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經濟不景,保着飯碗已經不易,加薪更是天方夜譚吧?其實如果有智有謀主動出擊,說不定能殺出重圍。一般打工仔加薪離不開主動向老闆提出、跳槽和「跳草裙舞」,究竟哪種方法最有效?哪種方法會招來「殺身之禍」?我們請來三位來自不同界別的老闆,以僱主的角度教教各位如何成功加薪又不失霸氣。

Charlie-旅遊網購站 Zuji香港區行政總裁
Jeffrey-澳洲會計師公會大中華區分會會長、黛安芬服務(亞太)有限公司東南亞區財務董事
Jacky-一勤Isaken廣告媒體創辦人

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Q:正所謂「魚唔過塘唔肥」,跳槽是加人工的捷徑,是真的嗎?

CHARLIE: 不一定過塘的魚才肥,要視乎每個人叫價能力,我聘請新員工時會以公司現職薪酬作為benchmark,再考慮求職者能力。因為跳槽而加薪,可能是技能上的差別,如現有的員工擅長A、B、C項技能,但求職者除了擅於A、B、C項,更擁有D、E、F項的絕技,考慮到對公司的發展,給予較高薪酬亦不奇。

JEFFREY:一間公司需要高薪外聘人手,很多時是因為公司內部沒有相關技能的人。以會計界來說,做過會計師樓的會計師。由於在行中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公司的帳目。而且對不斷更新的會計準則熟悉。容易受到商業機構的賞識。轉工時加幅自然較高。

JACKY:其實跳槽加薪是一個結果,而非原因。很多人都想跳槽,只是有實力的才能成功,而且叫價能力高,所以市場才有覺得「過江魚」較肥的感覺。

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Q:多久轉工一次才算密?

CHARLIE:打工仔兩年轉一次工已經算密,會了解背後原因,如跟舊公司能否融洽相處。不過,留在同一間公司太長亦未必是好事,如果十年做同一個職位,相信難有進步空間,除非工作性質有轉變。

JEFFREY:至少應該在一間公司工作兩至三年,因為剛入職幾個月通常是蜜月期,要好幾個月之後才會看到員工的長短處。另外,如果每次工作數個月便轉職,會令人擔心是否容易怕辛苦。

JACKY:兩年轉工多過兩次,已經覺得有問題。

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Q:如果不打算轉工,我應該如何開口要求加薪?入房剖白?電郵呈請還是眉目暗示?

CHARLIE:最好是面對面講,感覺比較坦誠,我會問員工值得加薪的理由,如果對方講得出自己的貢獻,自然成事。相信大部分老闆都不喜歡員工以暗示形式提出,因為會讓關係變得奇怪。一般最高加幅是20%,當然亦有個別成績出眾,加幅可達30%至40%。

JEFFREY:面對面談比較尊重,亦可以交流看法。其實暗示亦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例如在飯局中,提一下市場的薪酬情況及自己的期望等,都能夠引發老闆的注意。我會用三方面來衡量員工表現,包括能否按時完成工作、面對新改變能否適應、與其他員工的合作情況。

JACKY:我比較喜歡開門見山地談。其實我欣賞員工主動要求加薪,尤其銷售員,代表他們有guts,而如果能成功說服我,自然可以說服其他客人。一般會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成功,最高試過加薪三成。有時候大家會列出一些條件,例如要員工要在限期前開發一個新系統,誤差低於一些數字,之後我根據進展,分階段加薪

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Q:想加薪,「跳草裙舞」有沒有用?一旦給老闆拆穿,會否留下一個很差的印象?

CHARLIE:如果有心走,挽留都沒用。但面對一些人才,我會以朋友形式,跟他們分析去留的問題。在職場工作,金錢未必是最重要的,工作環境能否讓員工發揮所長、前途等都是考慮因素。

JEFFREY:越來越多電腦系統可以代替人手的工作打工仔在「跳舞」前,要想一下自己的工作性質是否難以取代。

JACKY:我一向在人手分配上都會小心處理,一個項目一般由兩至三人跟進,不會讓任何一個人的離開影響到運作,所以一般不會挽留想走的員工,因為覺得他們對公司缺乏忠誠。不過會先了解原因,如果轉職是為了學習新技能,便會挽留,並委以新工作

職場, 工作, 打工仔, 辦公室, 加薪, 升職, 上司

Q:經濟差,影響到行業環境嗎?逆市之下,打工仔要怎樣做才有機會加薪

CHARLIE:經濟差對各行業都有影響,但旅遊網站仍是蓬勃發展的行業,現時網上訂票只佔旅遊市場的10%,增長空間仍很大,所以表現好,加薪不困難。

JEFFREY:經濟差加上新的會計電腦系統普及,唯有分析性的會計人才才有望突圍,如財務策劃分析、財務總監,這類工種均是電腦難以取代。

JACKY:經濟差,不少客戶的廣告預算大減,相信100年內都難有好轉。但對有貢獻的員工,一定會加人工,因為職場如戰場,如果一個將軍在逆境中不斷戰勝,就值得獎賞。

0

Shares

Text by Harper, edited by Ode Sung, online edit: Seiki Pang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