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家居:Emilio Pucci 的色彩皇宮

Photo credit: Ivan Terestchenko/《ELLE Deco》2005年7月號

Emilio Pucci的女兒 Laudomia Pucci 延續父親的色彩和圖案王國, 在意大利和國際時裝界地位依然顯赫。懂得享受生活的 Laudomia,跟家人居於家族在佛羅倫斯的 Palazzo Pucci宮殿裡, 過著童話式的生活,承襲繽紛的色彩夢。

(下續)

丈夫雖然以羅馬為工作基地,但幸運的 Laudomia Pucci 就和子女長居於Palazzo Pucci,周末才跟丈夫在此共聚。這宮殿位於佛羅倫斯的 Via Dei Pucci,佔了整整一條街的位置,可見 Pucci 家族在意大利的地位。

Laudomia 說:「多位教宗和各地皇族的要員都曾到這裡來。」她續說:「我的父親 Emilio Pucci 就代表顏色和細節。他十分勤勞,我在他身上學會很多工作的操守。」

這座建於十五世紀的宮殿也是 Emilio Pucci 長大的地方。

(按下圖看其室內設計

(「手機版」請返回最上圖片,並以手指向左右滑動)

更多精彩內容:

>>時裝大師 Dolce & Gabbana 瑰麗大宅

>>矜貴霸氣!Roberto Cavalli 傢具系列

>>走進設計師的家:The Perfect Palette

>>華麗派對!頂級設計師的節慶餐桌佈置

>>佈置時尚家居!Marimekko 2014 春夏圖案

Laudomia 珍藏的這本書, 結集了Emilio Pucci珍貴的手稿。

這位傳奇的品牌創辦人並沒有接受過任何時裝設計訓練,但就曾於意大利空軍接受飛行員培訓。1947年,一名時裝攝影師拍攝了一張 Emilio Pucci 滑雪時的快照,當時他正穿著自己設計的服裝。

照片發表後,查問這滑雪服的人蜂擁而至,Emilio Pucci更被稱為「Prince of Prints」。

Pucci 布的樣版給繫於門把手上, 可見 Pucci 的盾形紋章。

隨後數十年,他著名的圖案和色彩出現在鞋子、圍巾、比堅尼泳衣上。

「阿波羅十五號」航天飛機上的宇航員,甚至把一面 Pucci 旗帶到月球!

今天,Laudomia 和她的家人多於宮殿的最高層活動,這裡也是她小時候的私人空間。她說:「Palazzo Pucci一代傳一代,到了我第一個孩子出生以後,我決定把宮殿改造,使這裡更舒適。我希望這裡充滿和諧的氣氛,讓孩子住得寫意。」 

牆後面隱藏著很多壁畫

她刻意在這層建造一個家庭空間,包括一個偌大的起居室和一個兒童遊戲室,遊戲室地上鋪了 Pucci 地氈,供孩子們在上面開心地玩耍。

「這 Pucci 地氈和室內的古董及現代家具相配得很完美;一張地氈真的可以使房間看來很不一樣!」

Laudomia 讚嘆地說。「父親設計的印花,令整張地氈生色不少。我想,如果他在牆上畫畫,或許早已成為意大利的 Andy Warhol!」

在地面層的公眾入口處,擺放了 Cappellini 出品、Patrick Norguet 設計的 「River Droite」椅子和沙發,用料當然來自 Pucci。地上還鋪著一張Pucci「Hawaii」 地氈。這樣的對照並沒有和牆上原有的壁畫互相抵觸。Laudomia 說:「多次修繕宮殿時,我們把牆上的油漆褪掉,漸漸發現後面隱藏著很多壁畫。」

名為「Piano Nobile」出口玻璃門上印有Emilio Pucci 的簡稱,門把有 Pucci 的盾形紋章。

Pucci 宮殿的一樓名為「Piano Nobile」,家族傳統和城市歷史無處不在。

玻璃門上印有 Emilio Pucci 的簡稱、青銅門把手裝飾了 Pucci 的盾形紋章、地板上鋪著五十年代的 Pucci 地氈、 牆上就裝飾著 600 多名藝術家的畫作、天花板上則是十八世紀早期壁畫。Laudomia 指出:「在拿破崙時期,我的祖父是佛羅倫斯的市長,拿破崙曾送他一整套家具!」這套家具就放在她祖母在二樓的起居廳。 儘管宮殿仍是家族歷史的明證,Laudomia 仍認為這裡不止於此,而是應該變化萬千和充滿活力。

「幾個世紀以來,家族成員一直修繕和改建這裡,這也就是 Palazzo Pucci 依然保持活力的原因。」她解釋說。

會議室放著家族前人的畫像。重要決定也在這裡進行。地上的地氈名為「Punte」。

在這裡,過去和現在給完美地統一起來:法國設計名家 Philippe Starck 和 Christian Liaigre 設計的現代家具,安然擺放在文藝復興時期、巴洛克時期以及新古典主義時期的家具旁。氣勢輝煌的宴會廳過去用來舉辦大型宴會, 現在就經常用來辦時裝表演。

家族的無價藝術藏品都放在主廳裡, 當中的家族前人畫像跟古董 Murano 玻璃吊燈相映成趣。

Laudomia 還將通往屋頂的陳列廊,髹漆了跟屋頂古老陶瓦相同的淺橙色。「這樣使室內和室外的界線顯得模糊,自己好像居住在戶外一樣,感覺很自由。」 問及Laudomia 住在宮殿的感覺,她說:「小時候,覺得一切是那麼平常。但在某程度上,你會意識到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機會。」

Pucci 時裝展常常在這Grand Room 舉行。

Pucci 時裝展常常在這Grand Room 舉行,房間內的椅子和桌面都用上世代相傳的 Pucci 布包覆。門上方的大理石半身像被漆上明亮的色彩,因為Emilio Pucci 認為這半身像的色彩看起來不夠鮮明。

一個人體模特兒穿著2004年Pucci 春夏發表的印花薄軟綢服裝,坐在Pucci 絲廠製的古式絲絨沙發上。

一個人體模特兒穿著2004年Pucci 春夏發表的印花薄軟綢服裝,坐在Pucci 絲廠製的古式絲絨沙發上。

這工作室充滿色彩和活力,是品牌新意思的來源。Murano 水晶燈來自威尼斯。

這工作室充滿色彩和活力,是品牌新意思的來源。Murano 水晶燈來自威尼斯。

Emilio Pucci 的辦公室椅子

面對著Laudomia 辦公室的這張椅子原為 Emilio Pucci 所擁有,上面放著 Pucci 的設計簿。

意大利建築師 Gae Aulenti 設計的摺椅,在時裝表演和重要場合時大派用場。

意大利建築師 Gae Aulenti 設計的摺椅,在時裝表演和重要場合時大派用場。

Laudomia 的衣櫥

Laudomia不單單穿 Pucci 的出品,還有在國外尋覓珍品。

「我喜歡在紐約買衣服,然後混合搭配,以取得不尋常的效果。」她說。「但是我還是喜歡穿Pucci 的服裝,因為它讓我感覺魅力十足。」椅墊用名為「Quadrattini」的Pucci 印花布製成,這種布和赤陶土地磚很相配。

獨特的藍色,可與赤陶土地磚和木橫樑搭配得十分完美。

Laudomia 的臥室位於三樓。一次到俄羅斯的旅程,教她發現這種獨特的藍色,可與赤陶土地磚和木橫樑搭配得十分完美,給整個房間一種新鮮感。床和地氈也見證著 Pucci 的歷史。

在陽台上飽覽佛羅倫斯最好的景致

在陽台上可以飽覽米高安哲羅設計的 Duomo Santa Maria。

Laudomia說;「我大概擁有佛羅倫斯最好的景致吧!」

孩子多在他們專用的廚房用餐,桌上鋪上名為「Toile-cirée」的六十年代Pucci布。

孩子多在他們專用的廚房用餐,桌上鋪上名為「Toile-cirée」的六十年代Pucci布。

Laudomia Pucci 和她的女兒 Larissa和 Tancredi。

Laudomia Pucci 和她的女兒 Larissa和 Tancredi。

0

Shares

Text by Text:Joshua Taub/Rhonda Yung/Translation: 冰冰/Online Editor:Sze Chow
Photo credit: Ivan Terestchenko/《ELLE Deco》2005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