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氣溫急降。這是香港五十九年來最冷的寒冬,也是她一年來手腳覺得最冰冷的一天,簡直就像身外物。

她,外貌娟好,身材也不錯,就是戀愛經驗比較淺,初戀男友拍拖八年後分開,這一年來真的過得不知所措。尤其在這冰冷的星期六,她竟然需要上班,和幾個同事在辦公室裡趕工,又忘了帶暖包,打開電腦看見舊男友和新女友在Facebook的合照,一起在大帽山頂看結霜,她真哭了出來。

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她決定在中午前完成工作回家睡一覺,好好調整一下月經前的緊張情緒,沒想到冷清的Facebook 傳來一個friend request。他,是上星期在公司PR event認識的PR公司搞手,比她大約五年,年輕有為,外表也不討厭。活動上他送她一杯熱朱古力,然後幾句寒暄就各散東西。大概,他是藉着大合照上的Tag找到她的面書。

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Hi, 記得我嗎?」
「記得呀,熱朱古力 」
「Haha,好記性,放假?」

「唔係呀,返工,返灣仔」
「我都喺灣仔喎﹗一陣食lunch?」
「好呀﹗」

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對於自己爽好答應,她也有點驚訝,彷彿,那熱朱古力奶的餘溫死灰復燃,並向冰冷的四肢擴散。又或者,她仍留戀他刻意在袋巾灑上的古龍水香味。

「好凍喎,你有冇着夠衫呀?」
「好似着得太多,喺office有啲焗⋯」
「咁我幫你除LOL XD」
「好呀,你想點除?」

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她再一次為自己的大膽驚訝,熱力漫延,又集中在面脥上。下腹一股暖流突襲,幾句說話竟讓她體驗前所未有的刺激剛好呼應四肢的彊硬。

「咁,要開間房除喎⋯」他沒有試探,單刀直入。

「好呀,一陣一點打比我⋯」她和他交換了電話。

愛情, 兩性關係, 性愛, 柳俊江

那一個下午,寒風中,他們在灣仔街頭碰面,他領着她進入了維多利亞。她把冰冷的手放在他胸膛取暖,交換了兩次高潮,然後穿好衣服分別。她遇爾會在面書和他相約灣仔,大約兩次以後,天氣回暖了,他們也就沒有再見過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