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變得越文明,我們的感官同時變得薄弱。我們不知道我們的感官有多性感、多敏銳和深邃。性愛是內化的情感體現,並非外化的肢體過程。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身體深處渴求愛。時間和目標引導我們如何生活。我們追target,追deadline。我們從human beings 變成human doings(I know,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念頭)。我們的性愛條件反射是(在有限的時間裡)做愛就是為了高潮

性愛不是以性高潮為目的
人類問:「沒有高潮那為甚麼做愛?」以目標為本的做愛不就是可怕的差事一樁?把這種工作態度硬生生的放在愛裡很讓人窒息。其實就是把人工具化了。 我和你做愛就是利用你得到高潮

由doings 回到beings
做愛」看似是一個動詞加一個名詞。但愛不是「做」出來的。我們不是在做蛋糕或者做勞作。「做愛」是一個境界或者狀態。就像睡覺,你只需要放鬆進入睡眠狀態就是了。「做愛」亦然,你只需要放鬆進入愛的狀態。

只有失眠者才需要營造睡眠的狀態。壓力大的人開始忘記甚麼是睡覺,因為身體的感官都被干擾了。這樣來說,很多人也在愛裡失眠。突然之間,忘記了如何去愛。

性愛的時間彈性
你可以選擇「很忙,沒有時間。」的藉口,讓時間一直牽著你的鼻子走,過沒有時間、沒有生活的生活。時間很彈性!如果你能活在現在這一刻,這一刻就是永恆。但如果你在這一刻想下一刻,這一刻就會立即消失。

只有當你專注在精神身體上的愉悅裡的這一刻,(而非怎樣才可以高潮的將近未來計劃裡)你才會明白為甚麼時間是彈性的。

小實驗:讓性愛昇華
好了,我們拋棄了時間。現在沒有任何阻礙。那麼,你們可以赤裸的躺在床上專注的看著彼此的眼睛嗎?不要碰對方,就這樣安靜舒適的躺著、凝視對方。感受自己身體內的細微變化,皮膚的溫度、身體的敏感度、心跳、呼吸。讓身體暴露在一切的感官裡。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現在你們可以輕輕的碰對方的手指頭,讓愛慢慢的蔓延,把你倆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