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Photo credit: Fab Wong

視障女孩龍懷騫曾說:「我有一樣嘢比人哋叻,就係我唔怕黑。」而這班「唔怕黑」的視障人士首要克服的是可以安全上街,接觸人群,除了手杖,最好身邊有一個帶路「天使」。李苑甄(Edith)最近成功取得國際認可,成為唯一且首位在港受訓的導盲犬訓練員。人人都知,香港人多車多,而香港導盲犬訓練員卻人工低、責任重,比外國訓練員更受壓,但她卻堅持一直做下去,因為這份工意義太大。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你曾經緊 過他們的手杖嗎?

八隻經Edith受訓的導盲犬已進行服務,其中一隻名為Range,曾參與TVB劇集《陪着你走》,扮演戲份極重的「導生」一角,當時Edith一直在協助拍攝,提供專業意見。Range完成訓練,來到一個從來不用手杖的視障者家庭,視障者母親質疑:「這隻導盲犬真可以幫我兒子帶路?」她還偷偷跟Edith說兒子的情況:「他夜裡憑記憶摸路回家,一次又一次碰傷。儘管這樣還是不用手杖,因為怕被人標籤。」見兒子身上不時青一塊紫一塊,作為母親很是心痛。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後來完成整個配對訓練過程,Edith某日重返這個家庭,得到視障者母親一句說話:「我兒子再沒有撞傷過了。」就是這句簡單的話, 讓她不理經濟壓力,繼續當起導盲犬訓練員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陪她讀大學的導盲犬

導盲犬Yoyo由Edith當寄養家庭直到訓練,一直在其身邊,二人默契一流。這隻她最疼愛的導盲犬最後安排為一位二十多歲的視障女孩作指路明燈。「Yoyo是首隻進入大學校園的導盲犬,女孩最後進入了香港大學讀書,並得到奬學金,當時還是Yoyo帶她上台領奬。」女孩給Edith傳送一張領獎合照,一張照片立即讓這名導盲犬訓練員感動得不能言語。「每隻導盲犬都幫助了視障者走過人生很多重要時刻,他們最終也將導盲犬列入家人行列。」Edith默默地說。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每隻導盲犬都需經過長達一年的訓練過程,之後到達配對家庭還得經歷28天或更久的訓練過程,期間訓練員會讓導盲犬跟視障者乘搭所有交通工具,確保運作純熟。「直到視障者覺得跟導盲犬一起感到安全,才叫訓練完成。」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如果導盲犬讓視障者遇危險,那是誰的錯?

Edith稱,當導盲犬帶視障者上街時出意外,外間一般認為是導盲犬出錯。「就像最近有日本視障者帶着導盲犬出街時,跌落路軌死亡。儘管報道有提及當時是視障者走在導盲犬前面。我經常教導視障者:不可以走在導盲犬前面,那是大忌!永遠由牠帶路指引,如果狗隻停下來,一定不可以拉牠走,牠沒有向前走表示前方有危險。」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導盲犬早該要本土化

香港在1975年提供首次導盲犬服務,當時導盲犬由澳洲來港。然而該導盲犬離世後,視障者雖然要求再引進犬隻,但因香港沒有導盲犬配套服務而被拒,因此當時的視障者得重新學習使用手杖。因此,將導盲犬本土化是必然要做的事。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沒資金,哪來導盲犬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由主席張偉民先生(Raymond)創立,Edith稱當初成立,幫手的全是義工,連飯盒也買不起請一班義工食。「當時沒資金,也沒辦公地方,開會不是在Raymond家,就是在我家,連訓練的犬隻也是住在我家。」服務中心一直依靠市民募捐,資金不穩定。「幸好今年得到公益金撥款,我真希望將來有更多訓練員加入,讓更多導盲犬可以服務視障人士。」

視障人士, 導盲犬訓練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 寄養家庭, 導盲犬, 香港

成為寄養家庭,意義重大

William及Mei夫婦倆曾成為導盲犬寄養家庭,狗隻Holly由兩個月便住進他們家,相處一年以來,Holly由學會聽指令上廁所,到社會化,即不停帶牠逛商場坐交通工具,夫婦稱付出最多的是時間。「作為寄養家庭,付出心血比養一般犬隻更多,記得牠來的頭個月,我們倆都瘦了十磅!」Holly最近已順利畢業,被配對給視障女孩趙芷媛。「終於實踐了牠的使命,當我們第一次見Holly拖着芷媛時,既開心又感動。」從夫婦倆由衷的笑容看出,瘦十磅絕對值得。

0

Shares

Text by Meilian Lee
Photo credit: Fab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