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快樂聖誕―特拉維夫

Photo credit: 《ELLE》2013年12月號

說到以色列,很多人會想到子彈橫飛、滿街恐怖分子、隨時引爆自殺式炸彈襲擊的荷里活動作片情節。

作為一個前往特拉維夫大學留學半年,研習法律的香港交換生,正正在甫出發之際,敘利亞化武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戰事彷彿如箭在弦。

懷着恐懼不安的心情在這片國土踏上腳震震的第一步後,卻發現原來所有慌亂不安只源於我們對這個地方想像太多,了解太少。

特拉維夫被稱為中東生活費最昂貴的地區,是以色列的大都會和經濟樞紐。若不是事先作資料搜集,相信我和大部分人一樣,對以色列的印象只有戰爭、落後和貧瘠,更遑論把這個地方和「快樂」、「開放」等詞聯繫起來。

許多人以為中東地區非常保守,特拉維夫卻出奇地開放。

隨手舉例:這裡是其中一個最受同志遊客歡迎的旅遊地點,2008年市政府為同志成立了LGBT市政中心,讓當地的同志可以自由交流,同時是官方對同志權利的肯定。

特拉維夫每年都會舉辦同志電影節,6月的Gay Pride Parade更是全亞洲最大規模的同志遊行,吸引過10萬人參加,於2011年的LGBT旅遊網站 gaycities.com 的投票中,特拉維夫更獲選為年度最佳同志城市,夠令人意想不到了吧?

風花雪月過後,大家最關心的可能是安全問題,究竟去特拉維夫會不會很危險?據我在當地認識的朋友說,由於它位處以色列的中部,盡享地理優勢,不論過往周邊的戰爭多激烈,特拉維夫市內仍不動如山,完全沒有被波及;雖偶爾還會有零星的襲擊,但所有以色列朋友均一致地對自己國家的軍隊充滿信心,更拍心口保證如果他國發射導彈,尚未降落領土便會被以色列空軍擊落!

(按下圖續)

安全檢查

事實上,以色列的安全檢查果真很嚴格。未出發,人在香港機場已先領教其滴水不漏的安檢,checkin時不單只護照被翻來翻去接受地勤人員的繁複盤問,更不幸被相中去做詳細的全身安檢,下場是在沒有任何解釋的安全理由下,要將Leggings換成短褲之餘,還禁止帶手提行李上機,即使是手提電腦和相機等都不能隨身攜帶,最後只能拿着現金、護照和手機登機。

當時的心情只有慌亂可以形容,腦袋不斷胡亂猜想:難道是我長得惡形惡相招來嫌疑嗎?特拉維夫市面的安檢會更加嚴苛嗎?到達後才赫然發現自己把一切想像得太可怕——縱使特拉維夫的各個商場、車站甚至大學出入口都有保安檢查手提袋,但他們的檢查簡單得多,大多只是隨意一瞥就放行,保安的存在不過是聊勝於無。

Hayarkon Beach

在以色列不論男女都要在18至21歲期間服兵役,或許滿街持槍軍人會令你忐忑不安,但假日時看到年輕的女兵們一邊背着槍一邊手提Forever21購物袋;男兵穿着英姿颯颯的軍服在市場幫家人擺攤檔,處處充滿荒謬的景象,令人禁不住發笑的同時,任何緊張都一掃而空。

其實只要不大驚小怪自己嚇自己,相信你會在第一眼便愛上特拉維夫,就我目前在此生活了兩個多月的體驗,當地人每天都過得好像在度假一樣,寫意得很,絲毫不覺得自己身處一個長期受恐怖分子襲擊的國家。

海邊的悠閒時光特拉維夫以陽光與海灘聞名,整個城市面向地中海東岸,擁有連綿不絕的海岸線。在市中心漫步時幾乎在每個路口都會看到一角蔚藍的大海閃着波光粼粼,廣闊寧靜的姿態總會令你不自覺步伐一轉,彷彿受到召喚似的向大海走去。

我對Hayarkon Beach情有獨鍾,這裡的沙幼得每一步都像踏在棉絮上,放眼眺望海天一色,澄藍的海和湛藍的天際相遇,讓人心情不自覺暢快起來。

猶記得我第一次來到Hayarkon Beach時,不時聽到類似擊鼓聲的清脆音樂,心中大喜以為幸運遇上沙灘音樂會,循着「鼓聲」一路尋覓,不住心生奇怪,為何這聲音如影隨形,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到底音樂會在哪裡?走遍整個沙灘後,才發現自己大擺烏龍,所謂的音樂會根本不存在,那是海邊的市民在玩matkot時擊拍的聲音!

黃昏

Matkot在以色列極受歡迎,常被外界稱為以色列的國家運動,玩法就是二人拿着木球拍互相傳球,和網球、羽毛球等非常相似,只不過matkot是在海邊玩而已。

自問怕曬怕熱的我着實抵受不住特拉維夫猛烈灼人的陽光,Hayarkon Beach最吸引人的時候,還是黃昏。強勢得要把人溶掉的艷陽終於退下來,剩下含蓄的落日,撒嬌似的賴在水平線上和晚霞依偎,慵懶又嫵媚。

日落時分的Hayarkon Beach充滿動感,不少人在海濱長廊上跑步、蹓狗或踏單車,晚霞、海風伴着活力萬分的市民,多想把這種健康又悠閒的生活帶回香港。

雅法古城(Jaffa)

古城的青春活力沿着Hayarkon Beach往南走大概20分鐘,便會到達世上最古老的港口之一──雅法古城(Jaffa)。

臨近地中海東岸的雅法古城,最早有人類居住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500年,Jaffa在希伯來文是「美麗」的意思,雅法古城更在舊約聖經中被提及四次。

遊走在全以石磚鋪砌而成的巷弄之間,每一拐角每一拱門都承載了過千年的歷史遺迹,彷彿閉上眼就可以神遊古今,重溫雅法古城興盛的年代。

Kedumim Square

由Kedumim Square的窄巷開始探索,可步行到附近的鐘樓、燈塔及聖彼得教堂,這幾幢建築物建於19世紀末,並沒有用上奢華奪目的裝飾,矮小的米白色建築顯得樸實而可愛,於我來說,它們比起歐洲宏偉偌大的教堂更富親和力。

現在的雅法古城是無數繪畫、雕刻和珠寶藝術家的聚腳點,在這裡隨意踱步,可能會遇上令你一見傾心的藝術品,又可能會碰到有趣健談的藝術家,每個轉角都是不同的驚喜。

遊走在雅法古城之際,看到一個貨倉內人潮湧湧,好奇進去一看,原來是以色列本土畫家的畫展;在下一個轉角,一個男生遞來傳單,邀請我去另一個貨倉參觀他們有關國際人權的展覽,如此濃厚的人文氣息如何不叫人愛上?彷彿這些還不夠吸引似的,貨倉附近的牆壁盡是一幅幅美麗出色的塗鴉,偶爾更有幾幅巨型油畫掛在街頭,好像置身在目不瑕給的彩色世界裡。在這裡,藝術絕非高高在上,掛在冷冰冰的展館內叫人難以親近;藝術就存活在街頭巷尾和艷陽海風之中,雅俗共賞。古城雖舊,卻生氣盎然。

雅法古城旁邊是跳蚤市場,逢星期日至五開放,這裡滿是非常無厘頭的二手物品,所有你想得到或想不到的東西都有可能在這裡找到,立時令我充滿戰鬥心,摩拳擦掌準備好好殺價尋寶。

最大的市集Carmel Market

若你想在特拉維夫的高昂物價中尋找便宜貨來定定驚,又或者想要體會最道地的生活,去特拉維夫最大的市集Carmel Market(希伯來文:ShukHa Carmel)絕不會錯。Carmel Market位於市中心,有多條巴士路線可達,除安息日(即星期五黃昏到星期六)外每日開放。當地市民稱之為the Shuk,每日都熱鬧非常,the Shuk除了新鮮蔬果之外,也有熟食攤檔讓你可以買份三文治邊食邊逛,更有許多飾物、衣服和日常用品,價格卻是在特拉維夫少有的便宜,理所當然的吸引眾多當地人到此採購。

聽着菜販的叫賣聲,聞着烤肉的香氣,看着技術高超的以色列父母推着嬰兒車在熙來攘往的市集飄移,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特拉維夫最真實的脈搏。

創意手工市集

The Shuk旁邊的Nachalat Benyamin Street是創意手工市集,逢星期二和星期五開放,不少藝術家在這裡擺攤,有些更會即席製作,讓你見證一件手工藝品由零開始的誕生過程。

這裡出售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由首飾、皮革製品到木刻品應有盡有,無論是繽紛的彩繪或簡樸的木雕,每次到訪總會有件獨特的作品叫我內心天人交戰,花上許久於買或不買的邊緣中掙扎。

創意手工市集同時亦是個戶外音樂會,這裡是街頭賣藝的熱點,除了結他和合唱等普及的表演外,最意想不到、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次表演是木琴和長笛的合奏。

席地而坐欣賞鬧市內的音樂

看到滿腔熱忱的表演者把又重又大的木琴搬到一角演奏,隨即怡然自得地陶醉於音樂世界裡,孩子們不理街上骯髒席地而坐欣賞鬧市內的音樂會,清脆的琴音為這個市集披上一層浪漫悠閒的情懷,就像特拉維夫給我的感覺一樣隨性、寫意。

Falafel 中東料理

身為貧苦學生,在特拉維夫最喜歡吃的就是以色列人熱愛的falafel。Falafel是中東料理,用鷹嘴豆或蠶豆泥加上調味料油炸而成,金黃色的、小小的一顆falafel,咬下去外脆內軟,豆蓉香氣四溢,佐以酸瓜、番茄、洋葱、鷹嘴豆泥沾醬(hummus)和蛋黃醬等配料,夾在口袋薄餅裡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因為價格相宜,在特拉維夫的第一個星期我每天都買來吃,坐在海邊吹雖然捨不得砸錢去光顧餐廳,但旅行中還有很多快樂不需要用錢買的。

另外一道同樣得寵的菜是源自突尼西亞的shakshuka,滾燙的熱鍋中盛着煮得熟透的番茄、紅椒、洋葱和蒜頭,番茄蓉上面是數顆晶瑩剔透的水煮蛋,加上各種香料調味,只聞其香就已令人食指大動。以色列人酷愛以麵包沾shakshuka作早餐,對我來說以它作為早餐稍嫌重口味,用來當晚餐為一天作結就最好不過。

Shakshuka看似極費工夫,其實煮法非常簡易,就連在香港不入廚房的我也成功挑戰,大家不妨一試。

更多旅遊資料:

>>日本北海道 雪國漫遊

>>蒼穹之下 度身訂造純淨身心靈之旅

>>The Other Side of Amsterdam:出奇不意的平靜之城

0

Shares

Text by Text: Michelle Leung/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2013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