牌推出聯乘商品。

創立人氣開心果

也許你會問:插畫師也是藝術家嗎?是的,這個界定總是被人模糊化,LLH(Lui)這

也許你會問:插畫師也是藝術家嗎?是的,這個界定總是被人模糊化,LLH(Lui)這樣 回答:「我覺得插畫家是藝術家衍生出來的一個分支,藝術家有一種可傳承的力量,非常專注創作,就百分百投入而言,我覺得自己還未夠格。」Lui直言。

讀設計之時,Lui是一個對自己作品很沒自信的人。「我沒有美術底子,記得當

讀設計之時,Lui是一個對自己作品很沒自信的人。「我沒有美術底子,記得當時老師要求我們每星期畫兩頁作品,我總覺得別人都很厲害,而我就只會畫一些搞笑、又核突的角色。」誰料當時的老師給他很大鼓舞,認為Lui已創立很獨特的風格,這些「醜角」如今在很多人心中,是醜得可愛!「以前很喜歡謝曬皮及小克,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他們,因此好想入行試試。」於是他從擺市集開始試水溫,結果兩年市集生涯,每次便多幾百個 followers,為他的創作之路打了強心針。

Lui 的作品是可愛風的、是貼地的、讓人產生共鳴的,他設計的 PiPi 大受歡迎,這

Lui 的作品是可愛風的、是貼地的、讓人產生共鳴的,他設計的 PiPi 大受歡迎,這個粉紅色心形頭的角色早已深入社交平台,連 Whatsapp sticker 都有 PiPi 的蹤影。PiPi 代表了Lui那頭養了五年的芝娃娃小狗,他用另一種方式延續牠的生命,為香港 人帶來歡樂。「尤其這一兩年,整個城市的社會氣氛很差,自己的心態是希望做好作品,讓別人有更多希望及歡笑。」Lui 剖白。對於今年最大的挑戰,Lui 希望創作自己的figure、舉辦 pop-up,他笑言自己喜歡新挑戰,除了拍 YouTube、Vlog,更坦承連真人騷也不會「落閘」。

PO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