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 x Sheng x Maggie:本地樂壇裡的創意對談
Celebrity Feature
Serrini x Sheng x Maggie:本地樂壇裡的創意對談
Photo: SIMON C; photo assistant KWOK CHI; styling ALEX NG for SHENG & KIM AU for SERRINI & MAGGIE;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PETER CHENG for SHENG & MAGGIE & YORK NGAN for SERRINI; makeup DEEP CHOI for SERRINI & SHIRLEY CHOI for SHENG & MAGGIE.
READ MORE
Serrini x Sheng x Maggie:本地樂壇裡的創意對談

Serrini x Sheng x Maggie:本地樂壇裡的創意對談

Share to:

論創意,相信沒有誰會比樂壇裡的創作人有更深刻體會。今次我們請來有「陀地歌姬」之稱的Serrini,以及《致明日的舞》、《E先生連環不幸事件》等歌曲MV的幕後功臣Sheng和Maggie兩位導演,跟大家談創意、論音樂。

Photo: SIMON C; photo assistant KWOK CHI; styling ALEX NG for SHENG & KIM AU for SERRINI & MAGGIE;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PETER CHENG for SHENG & MAGGIE & YORK NGAN for SERRINI; makeup DEEP CHOI for SERRINI & SHIRLEY CHOI for SHENG & MAGGIE.
Serrini x Sheng x Maggie:本地樂壇裡的創意對談
Photo: SIMON C; photo assistant KWOK CHI; styling ALEX NG for SHENG & KIM AU for SERRINI & MAGGIE;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PETER CHENG for SHENG & MAGGIE & YORK NGAN for SERRINI; makeup DEEP CHOI for SERRINI & SHIRLEY CHOI for SHENG & MAGGIE.

論創意,相信沒有誰會比樂壇裡的創作人有更深刻體會。今次我們請來有「陀地歌姬」之稱的Serrini,以及《致明日的舞》、《E先生連環不幸事件》等歌曲MV的幕後功臣Sheng和Maggie兩位導演,跟大家談創意、論音樂。

Serrini:作為創作組合,你們相知、相遇和相愛的過程是怎樣的?Sheng:相愛就沒有了

Serrini:作為創作組合,你們相知、相遇和相愛的過程是怎樣的?

Sheng:相愛就沒有了,哈哈!一開始我們是透過社交媒體認識對方的,那時候我主動聯繫她,沒想過這段關係憑一個訊息就維持到現在。從林家謙的《下一位前度》開始合作,至今已經三年了。

Sheng:從你以前作的所謂「垃圾屎歌」到現在,你覺得這些年來自己的創作有怎樣的改變?

Serrini:我認為自己還是當初那個「垃圾屎」,只是現在呈現作品的模式較從前高成本,變成了高級「垃圾屎」,再逐漸蛻變成鑽石,所以現在的我是一件有切割的垃圾。我回答得很好,對吧?

Serrini:在過去創作過的作品當中,體力勞動最多、令你們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個?

Sheng:我的話是那次在北海道幫Aga拍MV,當時感覺就像在零下40度的境環拍攝《國家地理》雜誌,全為了拍到雪山的景色,而且一拍就拍了三天,大家都很辛苦,不過也是值得的。

Maggie:體力勞動最多的話要數Edan的《小諧星》了。那天我們一開拍就下大雨,淋完雨後還要轉場去酒店繼續拍攝,當時差點覺得自己會死在現場。

On Sheng:
圖案T裇
牛仔外套
牛仔褲
All from Loewe

On Serrini:
連身裙 Wolford
外套 Stylist’s Own

On Maggie:
皮褸 Deadwood, available at Net-a-Porter
上衣
牛仔褲
Stylist’s Own

Serrini:你們都分別與不少「新主流」歌手合作過,當中有沒有最難忘的經歷?Maggie:我

Serrini:你們都分別與不少「新主流」歌手合作過,當中有沒有最難忘的經歷?

Maggie:我覺得早前跟姜濤合作拍攝《作品的說話》MV是很難忘的,因為這次是由他來充當導演,而我就是執行導演兼執行製作人的角色。那是我第一次去呈現別人的想法,而姜濤也給了我很多靈感,因此是一次非常難忘的體驗。

Sheng:就創作歌曲而言,有人稱你為「調教之母」,最喜歡透過音樂「調教」觀眾。那麼「調教」是否你的創作原意呢?

Serrini:可能我的樣子比較像「調教系」吧,不像有些人是「治癒系」。也可能因為我喜歡移風易俗,例如有些人聽不慣我的唱腔、咬字或轉音,那就慢慢習慣吧,可能這就是我那所謂調教的出發點。而且我覺得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被虐傾向的,就算他們感到不舒服,但內心還是覺得爽的,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圖案T裇
皮革外套
Both from Loewe

Serrini:當收到一首你們不喜歡的歌時,你會如何處理?Maggie:有趣的是,我發現當我

Serrini:當收到一首你們不喜歡的歌時,你會如何處理?

Maggie:有趣的是,我發現當我不喜歡那首歌時,那首歌就會爆紅,而這情況發生的機會率大約有六成。言下之意即是就算我不喜歡,也不代表市場不喜歡。

Sheng:所以當我和Maggie合作時,未必每種曲風都適合我們,於是我們便會分工。例如我會喜歡創作一些「黑化」的題材,而Maggie則傾向「愛情萬歲」那類題材。

Maggie:如果現在要你作一首歌送給我們,你會作一首怎樣的歌?

Serrini:我想我會作一首去按摩時啱聽的音樂給你們,因為你們超級忙碌。我甚至覺得下次可以在按摩店訪問我們,讓我們邊按邊做訪問,哈哈!

Serrini:你們的靈感泉源自哪裡?

Maggie:通常是來自deadline。還有就是希望創作永遠都是自由的,所以無論是時間、預算、想法,越自由就越好了。

Sheng:空間和假期吧,這是我們最缺少的。

黑色斗篷
St. John

Maggie:有人標籤你的創作為「新主流」(天后),對此你有甚麼看法?Serrini:我覺得自己是

Maggie:有人標籤你的創作為「新主流」(天后),對此你有甚麼看法?

Serrini:我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值一提的支流, 但當這個支流碰上了更多支流,凝聚在一起就變成了灌溉整個森林的河流。

Sheng:但你已經開發了很多新秩序?

Serrini:其實也不算是秩序,反而當某些東西變成秩序時,我又會想去破壞它。例如曾經有人覺得《Don’t Text Him》那類情歌很受歡迎,建議我可以多寫一點同類型的歌;又或是勸我友善一點,少講一點髒話,寫的歌再溫和一點,就會獲得更多認受性。但我覺得如果創作需要顧慮別人感受的話,我就不會做音樂了。

Sheng:你認為現在要發生一件怎樣的事,才會令你放棄創作、放棄音樂?

Serrini:讓我們先假設一個場景,假設這個世界上的人不能自由地創作,一定要獲得其他人的批准才能進行創作的話,那我可能就會放棄了。否則沒有甚麼可以阻礙創作。又或是結婚生子吧,哈哈!

外套
長褲
長襪
高跟鞋
All from Gucci

Serrini:你們如何在自己的創作初衷與他人的期望當中獲得平衡?Maggie:我覺得要

Serrini:你們如何在自己的創作初衷與他人的期望當中獲得平衡?

Maggie:我覺得要做出一個好的作品,就是不要去想觀眾的想法,不要去猜市場的反應,因為那是你永遠都猜不到的。而我們其實不是太在意觀眾的想法,因為創作本來就是主觀的,我的作品就是我的主觀想法,如果我們拍的是客觀想法的話,那就不是藝術作品了。

Sheng:我的創作靈感很多時候都是在睡夢中出現的,有時候一睡醒腦海裡出現了幾句說話,我便一定會忠於這個靈感去創作,而效果通常也不會差。而且從前創作是想告訴世界一些事,但如今我們卻發現創作最強而有力的,是你想告訴自己的事。

外套
長褲
長襪
高跟鞋
All from Gucci

Serrini:我們身上有甚麼特質是各自沒有,而又渴求的?Maggie:我覺得Serrini非常敬業,例

Serrini:我們身上有甚麼特質是各自沒有,而又渴求的?

Maggie:我覺得Serrini非常敬業,例如《樹》MV的最後一鏡是她扮成人魚睡在浴缸裡,在經歷了20個小時的拍攝後,她還能努力擠出一滴眼淚,非常專業。

Sheng:無論世界再怎麼醜惡,Serrini都能用一種充滿詩意的方式去演繹,這點是我做不到的。

Serrini:我覺得你們的抗壓能力很強,永不放棄。這是我做不到的。每次去到清水灣片場,我就會想:「I can’t.」主要是希望那裡的洗手間和衞生環境可以改善一下就好了,因為我的皮膚很容易敏感。

Maggie:謝謝「新主流」天后為行業發聲!

On Sheng:
圖案T裇
牛仔外套
牛仔褲
All from Loewe

On Serrini:
連身裙 Wolford
外套 Stylist’s Own

On Maggie:
皮褸 Deadwood, available at Net-a-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