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青年陸仙人行 catwalk行至國際時裝展!
Style Insight
廣西農村青年陸仙人一年間火紅!由農村行 catwalk行至國際時裝展!
Photo: EITH CHAN; hair PETER CHENG; makeup ECHO WONG.
READ MORE

廣西農村青年陸仙人一年間火紅!由農村行 catwalk行至國際時裝展!

一張棚布、廢棄膠布、二手破布……來自廣西南寧的陸仙人手到拿來, 把手中的「垃圾」化成猶如高級訂製時裝,在農村的田野山澗中行起 catwalk,拍成短片,一下子讓他得到一個「身在農村,心在巴黎時裝周」 的時尚達人身份,並在網絡間造成熱話。

Photo: EITH CHAN; hair PETER CHENG; makeup ECHO WONG.
廣西農村青年陸仙人一年間火紅!由農村行 catwalk行至國際時裝展!
Photo: EITH CHAN; hair PETER CHENG; makeup ECHO WONG.

一張棚布、廢棄膠布、二手破布……來自廣西南寧的陸仙人手到拿來, 把手中的「垃圾」化成猶如高級訂製時裝,在農村的田野山澗中行起 catwalk,拍成短片,一下子讓他得到一個「身在農村,心在巴黎時裝周」 的時尚達人身份,並在網絡間造成熱話。

於2019年末,陸仙人受SCMPGoldthread 及《ELLE》香港的邀請來港作訪問。就着他喜歡廢物利用

於2019年末,陸仙人受SCMPGoldthread 及《ELLE》香港的邀請來港作訪問。就着他喜歡廢物利用的創作特色,我們更找來擅長舊衣大改造的時裝設計師及 Fashion Clinic創辦人黃琪(Kay)來一次有趣的合作方案:在 Kay 的時裝 studio 裡布滿不同的舊衣及其他物 料,且看陸仙人在那一兩個小時裡能變出一套怎 樣的裝束,然後穿上當日製成的新裝到油尖旺等地快閃出沒,拍一輯時裝大片。「我怎麼不知道今天要做衣服啊!怎麼做啊?」陸仙人看着工作枱上的物料笑着直瞪我們。我們只好說:「你行的!」 確實,他剪剪貼貼,一下就做出一件像樣的衣 服,如同看《Project Runway》的真人騷。

出農村・來到城市

不得不說,當天的拍攝太好玩了!你能想像一個 21 歲的農村小伙子,走在鬧

不得不說,當天的拍攝太好玩了!你能想像一個 21 歲的農村小伙子,走在鬧市總是尷尬到不 行,然後當攝影師高舉鏡頭時,他像換了一個靈魂,立刻超模上身嗎?陸仙人在Kay的studio裡先 是左顧右盼一番,未幾靈感一到,便拿起廢置的 紅、白、藍膠袋在剪裁,不消一下子,一套裙子 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問陸仙人,為何取名「仙人」?「我本身姓陸,所走的時裝風格比較有仙氣,加上

我問陸仙人,為何取名「仙人」?「我本身姓陸,所走的時裝風格比較有仙氣,加上家裡附近山巒起伏,我都是在這些大自然的地方拍攝視頻,鄉村景色加上獨有的衣服剪裁,和山間非常融合,感覺就如仙人一般。」仙人這樣解釋。陸仙人從 2018 年 5 月開始製作短片發放在到網上, 他說當時想當一名模特兒,卻不知該從甚麼途徑開始,能想到的便是自己創作衣服、製作短片開 始。第一個協助陸仙人拍短片的是當時只有12歲 的堂妹,後來上學也比較忙,仙人就拉攏堂弟一 同拍攝 。「當時也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受關注,當時視頻火了,第一時間是覺得:是手機壞了嗎?怎麼收到了很多人的點讚及關注?甚至今天來拍時尚雜誌,想想也覺得激動!」

渾身是高級感

在陸仙人眼中,任何物料,哪怕是鄉間的草堆都可以成為鏡頭下的主角。他

在陸仙人眼中,任何物料,哪怕是鄉間的草堆都可以成為鏡頭下的主角。他甚至試過拿起一台廢置冷氣作時尚手袋,用來行貓步拍片。「今次來港,我帶了一套用白色棚布做的衣服給《ELLE》拍攝。」仙人形容造型偏優雅及大氣。

在陸仙人過去的造型中,我們看到洗碗用的膠手套,一套橙色配黃色的膠

在陸仙人過去的造型中,我們看到洗碗用的膠手套,一套橙色配黃色的膠衣裳,他笑言是「番茄炒蛋」的造型,還有繩網串上粉紅氣球的裙裝,多麼繽紛夢幻!有評論甚至說他一手塑造的衣服,根本是高級訂製服的觀感。我好奇仙人究竟是如何想出一個個夢幻的造型,誰料仙人一臉錯愕,覺得問這問題也太笨拙了吧,就像問他是如何吃飯一般。他大概答了我:「找到有感覺的材料就能造出衣服。」人人說他的時裝有高級感,仙人同樣不明所以,只好說:「我覺得看着順眼、舒服,就是所謂的高級感吧。」不說不知,陸仙人說他欣賞 Dior 的時裝,出來的整體氣質很好。「維密的每一場騷我也會留意,並從中吸取靈感。」

據陸仙人稱,鄉下的家人並不知道他加入時尚這個行業,只知道他在拍片

據陸仙人稱,鄉下的家人並不知道他加入時尚這個行業,只知道他在拍片。「家人也沒有怎樣讀過書,但是看見我的視頻,也覺得很漂亮,所以我覺得還是挺支持我發展事業的。」成為抖音博主之後,他的生活也有了很大變化。「現在走到街上,也會有些人認得自己,跟自己打招呼。出 了名之後確是較多經紀公司來找我,雖然現在有了經理人,也有了助理, 但感覺自己還未到達很高峰,仍希望向高處發展。」他說沒有人會知道未 來會怎樣,所以現在的他只能努力去拼。他曾經穿着高跟靴子爬了兩個多 小時的山,下山時腳也痛了好幾天,每次在鄉間四處逛的時候,他都會分外留意有沒有一個適合的場地,可以作拍攝之用。

「我覺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做視頻、做模特兒,不會感到有疲倦 的感覺。自

「我覺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做視頻、做模特兒,不會感到有疲倦 的感覺。自己一直的夢想是走向更大的國際舞台,感覺這也快實現了, 因為 2020 年也已經有一個倫敦時裝周決定要去闖。」21 歲的他,胸懷大志,儘管他夢想身高是 188cm,總是自嫌不夠高,可他仍希望憑其氣場, 男、女時裝也能輕易駕馭。

「我覺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做視頻、做模特兒,不會感到有疲倦 的感覺。自

我們領着陸仙人,走過旺角金魚街,走過佐敦吳松街,莫理途人目光 及指點,他穿起女裝氣定神閒,做着自己愛做的模特兒工作。這一點,又 有多少人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