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Photo credit: Thinkstock

秋風起,又到大閘蟹季節。很多愛吃蟹的人吃了很多年都不懂分公乸,但在一次,一群男女相約吃大閘蟹,聽過某女生的獨特見解後,今後所有人都不可能忘記如何分公乸了……

都是起初有人起哄說什麼吃完蟹也會壯陽的禍。蟹不是生蠔,怎可能壯陽呢?可是這種容易教群眾起哄的話題一出,大家乘著喝過幾杯熱話梅酒的興奮,說話也開始肆無忌憚了,有男生隨手扳起蟹掩,盯著蟹的下體部分說,哎啊,真的不知道這究竟是男還是女,大家當然七嘴八舌,嘰嘰喳喳,驀地,平日最斯文的女生忽然一邊拆蟹,一邊舀起手中大閘蟹的羔,平靜的說:「有多難分呢?只要記著,蟹公體內的羔,就跟你們的精一樣,都是乳白色的,而這東西,蟹乸身上是不會有的……」

更多文章:

王貽興: 善解人衣

王貽興: 3P遐想

王貽興:後進式的好處

王貽興:女神洗澡真面目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連平日言論最大膽開放的女子也瞠目結舌。這話題……

「……還裝什麼純情?妳們剛才已經大口大口啜了很多精了。」斯文女用手指尾勾起一張衛生紙,遞到某玉女面前。「……你嘴角還殘留著幾滴。放心,不是Peter的。快抹掉。」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眾人當然笑噴。這時大家才知道原來教大家看什麼蟹掩都是多餘的。大閘蟹乸體內的羔都是黃色的,而乳白色的羔,就只有蟹公身上才有。的確,是跟男人那些東西很像。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有女生聽了,一臉厭惡,說不吃了想吐。斯文女斜睨一眼,一副妳還裝什麼純情的鄙夷眼神,只因大家心知,這假掰女,根本就是席間最不守婦道最亂來的一個。因為長得不夠漂亮,身材也不夠出眾,為了留住男友,她在床上不知道多落力多配合,就只有她一個人以為所有人都不知道而已……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只是周圍很多女生都像她那樣,表裡不一,假惺惺,要不對人裝清高,暗地裡又是蕩婦一名;要不相反,平日嘴巴天下無敵,表面open,內裡卻保守得嚇死人。其實兩情相悅,吞精又有什麼問題?蛋白質還有益身心,對健康有益呢。你別說,有些女生吞著吞著,已成專家,只要一舐一吞,就知道男友那天吃過什麼,最近是不是比較燥熱,少了吃菜……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為什麼不?You are what you eat。你吃過什麼,精液的味道都會有分別。」斯文女把乳白色的蟹羔扒進小嘴裡,輕舐嘴角。「嗯……這隻蟹生前應該吃得比較清。哈哈。」

王貽興, 王貽興專欄, 性愛, sex

能像她如此灑脫有型,把精液作蟹羔那樣不當一回事的女生畢竟少數。太多女生只是相反,把蟹羔當精液,大驚小怪。只是最讓人無語的,卻是那些平日落晒大閘,一講口交已經鞋蟹聲,誓死不吞,彷彿清教徒,卻在逢年過節,到你生日,或者你送她名牌,請她旅行時,才願意為你張大嘴巴吞掉的女生,如此功利,如此實際,比起大閘蟹如何分公乸更教人一見難忘。

0

Shares

Text by 王貽興
Photo credit: Thinkstock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