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有可戀‧普羅旺斯:Lavender Paradise

Photo credit: 《ELLE》2014 年 8 月號

純粹享受靜樸之美的山居歲月;一次在 7 月,及時捕捉了薰衣草和向日葵欣欣向榮歌頌大地之美那稍縱即逝的一面。朋友問我普羅旺斯真有那麼好玩嗎?答曰:「好玩。」再問:「普羅旺斯真有那麼美嗎?」再答曰:「美。」

(下續)

跟巴黎由時間深處散發的歷史質感、人文薈萃的藝術氛圍比起來,位於東南部的普羅旺斯是不折不扣的鄉下地方。要欣賞普羅旺斯的美,必須把思維開放到巴黎以外,你就能明白,巴黎不是法國的全部。 

(按下圖看全文)

(「手機版」請返回上面圖片,並以手指向左右滑動)

更多旅遊專題:

>>即看!8 大女生必去墨爾本旅遊點

>>變身 VIP!到日本參與最大型關西時裝騷

>>花一般的餐廳!紐約 5 間特色餐廳

>>Indian Escape:印度逍遙遊

地中海氣候

從巴黎乘搭火車南下到普羅旺斯,需時大約三個半小時。窗外景色從繁囂市區到靜謐郊外,再演變成壯麗無邊的田園秀色,預告着普羅旺斯正漸漸靠近。若是閉上眼,單憑呼吸和皮膚對周遭環境的感知,亦不難覺察空氣中的水分似乎越來越少,容易口渴,眼睛乾澀,皮膚也開始有皴裂之感──這就是普羅旺斯典型的地中海氣候。

不少大文豪的聚居地

正正是這樣的氣候,以普羅旺斯一天一地的陽光明媚,給遠道而來的你一個溫暖擁抱。從古至今,普羅旺斯得到不少大文豪的青睞,英國作家彼得梅爾 (Peter Mayle)、美國作家費茲傑羅 (F.Scott Fitzgerald)、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等,都曾透過筆下文字流露對這個地方的深愛。普羅旺斯更是法國著名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 選擇在巴黎華麗舞台退下來的長居之地,後來更成為他靈魂安息的地方。 

宛如梵谷畫中的場景

畫家梵谷曾在普羅旺斯住了一年多的時間,成為他藝術創作的巔峰期,因為在短短的日子,他創作了超過 300 幅作品,其中當然包括深受這片土地啟發的曠世巨作《向日葵》,以及《夜間露天咖啡館》、《梵谷的椅子》。到底普羅旺斯 有甚麼魅力可以感動人心?我可以告訴你,是色彩、氣味、圖案,也是平原、峽谷、古堡、山脈;還有靜靜散發魅力的 小鎮風情──隨時一間轉角的咖啡館,宛如梵谷大師畫中的場景一樣。

Sault――天然芳療之旅

薰衣草花田是普羅旺斯的景點,每年 6 月初夏,薰衣草開始紫暈,隨着天氣逐漸炎熱,薰衣草迅速轉色為成熟深紫,艷姿動人,很多遊客都是衝着此刻盛放的薰衣草而來。

盛夏之時,這些明目張膽在等待愛情的小花(薰衣草的花語為「等待愛情」),佔據普羅旺斯好幾個山頭,Sault 是其中之一。

Sault,是南法最大的薰衣草產區,在 Fontaine-de-Vaucluse 境內──Vaucluse 就是幽閉的山谷之意。海拔近800 米高的小山城,一路上都是薰衣草田,小城被薰衣草團團圍繞,烈日之下,滿城芳香。

當車子開進 Sault 的領土時,我關掉冷氣並搖下車窗,「我的天啊」,你一定會驚呼,原來宇宙的恩賜是這麼回事!

薰衣草產品琳琅滿目

隨風迎面飄來的薰衣草香氣,薰人欲醉,這種純淨的能量,令人渾身舒暢。天氣熱是真的,可是誰又捨得關閉車窗跟這樣的天然芳療斷然隔絕呢?還未站在紫霞蒸騰的薰衣草田前面拍照,先在空氣中好好地做了一個 spa,誰會忘記這種連呼吸都甜美的動人時刻? 

Sault 小鎮上有許多小店,有特色且價格公道,是買手信的好地方。售賣薰衣草產品的商舖佔大多數,身體護理、美容保養品一應俱全,相關的精油產品更是琳琅滿目,治療系 (如可以用在燙傷、蚊蟲叮咬的精油)的更是亞洲少見,值得細覽。其中一些售賣芝士的專門店,還可找到土產的薰衣草芝士。

跳蚤市場

價格便宜的二手餐具,是跳蚤市場的淘寶之選。

如夢似幻的浪漫色彩

小鎮餐廳的集中地點,於綠蔭之下,蟬鳴陣陣,杯碟交錯聲夾雜多國語言:啊,有英語、德語,當然還有中文。旅途間遊客們告訴我怎樣可提升這趟芳療之旅,那就是買個薰衣草甜筒,站在小城的山頂,邊吃着邊看着腳下連綿起伏的薰衣草田,夏日的風吹得人慵慵懶懶。慢慢吃,吹着風,呼吸着薰衣草的馥郁,眼前的景色提醒我一切的存在,如夢似幻的交織,恰似普羅旺斯的浪漫色彩。

Gordes――山城的溫柔

沒有到過普羅旺斯,大概不會明白,堅固的石頭,流露的不是冷峻,而是千年的慈悲。獲全法最美山城美譽的 Gordes,是「天空之城」之意,有說宮崎駿同名動畫中那座空中浮動的城堡,正是取材自這裡──屬實與否,實在無從考究。

事實上,歐洲還有好些山村小城都叫 Gordes,普羅旺斯的Gordes 備受青睞,因為有彼得梅爾風靡全球的自傳式散文《山居歲月》的加持,後來作品改編成荷里活電影《美好的一年》又是在此取景,國際知名度自然凌駕於其他同名山城上。不管別的 Gordes 了,普羅旺斯這個是真的美。

古舊的味道

位於 Luberon 山區,建於 16 世紀,沿着上山的路,看到石頭建築群聳立在山丘上,高矮不一,起落有致,乍看如童話故事場景的積木堡壘,更像走進中古世紀的歐洲。

如今發展成旺盛的旅遊區,Gordes 依然保留了古舊的味道,寬厚和落差不一,表面被腳步磨得光滑的石板路,大概是歲月滄桑的最好見證。 

每一面石牆,都有獨特的立體感,用手輕輕觸碰,傳遞而來的不是冰冷感覺, 是歲歲年年存在、吸收了無數日月精華、人來人往的喜悅哀傷以後,悲憫看人世變化的溫柔。

山谷靜態動人

來到 Gordes,走馬看花實在太可惜,一定要挑一家好的酒店住一晚── La Bastide de Gordes 有着飽覽山谷美景的露天餐廳,坐在這裡用餐,會令人幸福得想要流淚。

樹蔭密密匝匝,熾艷陽光只能透過濃密枝葉的縫隙輕吻來客身軀,髮絲肌膚被映出一層淡淡金光,人人看起來都恍如頭頂有天使光環。開一瓶好酒,舉起酒杯淺酌,耳邊傳來喁喁不斷的法語交談,山谷靜態動人。 

晚上,躺在室外泳池的平台上,看着漫天星光,悠悠不盡是無垠的穹蒼,還有心底湧出的感動。人生至此,別無所求,只希望明天不要來,我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Fontaine de Vaucluse――神秘的泉眼

你知道嗎?全法國最大、最深、最神秘的泉眼,Fontaine de Vaucluse (意即幽閉山谷之泉) ,也在普羅旺斯境內,離亞維儂 (Avignon) 大約 20 多公里。

如果我說這是南法九寨溝,也許你就馬上有個概念了,關於這裡的美──對,形容南法的一景一物、一動一靜,離不開「美」一字,世界不同的美,都被歸納在這裡了。

活泉的生命

為何說這泉眼神秘?因為法國有本神話書把這活泉形容成巨龍一般,泉眼深處躲着一條巨龍,默默「呼風喚雨」。

說實話,這活泉倒是有自己的生命,不受氣候季節環境影響。要是它高興就滿起來,管它全國大旱呢,說滿就滿了。而且泉水會變色,有時淺藍晶瑩,有時深邃墨綠,陰晴不定。這眼泉水,名副其實深不可測,即使現代科技先進,潛水員至今仍探不到底,地質學家也無法解釋泉水實實在在從哪裡來的,所以你說神秘嗎? 

充滿水聲潺潺的小鎮

看泉眼,當然會來到被泉水帶動養活的泉水小鎮。泉水小鎮細小,大概只有 600 名居民居住,倒是夏天滿街觀光客,都是看薰衣草之餘一併去看神秘泉眼的。儘管遊人多,但氣氛依然悠閒,氣質靈秀。看泉眼要上山,但泉水貫穿整個小鎮,水聲潺潺。河床上滿滿的,全是翠綠的水草,透過夏日陽光折射出滿滿的魔幻感。 

上山沿途林蔭夾道,微風清涼,空氣潤澤,很自然很舒服,走着走着,一路往上,許多販賣紀念品、小首飾或賣衣服的小攤檔 ,吃的喝的,應有盡有,走走看看,很是愜意。

氣氛好得不得的餐館

大部分餐館都開在河邊,氣氛好得不得了,跟誰初次約會約在這裡,彼此看對眼的機率肯定很高。一段路以後,走過了餐廳,小攤檔也逛完了,回復清靜,蟬鳴夾着鳥囀, 清脆悠長。終於來到山壁之下的泉眼, 只見它悠悠的藍色,平靜無波的水面, 彷彿在那潛水員永遠無法探底的深深處,沉睡了一條巨龍。

Alpilles――與世無爭的傳統農舍酒店

遠道而來普羅旺斯,難免想感受地道的住宿體驗──這裡不乏用心經營、保留傳統特色同時注入現代舒適感的豪華農舍式酒店。有田園的樸實感,卻打理得像貴族莊園般漂亮,給我體會了南法式的詩情畫意,又有歲月靜好的內斂。 

與世隔絕的靜謐

Alpilles 的 Domaine de Manville 酒店,雖然擁有與世隔絕的靜謐,在地利上卻是四通八達,是旅客編寫幸福旅程 不可或缺的場景。酒店距離馬賽、亞維儂、尼姆機場不過一個小時車程,若是乘搭火車,可在亞維儂站下車,轉車抵達。

薰衣草花香

酒店前身本是三棟典型普羅旺斯風味的荒廢農舍,在保留建築原貌和不破壞自然環境的大前提下,把農舍塑造成具有現代奢華感的酒店,好讓來客能藉着住宿體會普羅旺斯特質:橄欖樹、葡萄園、青松、岩石是生活環境裡的天然裝飾品,雄偉的梧桐樹圍繞着庭院,建築設計主軸是石灰牆和木樑,農家純樸氣質洋溢,房間的簡約精緻低調應和,地道風貌不受絲毫影響。

田野阡陌是附設的高爾夫球場的景觀,現代的綠地,被中古世紀的背景包圍,你會以為自己身在時光隧道的交界處。作家陳寧說:「普羅旺斯使人感到生有可戀,在枝葉蔓爬的微小細節裡,悄然覺得喜悅、滿足與平和。」

夏日到訪普羅旺斯,也許就是為着陽光夾着薰衣草花香,明亮芳馨那一幕幕可遇不可求的動人景色,此時此刻,讓人打從心底說一句:活着真好!

實用資料

簽證:特區護照及 BNO 均免簽證
天氣:每年 6 至 7 月間是觀賞薰衣草盛開的最佳時機;7 月中開始,薰衣草便要陸續收割,很容易便錯過美景。
夏天的普羅旺斯,白天氣溫平均在攝氏 30 度,炎熱乾燥,一定要齊備高防曬指數的防曬霜,以及質地清爽的潤膚霜。
時差:夏令時間,普羅旺斯比香港慢 6 小時。
交通:飛抵巴黎以後,可以在機場轉乘子彈火車 TGV 南下普羅旺斯,時間為三個半小時左右。

0

Shares

Text by Agnes Chee/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2014 年 8 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