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ped in Time:遊走布達佩斯

Photo credit: Andorina《ELLE MEN》2014年6月號/Online Editor: Sze Chow

最近因為 Wes Anderson,布達佩斯這個名字再次頻頻出現。

電影《The Grand Budapest Hotel》並非於布達佩斯拍攝,但當中所呈現的面貌── 輝煌的過去、暗啞陳舊的現在,卻剛好是此城最活生生的寫照。

從19世紀開始成為歐洲最具影響力的城市之一,今天的布達佩斯卻沒有像其他歐洲城市一樣走向後現代;無論是帝國時代的奢華,二戰時的納粹洗禮,其後的共產進佔,一磚一瓦仍然充滿着濃厚的歷史色彩。Stopped in time 的布達佩斯,不似是懷緬,只是沒有醒來。

絕對不是熱門的旅遊地點。但我們對布達佩斯卻不見得陌生:1999 年的《布達佩斯之戀》,去年 Scarlett Johansson 有份主演的間諜片《Budapest》,還有剛剛上映過 Wes Anderson 的《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布達佩斯的足跡處處可見。題材不盡相同,但共通點,都是奇情詭異。

位處歐洲的正中央,鄰居是奧地利、 波蘭與俄羅斯等強國,似乎注定布達佩斯的命運充滿傳奇色彩。

既是匈牙利的首都,與許多歐洲國家一樣,都經歷過兩個對往後影響根深柢固的統治─羅馬帝國及奧斯曼帝國。

(按下圖續)

更多精彩旅遊文章:

>>Philippe Starck X 巴西!里約熱內盧必到餐廳

>>Survival Kit ! 巴西旅遊 Do's and Don't

>>馬拉喀什‧北非迷城:Dream Escape

>>Running Korea! 輕鬆玩轉韓國

>>Tsum Tsum 上架!日本迪士尼春夏及復活節限定

羅馬帝國泉浴

羅馬帝國的統治要追溯至中世紀時期, 加上統治時間比較短,對布達佩斯最大的影響,除了城中大大小小的中世紀教堂,最關鍵可以說是泉水的發現。羅馬人在布達佩斯北部的 Danube 河畔發現了泉水,並將當時的首都建於泉眼附近的 Aquincum (目前的 Óbuda 地區),讓他們可以無時無刻享受溫泉浴,意大利人的享受慧根果然是深入基因。 但將溫泉發揚光大的,卻是後來居上的土耳其人。

17 世紀時奧斯曼帝國進駐布達佩斯,並將他們視為命根的浴場與 Spa,照板煮碗搬到這裡,浴場事業於是開始變得蓬勃。

到公共浴場是男人專利

浴場建築糅合歐亞色彩,是典型土耳其風格;要知道無論是古羅馬還是土耳其人,到公共浴場都是男人專利,為的不只是洗刷身體,而是社交聯誼,討論藝文哲學甚至國家大事,布達佩斯可以說是當時在文化與政治上均十分活躍的城市,在中世紀時期東西歐文化交流上扮演着舉足輕重的地位。一直到300年後的現在,這些歷史遺產添加了新的意義。

在Google輸入 “Budapest”一字,搜尋結果往往與 Thermal spa 緊密相連。從1930年代起布達佩斯被稱為“ The city of spa”,成為歐洲水療勝地。但與其細數其泉水的治療功能,更引人入勝的可能是浴場的建築。

Lost in Time 的奇妙感覺

全城大概有過百個大大小小的泉水浴場,但不少都是上百年的歷史遺址,從古羅馬到土耳其風格,大部份都是根據原址進行修繕或復刻。

歷史最悠久的 Király Baths 建於1565年,是羅馬人佔據匈牙利後第一個興建的浴場,一直到現在仍然營運中。而建於1918年的 Gellért Baths 因 為位處中央而最受遊客歡迎,與另一個同樣建於19世紀的 Lukács Baths 一樣,採用的是土耳其建築風格,石柱、拱門、扶手甚至採用的石頭,都是典型奧斯曼帝國時期的建築方式。

當然,Google 沒有告訴你的是,這些美麗的建築還經歷過納粹和共產的洗禮;近年經濟疲弱,酒店也沒有資金為浴場進行翻新,羅馬也好土耳其也好,曾經多宏偉的裝潢也難免走調。你眼看 Jude Law 在昏暗的地庫泡着不知道乾不乾淨的泉水,也是 80% 的真實。

泡在浴池中,快感似乎不是來自泉水,而是 Lost in Time 的奇妙感覺。

光輝與浮華

宏偉過頭的話,布達佩斯的大小角落隱藏着不少昔日奢華。

無所事事的名流與城中富戶 (不少是猶太人),開設了許多 Art deco 風格的餐廳與咖啡室,室內陳列仍然保留着百多年前的細節。1894年開業的 Café New York 和 Central Café,曾經是不少作家詩人終日流連之所,一直到 1930 的黃金年代,布達佩斯幾乎是與巴黎齊名的文藝滋生地;今天,當然都變成了遊客們緬懷朝聖的地方。

光輝與浮華都是美麗的,但還不及真實來得震撼。布達佩斯擁有全世紀最古老的地鐵系統,其中一號線建於1890年,僅次於倫敦地鐵。

難得的破爛=真實懷舊

近年市政府終於下決心進行翻新與維修,從站外和月台看上去,其實與一般地鐵站無異。從完全不諳英文的售票員買了一張紙造的舊式車票,經過閘口旁邊兩個彪形大漢的檢查,走進深入地下 40 米的月台,一切仍是正常。

震撼的時候來了。月台的另一端傳來轟隆巨響,不久暗藍色的列車駛入,聲響加劇,列車左搖右晃強烈震動,車身上佈滿鏽跡與裂痕。

車廂內當然沒有空氣調節,窗口紛紛打開,列車開動時發出的噪音就更大。
車頂的圓形燈及周圍的燈黃色坐位,都高呼着五、六十年代。

明顯地市政府還未有足夠的資金去更換卡車,目前沿用的是60年代向俄羅斯購入的車廂。

2002 年布達佩斯地鐵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即使其他新路線慢慢被換成現代化列車,一號線似乎仍然會保留原狀,與日漸破落 (同樣沒錢維修) 的 Chain Bridge 一同慶祝着此城的真實懷舊。

這種難得的破爛,何以來得更誠實可愛。

遊覽市內風光的好方法

市內大部份電車都是傳統版本,其中2 號線沿着河邊行駛,是遊覽市內風光的好方法。

華美的Buda Castle

在所有旅遊書中位列前茅的景點 Buda Castle,在1247年由匈牙利國王 King Bela IV 開始興建。

主城堡建成後,往後的200多年,擴建一直沒有停止過。其中在 Austro-Hungarian Empire 時期完工的多個堡壘,工藝尤其精細,充滿俄羅斯風格的彩色馬賽克瓦頂,結合的卻是當時歐洲最熱騰騰的巴洛克建築風格,反映當時布達佩斯是東西歐文化衝撞與結合之地。

Buda Castle 的建築群組

Buda Castle 由多個建築群組成,其中不少是採用古老的中世紀風格。

Buda Castle主城堡

Buda Castle主城堡的馬賽克頂層,充滿俄羅斯味道。

彰顯財富象徵的劇院

華麗的Budapest Opera House,猶如回到19世紀匈牙利帝國的盛世。

建於19世紀、是奧地利與匈牙利貴族經常流連之地。

這裡上演過的著名劇目多不勝數;但今天最吸引遊人的,可能是其極致的巴洛克與Art deco混合建築風格,內裡一律用上金漆,從天花一直漫延到座椅櫈腳的精細雕花,當年皇室名流如何窮奢極侈,不是件難以想像的事。

我們又怎會忘記代表着布達佩斯的 Chain Bridge ──匈牙利文為 Szechenyi Lanchid,由英國工程師 William Tierney Clark 所建,主橋身以鑄鐵所建成,在19世紀是個前衛非常的概念,造工與技術上也是一大創舉(要知道當時的大型基建仍然是以石塊與磚為主,如此大量的鐵,加上鑄造技術並不簡單,也是王國彰顯財富的象徵)。

匈牙利土風舞

傳統的匈牙利土風舞,從舞蹈到服裝都是一場盛宴。

社會面貌

經濟說不上特別好,走到市中心外頭醉倒街頭酒鬼見怪不怪。

融合東西歐特色的建築

市內融合東西歐特色的建築處處。

民間工藝

匈牙利的原著民是遊牧民族,馬術了得,歷史悠久的匈牙利民族舞又與蒙古舞步有幾分相似,當然再混入了吉卜賽的隨性與不羈。

走在大街Deak Ferenc Utca、Deak Ferenc ter及 Vorosmarty Square一帶,佈滿小食攤位及紀念品,行貨難免,難得的是有誠意的小店也為數不少,與其他歷史名城最大分別,即使是擺明車馬的遊客區,也沒有太多過於激進的推銷與拉攏,細心的話仍然可以找到不少值回票價的工藝品。

其中一大驚喜是刺繡與陶藝等民間工藝,深受俄羅斯、 波蘭等影響,造型有趣多彩;傳統民族衣衫上的花朵刺繡更是聞名歐洲,近幾年多得幾 位年輕設計師青睞而搬上了時裝舞台。

匈牙利飲食文化

位於市中心的 Main market 是一窺匈牙利飲食文化的寶地。

布達佩斯的飲食文化主幹滲着濃厚的東歐影子 ─ 即是濃味、 微辣、「杰達達」和「紅噹噹」。例如以牛肉和雜菜炖成的 Goulash,以及匈牙利盛產的Paprika 紅辣椒,顏色火紅但其實辣度一 般,甜與香味卻更勝一籌。

但要真正感受布達佩斯的味道,非到 Ruszwurm Café 不可。

身為布達佩斯歷史最悠久的咖啡室,在此工作半輩子的嬸嬸每天以人手新鮮烘焙匈牙利的傳統酥餅甜食,從東歐傳統Apple Strudel 到只此一家的Gundel pancakes。

除了慕名而來的遊客,同樣是街坊街里的打牙骹之地。這裡也是唯一一處,看見布達佩斯展露出笑容的一刻。

傳統 Bakery

布達佩斯也愛甜,大大小小的傳統 Bakery 絕對不能錯過。

0

Shares

Text by Andorina
Photo credit: Andorina《ELLE MEN》2014年6月號/Online Editor: Sze 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