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夢還是春夢終究是夢一場。不需要害羞也不需要否認。不過我認這有點變態。

我在陌生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初秋的氣溫怡人,雲淡風輕。街上零零丁丁的只有幾個人。一位白人老伯伯在我不為意之間出現在我面前,我沒有一絲戒心,傻乎乎的跟著他走。
沒多久我們來到一棟房子前,他為我開門,歡迎我到訪他的家。這房子古樸簡約,一切以大地色為主調、沒有多餘的家具和日常用品。我在木餐桌前坐好,伯伯端出來幾盤熱乎乎的食物。他就這樣靜靜的坐在餐桌前木訥的看著我。
晚飯過後,他邀請我留下,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一晚,以便隔天早上,他開車送我到機場。

我在沙發上輾轉著,聽到大門被開了又關上的聲音,啊,對了,伯伯說過他的兒子會在深夜回家。倏然間一位年輕的高個子男人出現在我眼前,他粗魯的揭開我的毛毯,我下意識的跳起來避開他,他追著我在後面跑,老伯伯還是靜靜的坐在餐桌上前木訥的看著我。

房子很黑,我不小心畔倒趴在沙發上,他一把抓住我的腰部,把我的臀部推向自己的下體。下一秒他已經撕破我的內褲,我的腦子充滿恐懼怕一切會很疼痛,我翻過身來直直的看著他,因為從前面進入比較不疼。

可是我看不清他的臉,身體卻突然變得麻木,他把小弟弟滑進來,興奮的抽插。迅間,身體放鬆了,也隱隱約約帶點快感,一切變得不那麼可怕。這畫面維持了幾秒,他緩慢下來之時我的憎惡感突然又回來,我連跑帶跳的離開了這房子。

我一直向前跑直到回到現實。原來是夢一場。
我告訴醫生男友這個奇怪的夢,他聽得津津有味,笑著問我那夢裡的男人厲害嗎。屁啦,一點都不厲害,根本沒有你的四分之一。

然後他大條道理的說,他曾經發夢在垃圾堆上和陌生女人最愛。醒來只覺得自己「怎麼那麼不衛生」,便立即洗澡去。發夢可以變態但現實請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