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訕, 開場白, 兩性, 男女, 關係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在杜拜有兩種開場白,其一是:「Where are you from? 」(你來自哪裡? ) 另一種是對女人身體的讚美: 「Wow, nice butt. 」 「You have the most amazing body I’ve seen. 」 「Damn sweetie, you are gorgeous. 」 (嘩!你的屁股/線條/臉蛋很好看!) 兩類搭訕,兩種出發點,你認為怎樣?

搭訕, 開場白, 兩性, 男女, 關係

你可能覺得第一條問題沒有問題,但對於問「Where are you from?」的人,我會將之歸類為沒有受過教育,又或者是頭腦簡單。他們不明白社會的多元性,只想尋求快捷方便的答案,然後將答案跟自己腦海裡的資料庫做配對。他們沒有耐性透過正常的對話去了解一個人,擴充固有的理解和認知。他們習慣標籤一切的人和事。 難道膚色和國籍就是我們的一切?為甚麼對話一開始就要弄清對方的背景?難道你會因而改變跟對方的說話方式?抑或這就是你決定要不要繼續聊下去的因素?
我最討厭這條問題,但是會保持微笑,指向某處打趣地說:「I’m from there. 」若然心情不好,我會說:「That is not a right question. Don’t ask where I’m from, ask where I’m a local. 」你可以問我:「你最喜歡的國家是甚麼?為甚麼?」、「你在哪裡長大?哪一個地方影響你最深?」或者「你最近最關心的國際議題是甚麼?」

搭訕, 開場白, 兩性, 男女, 關係

此外,以讚美對方身體作為開場白的人最是可悲。他們不是下流就是不懷好意,意識形態扭曲。他們不懂作為人的基本尊重,物化女性、肆意談論對方的身體並且不以為意。身體是我的,你不需要告訴我你的看法。他們迷失在洪流裡,不知道如何和異性相處,以動物的方式對待人。

搭訕, 開場白, 兩性, 男女, 關係

某天,我遊走在澳洲和紐西蘭,聽到搭訕的人輕鬆的說:「Nice tattoo. What is written there? 」、「 Nice shoes. 」、「 Hey, I like your style. 」你看到分別嗎? 這樣的對話友善,令人愉悅,也容易接話。對方看到不只是你的膚色和身體,還有你的選擇、喜好、風格等。他看到的是你。膚色和身體不由我們選擇,不能亦不需要改變,作為對話的開場白可免則免。

 
「Nice tattoo. What is written there?」

「It is a poem from one of my favorite writer. 」

「Who?」

「Ernest Hemingway.」

「Ah. I like The Old man and the Sea…」

 霎時感動,不是因為我喜歡這些讚美,而是我知道暫時離開了虛構的杜拜--《黑鏡》(Black Mirror)裡的San Junipero,回到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