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神交好還是性交好?柏拉圖、奧修性愛哲學大不同📖
Sex
神交好還是性交好?柏拉圖、奧修性愛哲學大不同📖
READ MORE

神交好還是性交好?柏拉圖、奧修性愛哲學大不同📖

Share to:

性愛哲學,其實大有學問。不少人聽過柏拉圖的愛情觀,那是追求最極致的精神戀愛,現代人應該沒有多少個追求柏拉圖的愛情,甚至視做愛為人類墮落的原因。至於出生於1931年的印度哲學家奧修,多年來有一班支持者,因為奧修對於性有另一見解,它應該全然被開放,不該受壓抑。這兩派學說談起性,你又較認同哪一派呢?

神交好還是性交好?柏拉圖、奧修性愛哲學大不同📖

性愛哲學,其實大有學問。不少人聽過柏拉圖的愛情觀,那是追求最極致的精神戀愛,現代人應該沒有多少個追求柏拉圖的愛情,甚至視做愛為人類墮落的原因。至於出生於1931年的印度哲學家奧修,多年來有一班支持者,因為奧修對於性有另一見解,它應該全然被開放,不該受壓抑。這兩派學說談起性,你又較認同哪一派呢?

1奧修是誰?

對於大眾來說,奧修未必是一位家傳戶曉的哲學家,但是這位印度哲學家

對於大眾來說,奧修未必是一位家傳戶曉的哲學家,但是這位印度哲學家對於愛情、自由、靈性甚至性愛的見解,普遍符合現代人口味。他認為愛應該是不受任何約束,性亦然。以下一些語錄摘自奧修的著作《愛的力量》,助你了解他心目中每對情侶應有的性愛態度。

2盡早要有性經驗

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要成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他們十四到二十一歲

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要成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他們十四到二十一歲之間能夠盡可能地擁有性經驗。但是,這個年齡的孩子被所有的社會教導着要壓抑性。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如果性被壓抑了,聰慧也會自動被壓抑。

3做愛要慢慢來

針對情侶,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當他們做愛時,他們應該把它當成一個神聖

針對情侶,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當他們做愛時,他們應該把它當成一個神聖的經驗。所有的宗教都已經摧毀了愛的神聖。他們譴責它是一種罪。而這個制約已經是如此地深入人類的頭腦,以至於人們總是以一種匆忙的方式在做愛,就好像他們要盡快結束它!

4女上男下才是好

傳教士的姿勢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姿勢。在東方,在基督教到來之前,沒有人

傳教士的姿勢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姿勢。在東方,在基督教到來之前,沒有人知道男人可以在女人上方。那其實非常慘忍,非常醜陋。女人是纖細的,然後一個龐大的動物在她身上做着伏地挺身!

5解構性高潮

如果兩個人同時到達性高潮,那麼會有一種無比的融合和會合,就好像身

如果兩個人同時到達性高潮,那麼會有一種無比的融合和會合,就好像身體消失了,兩個靈魂不再是兩個靈魂,兩個存在不再是兩個存在。

6性不是性慾,是享受

這種愛不從對方身上索求。但是當對方提供時,他會感謝地接受。這種愛感

這種愛不從對方身上索求。但是當對方提供時,他會感謝地接受。這種愛感覺起來從來不像是束縛,因為其中確實沒有束縛。在這種愛裡,性有時候會發生,有時候好幾個月都不會發生,甚至到最後完全消失。在這種情況下,性不再是性慾,而是一種在一起的方式,盡可能地深入彼此,一種通往彼此內在深處的作為。它跟生物性的繁衍無關。

至於人人知曉的哲學家柏拉圖,他跟奧修對於性愛則持相反見解,他認為

至於人人知曉的哲學家柏拉圖,他跟奧修對於性愛則持相反見解,他認為性愛會阻礙真愛的發生,而愛,並不包含性。以下摘自柏拉圖的《會飲篇》,且看他又如何說性談愛。

一個壞人邪惡地放縱情慾,那麼這種愛是卑鄙的,而一個有道德的人高尚

一個壞人邪惡地放縱情慾,那麼這種愛是卑鄙的,而一個有道德的人高尚地追求愛情,那麼這種愛是高尚的。邪惡的有愛情的人是世俗之愛的追隨者,他想要的是肉體而不是靈魂,他愛的對象是變化的,短暫的。所愛的肉體一旦色衰,他就遠走高飛,背棄從前的信誓,他的所有甜言蜜語都成了謊言。而那些追求道德之美的愛人會終身不渝地愛他的情人,因為他所愛的東西決不會褪色。

7有愛無性可行嗎?

柏拉圖認為人類要是沒有肉慾的需求,他的心境是平和的,而這種平和是

柏拉圖認為人類要是沒有肉慾的需求,他的心境是平和的,而這種平和是智慧的來源,相反追求肉慾則是獸性表現。對於現代人來說,柏拉圖談性愛或許太過離地及不符合實況。

8柏拉圖說的其實是男男之愛?

叔本華曾說:「柏拉圖所說的愛情,只是男人之間的感情。」而根據《會飲篇》中的

叔本華曾說:「柏拉圖所說的愛情,只是男人之間的感情。」而根據《會飲篇》中的描述,亦有提及成年男人與少年之間的愛,在柏拉圖眼中,同性戀是美好的。

9精神戀愛分層次

於柏拉圖來說,精神戀愛的最高層次是摒棄肉體誘惑,雙方作心靈交流。而

於柏拉圖來說,精神戀愛的最高層次是摒棄肉體誘惑,雙方作心靈交流。而他於《斐德羅篇》中說到,處於較低階段的精神戀愛者,可以在適當的時候求得肉體上的快樂,作為一個小小的犒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