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

Photo credit: 比華利, thinkstock, Hostel Wien

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原定在Vienna(維也納)轉機到Croatia(克羅地亞),卻因為吃大名鼎鼎的炸豬排(Schnitzel)吃得太忘我,而錯過了航班。未到達閘口前,我已知我太遲了,我施施然的坐在沙發椅上,拿出電腦開始安排當晚的住宿。我神態自若地告訴剛付完豬排賬的友人C:「原來我哋班機走咗。」她也不慌不忙的坐下來:「喔,走咗。」我們相視而笑,這就是兩星期旅程的開始。

我承認錯過飛機這件事挺丟臉,但是沒有錯過飛機,我們就會錯過了在維也納兩天所遇到的人和事。你或會覺得,我們亦錯過了那兩天在克羅地亞可能會遇上的人和事。不對,沒有發生的事是不能錯過的。

維也納

我在「couchsurfing」網站發了一條last minute coach request,不到一小時,我收到超過20位沙發客的邀請,歡迎我和友人到訪暫住。我挑選了最有誠意邀請我們的沙發客,開開心心的出發往城裡去。

維也納

我對奧地利的愛很直率,就是兩位男士S和G和歌劇院。喂,別想歪。他們是心理學家Sigmund Freud(佛洛伊德)和象徵主義畫家Gustav Klimt。回想中學時期學油畫,就是不斷從弗洛伊德的書中尋找靈感,粗略的拜讀過他的作品後,對他有過短暫的迷戀。

維也納

佛洛伊德博物館位於二樓一棟舊房子裡,是他以往的心理診所及居所。館子雖小但五臟俱全,列出了他的生平、精神分析的歷史及作品。弗洛伊德的「病人」沒有椅子坐,只有一張古雅又舒服的沙發椅躺。

維也納

Gustav Klimt大部分真跡都收藏在Belvedere Palace,很多人為了一窺他的代表作《吻》(The Kiss)慕名而來。為了滿足大眾的拍照慾,博物館大方的設置了和《吻》仿製品拍照的空間。因此,在這裡你會看到大家排隊和仿製品自拍的可愛場面。

維也納

維也納的國家歌劇院從下午4點就人頭湧湧。表演不是晚上7、8點才開始嗎?對,這些興致勃勃在排隊的人是為了買3歐一張的企位門票。我們傻頭傻腦的尋找隊尾,賣座位門票的叔叔走過來兜售正價票,我們表明來意後,他便用閃閃亮亮的眼神看著我們說:「你咁靚,真係要企?」天啊,好可愛的叔叔!他的邏輯能力一流,我和C一直笑笑笑笑直至尋找到隊尾。

維也納

終於到我和C的時候,門票叔叔收了錢,然後以一秒鐘的時間遞上兩張票,拆下價錢牌,關了窗。我呆了一下,才發現手上的票、關了的窗和消失了的門票叔叔。身後人們的哀怨聲隨即而來。我和C那張好比中了六合彩頭獎的臭臉笑得不亦樂乎,真想互相揍一拳。

維也納

於是,我們以一身backpacker裝束混入了所有盛裝打扮的人群裡。在古色古香、豪華極致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我努力壓抑中了頭獎般的心情。我們看的是歌劇《杜蘭朵》,但在我身上上演的就像Jack在鐵達尼號混入頭等艙宴會的那一段情節。
只可惜我沒有找到Rose。

0

Shares

Text by 比華利
Photo credit: 比華利, thinkstock, Hostel W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