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工室甜故:與外國上司戀愛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我今年三十歲,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女」,也是這則與外國上司戀愛的甜故主角。去年和一起了三年的男朋友分手,此那時起,我便「升呢」成為「剩女」。試問,有誰想被冠以「剩女」這個名號﹖我當然也十分積極,去過那些速配飯局,也很接受朋友的介紹,不過,一直也沒有找到心儀的對象。

年初時有了一個見工的機會,來見我的是一個看來年約四十出頭的外國

年初時有了一個見工的機會,來見我的是一個看來年約四十出頭的外國男士,雖然我的英文並不算很好,但過程總算順利,我也感到對方很滿意。正式上班後,才知道那位聘用我的外國男士是我上司的上司,叫Mark,在北京上班,負責看管大陸及香港的生意。

因為地理問題,我並不經常看到他,也沒有太多機會和他聯絡,不過每次他

因為地理問題,我並不經常看到他,也沒有太多機會和他聯絡,不過每次他來香港開會時,對我總是很親切友善,起初我以為只是文化問題,外國人總是很熱情嘛!不過,一次同事飯局中,有位同事突然說:「大老闆(即是Mark)好像對你很關心,有次你生病沒上班,他剛好來港工作,當他知道你生病了他竟然當眾問大家你生了什麼病﹖」

聽了之後我也不以為然,直到一次和Mark一起到外國公幹,工作完畢之後他

聽了之後我也不以為然,直到一次和Mark一起到外國公幹,工作完畢之後他主動地邀我吃飯,還選了一個很有氣氛的餐廳,令我有點受寵若驚。整個晚上Mark只是一直和我談日常生活的鎖事、興趣和愛好等等,他又很願意和我分享自己的過去,令起初有點緊張的我慢慢放鬆起來。

自那次之後,也有幾次和他一起公幹的機會,有時候我也到北京開會,Mark每

自那次之後,也有幾次和他一起公幹的機會,有時候我也到北京開會,Mark每次也會替我訂好酒店,還會親自為我打點一切,對我非常關心。儘管我們有很獨處的機會,細心的他風度翩翩,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過界行為。日子久了,我的心愈來愈忐忑,由沒有什麼感覺,到愈來愈想知道他對我的想法,為什麼他總是對我那麼好﹖
 

直到上個月,我終於鼓起勇氣,在Whatsapp中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他竟然回

直到上個月,我終於鼓起勇氣,在Whatsapp中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他竟然回了我一句:「因為你很特別。」有點困惑的我問他的用意,朋友們都一致認為他一定喜歡我,叫我好好把握機會。那個時候的我還不太肯定,畢竟他是我的老闆,年紀比我大一截(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已經五十歲!),文化背景不同,最重要的是我和他分隔兩地!對不太善於談戀愛的我未免難度太高了吧!

直到上個月,我終於鼓起勇氣,在Whatsapp中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他竟然回

直到上個月,我終於鼓起勇氣,在Whatsapp中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他竟然回了我一句:「因為你很特別。」有點困惑的我問他的用意,朋友們都一致認為他一定喜歡我,叫我好好把握機會。那個時候的我還不太肯定,畢竟他是我的老闆,年紀比我大一截(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已經五十歲!),文化背景不同,最重要的是我和他分隔兩地!對不太善於談戀愛的我未免難度太高了吧!

在飛機上,言談之間他將手掌伸向我,問我一句:「你想賭一把嗎﹖」我自然地拍

在飛機上,言談之間他將手掌伸向我,問我一句:「你想賭一把嗎﹖」我自然地拍向他的手說:「當然!」然後他便乘機把我的手捉緊,這是我們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也是開始拍拖的意思。來到沙巴又怎會不到海邊走走﹖我們拖著走邊說邊笑,突然他抱緊我的腰,溫柔地問我:「你愛我嗎﹖」「我當然愛你。」我說「我很高興你先說了!」然後便輕輕地將他薄薄的咀唇印在我的唇上……
 

晚飯過後,我們回房各自洗澡,他預先叫酒店預備好我最喜歡的香檳,喝著

晚飯過後,我們回房各自洗澡,他預先叫酒店預備好我最喜歡的香檳,喝著喝著,我們也愈靠愈近,他的手托著我的腮,開始慢慢的吻我,我也用我的熱情回應他,邊吻邊解開他身上的浴袍,五十出頭的他身材保持得像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充滿活力,難怪我猜不透他的年齡。我輕輕撫摸著他的身體,他同時也解開我的衣服,吻遍了我整個身體,把我徹底地融化……

當他吻到我的重要部位時,我不由自主叫底吟起來,身體開始起了變化,花

當他吻到我的重要部位時,我不由自主叫底吟起來,身體開始起了變化,花蜜也慢慢地滲出來,他的功夫未免也太好了吧!他溫柔的舔著我,令我異常興奮,當我正享受其中之際,他好像再也按捺不住,將他的那處插入我的身體,由快到慢,由慢到慢,慢然後又一輪快攻……雖然他已經不是青年人,但他的體力非常好,是因為外國血統嗎﹖

我們的沙巴之旅過得非常甜蜜愉快,不過有一個問題我估不到成熟的他

我們的沙巴之旅過得非常甜蜜愉快,不過有一個問題我估不到成熟的他也會問:「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喜歡你﹖」「大概是兩、三個月前吧!」我猜著說,「其實一開始在見工時遇到你,已經對你有種觸電的感覺,我多希望我並不是在工作的環境和你遇上!」他笑著說,「幸好我們遇上了!」我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