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前衞的時尚先驅!天才高訂師Thierry Mugler的故事
Style Insight
奇幻前衞的時尚先驅!天才高訂師Thierry Mugler的故事
READ MORE

奇幻前衞的時尚先驅!天才高訂師Thierry Mugler的故事

Share to:

名模Eva Herzigova,形象是半天堂鳥半變種爬行動物的混合體,一隻被乳膠包裹着的雌性昆蟲,準備吞噬一切的血紅嘴巴;穿一身Harley-Davidson風格打扮女主角的Emma Sjöberg⋯⋯Thierry Mugler的宇宙彷彿就是這種陳腔濫調式的集體想像。用陳腔濫調形容已經很貼切了,這意味着有些人認為他的風格很漫畫化。然而社交網絡文化,總是渴望刺激官能的照片,為全數碼時代之前誕生的Thierry Mugler神話增添了虛幻又易被廣傳的層次感。如今,這位時裝設計師和他的作品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由Thierry-Maxime Loriot策展;他於2019年在蒙特利爾策劃這活動的首個版本。摒棄高高在上的看法,全面審視反傳統、充滿活力和複雜的願景。不必贅述,馬上看看這個私密又獨特的故事,你會發現他的作品與他本人密不可分。

奇幻前衞的時尚先驅!天才高訂師Thierry Mugler的故事

名模Eva Herzigova,形象是半天堂鳥半變種爬行動物的混合體,一隻被乳膠包裹着的雌性昆蟲,準備吞噬一切的血紅嘴巴;穿一身Harley-Davidson風格打扮女主角的Emma Sjöberg⋯⋯Thierry Mugler的宇宙彷彿就是這種陳腔濫調式的集體想像。用陳腔濫調形容已經很貼切了,這意味着有些人認為他的風格很漫畫化。然而社交網絡文化,總是渴望刺激官能的照片,為全數碼時代之前誕生的Thierry Mugler神話增添了虛幻又易被廣傳的層次感。如今,這位時裝設計師和他的作品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由Thierry-Maxime Loriot策展;他於2019年在蒙特利爾策劃這活動的首個版本。摒棄高高在上的看法,全面審視反傳統、充滿活力和複雜的願景。不必贅述,馬上看看這個私密又獨特的故事,你會發現他的作品與他本人密不可分。

名模Eva Herzigova,形象是半天堂鳥半變種爬行動物的混合體,一隻被乳膠包裹着

名模Eva Herzigova,形象是半天堂鳥半變種爬行動物的混合體,一隻被乳膠包裹着的雌性昆蟲,準備吞噬一切的血紅嘴巴;穿一身Harley-Davidson風格打扮女主角的Emma Sjöberg⋯⋯Thierry Mugler的宇宙彷彿就是這種陳腔濫調式的集體想像。用陳腔濫調形容已經很貼切了,這意味着有些人認為他的風格很漫畫化。然而社交網絡文化,總是渴望刺激官能的照片,為全數碼時代之前誕生的Thierry Mugler神話增添了虛幻又易被廣傳的層次感。如今,這位時裝設計師和他的作品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由Thierry-Maxime Loriot策展;他於2019年在蒙特利爾策劃這活動的首個版本。摒棄高高在上的看法,全面審視反傳統、充滿活力和複雜的願景。不必贅述,馬上看看這個私密又獨特的故事,你會發現他的作品與他本人密不可分。

(Emma Sjöberg在1992年George Michael的MV “Too Funky”穿着Thierry Mugler的招牌設計。)

Thierry Mugler曾形容自己是「夢想家,美的鬥士」。對於他來說,唯美的戰鬥早就開始。這

Thierry Mugler曾形容自己是「夢想家,美的鬥士」。對於他來說,唯美的戰鬥早就開始。這是一個在法國東部斯特拉斯堡的中產階級縮影下感到窒息的孩子,與水療中心的醫生父親和個性古怪得像Norma Desmond和Jessica Rabbit混合體的母親的生活故事,他就像名導演添布頓選擇逃離洛杉磯郊區的沉悶乏味,建立自己的新世界一般。「我要建立比我強大的、本能的東西。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無法做其他的事。幸好我有一點天賦,否則我最終會成為一個乞丐吧。」他笑着說。他很反叛,跳過高中,喜歡在大教堂唱歌的修女,會修補其衣服,並且已經在用小紙板製作劇院。「我對這個家庭和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感到窒息,所以我開始盡我所能創造世界。我透過博物館、電影、自然、動物看到的世界⋯⋯」他通過做自己來延續對抗平凡的鬥爭。舞者Thierry Mugler出場了。「舞蹈,救了我,」他說。「對平衡的追求,超越自我以走得更遠、更高的渴望很適合我,也跟隨我體現於創作衣服上。」幸福和成功就存在於這種近乎苦行的自律中。

(Thierry Mugler與Andy Warhol,攝於1986年。)

1968年,萊茵國家歌劇院的舞者Thierry Mugler「去了」巴黎。這是一場街頭革命,他默默為

1968年,萊茵國家歌劇院的舞者Thierry Mugler「去了」巴黎。這是一場街頭革命,他默默為自己的事業奮發。他參加舞蹈試鏡時發現了「造型師」這個職業;當時的大型時裝公司沒有任命設計師的傳統,通常是從造型師那裡購買他們的設計。於是,他拿起鉛筆。很快,舞者變成了「雕塑家」:巴黎出現了一個像原子彈般厲害 的人物,他的作品解剖人體結構,美化人體,更讓人頭暈目眩。Mugler於1974年創立品牌,1975年舉行首次時裝展,展現非凡的才華。在添布頓的電影作品中,我們遇上令人一見難忘的剪刀手愛德華和牡蠣男孩,而在這位年輕的設計師身上,「格格不入」的怪誕行為卻洋溢着快樂與勝利感。昆蟲、野獸、戰士、未來派蛇蠍美人 ⋯⋯他們的魅力與所謂的巴黎懶洋洋品味形成鮮明對比。Mugler的作風絕不是一個巴黎人,而是一個以旅行和人生體驗自我滋養的環球旅行者。他在倫敦住了一段時間,在阿姆斯特丹的一艘駁船上待了五年。這位夢想成為像太空人Youri Gagarine般冒險家的設計師,冷戰期間前往探索東方國家,乘坐麵包車穿越阿富汗,從加爾各答前往大阪。

(Thierry Mugler的標誌性昆蟲設計,圖為1997年春夏高級訂製系列。攝:Dominique Issermann)

Thierry Mugler另一招牌是未來感設計,圖為名模Nadja Auermann示範的1995 秋冬系列。

Thierry Mugler另一招牌是未來感設計,圖為名模Nadja Auermann示範的1995 秋冬系列。

任何事都能引發他的注意力,尤其是「極端的」事物。這是一個能定義他的詞

任何事都能引發他的注意力,尤其是「極端的」事物。這是一個能定義他的詞𢑥?Thierry-Maxime Loriot說:「當我問他這個問題時,他跟我說:『聽着,我在印度是芭蕾舞者、瑜伽人士、嬉皮士、卡塔卡利舞者(編者按:喀拉拉邦傳統劇院)。我曾在精品店工作過,我是時裝設計師、攝影師、導演。此外,我極端地改造身體,我非常自律。是的,我想你可以說我是極端的。』」因此,這位極端的人搬進巴黎檔案館街(rue des Archives)一棟11層高的時裝屋。這位時裝設計師的工作室是四個相連的地下室,以前是實驗室,化學劑旁邊就是燒焊的地方;是一個科學怪人版本的、充滿魅力的天堂。Mugler的想法,在這裡全都體現了。他在這個世界為1980和1990年代帶來生氣。我們齊來參與這個有人付錢給他說「不」的人的巡遊。1989年,成立了不久的LVMH集團的主腦Bernard Arnault讓他接替Dior的Marc Bohan。連麥當娜他也說「 不 」, 據說他叫這位當時得令的明星出去走一走。但極端有時會讓人煩惱。

(Thierry Mugler大膽把橡膠應用於設計,圖為1997年天橋上的一款 輪胎效果套裝。)

儘管Guy Bourdin和Helmut Newton讓Thierry Mugler精緻的肉體橫陳風格永垂不朽,但很快就被人指

儘管Guy Bourdin和Helmut Newton讓Thierry Mugler精緻的肉體橫陳風格永垂不朽,但很快就被人指責為「色情」。那是建構於美學世界中的一個美麗新世界。但現實世界中,海灣戰爭和金融危機造成動蕩不安。時裝界出現龐大的群體,塑造一個追求利潤的「行業」,同時流行起一種Punk、極簡甚至野獸派的時尚。這個階段他逐漸失去了他的位置。2003年他離開了時尚界,「因為它不再是一種情感或藝術載體」,他毫不妥協地爭辯。事實上,他的足迹在時尚圈一直歷久不衰。通過打破高級時裝的規則,Mugler打開了大門,滋養了「英國製造」的天才們,從John Galliano到Alexander McQueen,後者公開聲稱擁有Mugler的傳統。2020年代繼續或多或少有意無意地延續了Mugler的美學詞彙,肩背外套、乳膠緊身褲,還有其他妖艷的裙子,走在紅地氈上絕對叫人驚艷。這是因為Mugler全心投入到自己世界,除此以外沒有其他目標。

(攝:David LaChapelle)

Thierry Mugler確實是先驅!是他發明了時裝巡遊,從頭到尾由他指揮和控制,與小型

Thierry Mugler確實是先驅!是他發明了時裝巡遊,從頭到尾由他指揮和控制,與小型傳統時裝沙龍的誇張氣氛相去甚遠。為慶祝其品牌成立十周年,1984年3月22日,6,000人(包括4,000個 付費席位)湧入巴黎天頂體育館。他的時裝騷上,Cyd Charisse、Celia Cruz、變裝偶像Joey Arias、Diana Ross和Julie Newmar與最引人注目的頂級模特兒,鋒頭一時無兩。他所倡導的時尚與演藝界的自然結合仍存在,但那種強度從未真正恢復。Mugler將流行文化注入自己的風格中:女裝設計師Bryan Ferry、Pet Shop Boys、David Bowie(他們選擇了女性成衣,當時還沒有「性別流動」這個詞)、Niagara、Rita Mitsouko、Mylène Farmer⋯⋯,他執導了George Michael歌曲《Too Funky》的MV(最終版本沒有他的名字),並成為這些年的MV、網絡社交出現前的傳奇。

(超模Yasmin Le Bon身穿Thierry Mugler 1997-1998年秋冬高級訂製系列。攝:Alan Strutt)

Thierry Mugler另一經典:1992年春夏的Cowboy系列。(攝:Ellen Von Unwerth)

Thierry Mugler另一經典:1992年春夏的Cowboy系列。

(攝:Ellen Von Unwerth)

今天時裝界似乎很自然地使用橡膠、熱成型樹脂、乳膠、金屬或其他工業材

今天時裝界似乎很自然地使用橡膠、熱成型樹脂、乳膠、金屬或其他工業材料,Thierry Mugler幾乎是最早把這些元素加入傳統裁縫中。在藝術家Jean-Jacques Urcun的幫助下,他轉向研究航空工業技術;他們一起發明了鍍鉻的女性機械人外殼和神話天使的瓶子;他是即將推出的「糖果香水」浪潮的推手。作為萬事通藝術總監的始祖,Mugler也是第一個在70年代中期開始冒險涉獵攝影的人,目的是為了更好地駕馭「他的」世界。最後,在他被華衣魔法改造的身體中,我們看到超人類主義的最初脈搏,這種衝動今天只求通過誇張了的現實或整形手術的進步來表達。以Marvel和DC漫畫超級英雄電影為生的現代世界,除了這個夢想,再無所求。

(Thierry Mugler的1997春夏高訂系列,美中透着點點怪異色彩。)

但時尚只是Mugler作品其中一面,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展覽也探討了他的個人「戰鬥

但時尚只是Mugler作品其中一面,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展覽也探討了他的個人「戰鬥」的後果。導演將他從柏林(大型表演The Wyld)帶到拉斯維加斯(與太陽馬戲團共同創作節目《Zumanity》)。「一些藝術家來跟我說:『你揭示了我從未懷疑過的東西』」,他笑着說。就好像通過建立自己,他也在幫助別人建立自我形象。而且,在這種過度潛伏的人文主義形式中,人們很想看到他無意識地持續成功的原因。因為有一個新的Mugler面向大眾:匿名的年輕人在社交網絡上尋找他的作品,比如Beyoncé、Lady Gaga、Cardi B或Kim Kardashian等新的演藝界天后。

(LadyGaga在《Telephone》MV中穿上Thierry Mugler 1995秋冬的20周年紀念系列。)

名模Gisele Bunchen 2018年穿上Thierry Mugler的1991年復古緊身胸衣。(攝:Luigi and Iango)

名模Gisele Bunchen 2018年穿上Thierry Mugler的1991年復古緊身胸衣。

(攝:Luigi and Iango)

他改了名字(他在2013用回他的本名Manfred),改變了他的體質(透過養好他受傷的

他改了名字(他在2013用回他的本名Manfred),改變了他的體質(透過養好他受傷的舞者身軀,他變得像他的漫畫英雄一樣強壯)。但他骨子裡並沒有真正改變;這位訓練有素的舞者的靈魂仍在,當他談到與莫斯科大劇院和明星Svetlana Zakharova的新工作項目時,他的眼睛閃閃發光。Svetlana可說是神聖的芭蕾怪物,在她的流派中也是極端的人。在她面前,他像孩子一樣說話,興奮地比劃着手勢。毫無疑問,Thierry Mugler仍然是充滿夢想,內心堅定的孩子。這令人想起畢加索的一句話:「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位藝術家。問題是如何在成長過程中繼續當藝術家。」

(1998年,攝影師Jean-Paul Goude眼中的Thierry Mug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