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藝術,插畫,謝曬皮,文地,Carrie Chau

Photo credit: Daniel Ho & Gareth Gay 《ELLE》2014 年 10 月號

以往我們看王澤、馬榮成、黎達達榮、小克,如今我們看謝曬皮、Plastic Thing、文地、夢特嬌全、Carrie Chau……柔性力量在畫壇湧現,蓄勢待發。 

她們用畫框框住無邊的世界,她們的快樂、哀愁、無奈、自嘲、小聰明、世界觀,都呈現在畫裡。

這群女生有話要說,採取的策略是無聲勝有聲,取得你我的共鳴。

今期《ELLE》採訪多位人氣急升女插畫師,其中五位並特別繪畫她們「眼中的香港女生」, 作品看似是她們的自畫像,會不會也是你的寫照?

創作就是這麼一回事,互相啟發,一代傳一代。九位女畫師的養分正好是來自不同的畫師。她們成長時期的心愛作品,或許亦陪伴你與我成長。

(按下圖看女畫師們的專訪)

更多精彩新聞:

>>生日嘉年華!Hello Kitty Go Around 展覽

>>柔美的繡球花!LOVERAMICS 骨瓷餐具系列

>>維多利亞式古典!Zara Home 2014 秋冬家具系列

>>周末鬆一鬆!可愛寵物 Cafe 介紹

Carrie Chau 眼中的香港女生

自懂得執筆便會畫畫的 Carrie Chau, 在 2004 年正式以畫家身份在香港畫壇出道,很快便冒起成當紅畫家。在「盲頭烏蠅」及 「黑羊」系列大受歡迎之際, 她退下火線,抹掉過去的商業味, 今天畫的更貼近人心。

Carrie 眼中的香港女生:「每一位都風格不一,無所謂,善良最重要。我希望大家都快樂健康,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Carrie Chau :「人總有開心和不開心的一面」

顏色暗沉但畫面豐富,線條幼細但筆觸極富質感,Carrie 的畫風獨特, 畫中人物角色鮮明,頭上長兩角的小黑羊、 圓面大眼帶詭異微笑的女生,生在 80 後的男女青年無人不識,喚不出名字來但看着也眼熟吧。

Carrie 一畫十年,從過去只為推出布袋、玩具、磁石等產品,到今天只畫喜歡的,畫風不變但更多人性黑暗面,以 襯托出快樂。 「因為工作問題和壓力,我在 2010 年開 始病,情緒很差,身體水腫,所以辭掉工作花了大半花時間旅行。我的情緒一向都很飄忽不定,時常往極端去走,畫畫於我來說是情緒的一個出口,我的畫有很多重重複複的 圖案,畫這些圖案可以讓我情緒穩定下來。 以前受僱於設計公司時,畫的都是一面倒開心的公仔,但人不是這樣的,總有開心和不開心的一面,因此,現在我畫更多人性的 dark side、更多抒發個人感受的東西。」

Carrie:「留空間給 audience 思考」

當年沒有 Social media 的力量,Carrie 的畫作也廣為人認識。

作為社會的一分子,Carrie 深知一件在公眾展示的作品是有社會責任的。

「我沒資格去教育大家,只希望可以看到我畫作的男男女女可以有一些新領悟或看法。就像剛過去在金鐘太古廣場展出的《大象巡遊》展覧,我為 The Asia Elephant Foundation 創作了名為『躲藏的人與大象』的大象雕塑,靈感源自佛家故事『盲人摸象』:大象上有一幅厚布,厚布下藏了一個人,人兒拿着葵扇及麻繩,寓意人們躲在黑暗裡便會誤以為葵扇是象耳、麻繩是象尾……如果拿走厚布,人人點起蠟燭,便可看清大象及事實的真面目。對大象也好,對社會大小問題也好,很多人都一知半解便下定論,以偏概全。我在象身題了首小詩,成為我對這創作主題的文字詮釋。我不會畫公仔畫出腸,還是留些空間給 audience 思考吧。」

Carrie 時常強調自己的藝術作品不應批判事物,譬如人人在說的港女、沒女,Carrie 覺得女生有權選擇自己的風格,又哪到旁人指點、評頭品足,只要善良便好。

創作 10 問 10 答

1.通常何時進行創作?
隨時。

2.有沒有一條創作方程式?
平時靈感到會寫下,儲了足夠靈感便可作畫。

3.喜歡的顏色?
藍色裡的 Royal blue。

4.在藝術界的偶像?
我喜歡 Vincent van Gogh 黑暗的一面,也愛奈良美智畫了多年仍不減童心童趣。

5.創作時喜歡聽音樂嗎?
以前要在私密的空間裡創作,現在更喜歡與朋友art jam,能接受聽音樂的。

6.作畫時害怕被打擾嗎?
很怕,因為我難以集中精神,例如小貓走過來,我便會跟牠玩忘記畫畫。

7.是否認同靈感迸發一說?
當然。

8.無法思考要找靈感時會做甚麼?
那就甚麼都不做,不會特意去找靈感,做些輕鬆、想做的事。

9.賺最多錢的一部作品/一個project是甚麼?
這樣說吧,以前我是受僱於設計公司的,現在自僱,賺得的錢是100﹪屬於自己的。

10.滿足感最多的一部作品是甚麼?原因?
正在創作的「Game of Life」系列,因為這是完全忠於自己的作品。

Carrie Chau

中文名字鄒蘊盈,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後負笈英國進修,修畢 Visual Communication 後,回港曾任時裝 Merchandiser,後來在2004年正式任全職畫家,曾辦《Black Sheep》及《Indigo Child》等大型畫展。

2010 年脫離舊公司, 現專心創作由心出發的作品,為商業品牌 如 Adidas、Ecco,以及小母牛及Elephane Parade等慈善機創作,也在籌備來年的個 人畫展。

夢特嬌全眼中的香港女生

這位形容自己「愛做夢、懶特別、恃寵生嬌(滴滴)」的女生,曾經和病魔糾纏、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痛苦經歷,啟發了她的藝術生命。

又見阿全,和一年多前相比,她更加健壯,踩山地車、揹大書包、穿一件滿是螃蟹在橫行霸道的男式襯衫,清秀的臉龐呈現出一種被太陽曬過的紅撲撲顏色,不變的是那慢悠悠的說話方式背後的篤定與沉穩。

她是一位插畫師,作品的主人翁通常不會笑,調子在繽紛與灰色之間搖擺,但無論是哪一種的調子,統統都滲透着死亡的氣息。阿全笑說自己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做夢,夢中稀奇古怪的畫面醒了之後就變成紙上的畫作。這些作品其實是她的抒情日記。

眼前這個充滿朝氣的阿全,曾經是個癌症病人,經歷了長達一年的化療和電療,吃盡苦頭,甚至還曾經被安排住進給重症患者的寧養病房。上天眷顧夢特嬌全,她撿回一條命。康復後,阿全出版了日記繪本《愈痛愈美麗》記錄自己的治療經歷,作品獲劇團「三角關係」改編為舞台劇,自那時起,她慢慢走進了公眾的視線。

她對於自己作品的看法是:「與其說我的畫風黑暗,其實只不過把一件事情說得『入少少』,花盛開了就會凋謝,美麗蝴蝶的前身是醜陋的毛毛蟲,只有當你認識到自己是會死的,才會更開心地生存。人生好像上學一樣,葬禮便是最後的畢業禮。」

創作 10 問 10 答

1.通常何時進行創作?
我每天睡覺都會發很多夢,早上起床來就把它們畫出來。

2.有沒有一條創作方程式?
隨身帶一個小本子,一想到甚麼就畫出來作為備用素材。

3.喜歡的顏色?
黑與白,簡單又深沉,只需要黑白就能創作出許多畫面。

4.在藝術界的偶像?
卡夫卡,他是一個用文字來畫畫的人。動畫製作人Bill Plympton對我的啟發也很大,他的動畫讓我明白動畫不只是迪士尼和宮崎駿。

5.創作時喜歡聽音樂嗎?
喜歡,我愛聽北歐風格的音樂,有令人身處森林的感覺。

6.作畫時害怕被打擾嗎?
有點,但現在製作動畫一定要去studio裡,所以也沒有辦法。(夢特嬌全的男友阿龍是樂隊經理人,所以studio裡面常年吵鬧)。

7.是否認同靈感迸發一說?
有時去海邊散步,或者和熟悉的咖啡店老闆聊天,都令人靈感迸發。

8.無法思考要找靈感時會做甚麼?
看《聖經》,看歷史書,看電影,試着把自己放低。

9.賺最多錢的一部作品/一個 project 是甚麼?
9月底上映的、為香港防癌會做的動畫
短片《Before Dying》,前後做了大約半年時間。

10.滿足感最多的一部作品是甚麼?原因?
半自傳作品《愈痛愈美麗》,記錄我生病的經歷,是一個影響了我一生的作品。

夢特嬌全

原名全湛玉,自小喜歡繪畫,2005 年證實患上第三期鼻咽癌。

康復後出版治療日記繪本 《愈痛愈美麗》,作品獲劇團「三角關係」改編為舞台劇。康復後曾於香港防癌會工作,致力推廣防癌訊息,及以過來人身份,鼓勵病 人勇敢抗病。其後多次參與電台製作,亦與不同機構、商業品牌合作。近年致力個人動畫短片創作,作品《大坑的貓世界》、《麵粉八十載》及《Little York 》。

謝曬皮眼中的香港女生

兩年前,剛入職場不久的 Jasmine,工作無聊壓力又大,畫了一幅「謝曬皮」自畫像而成名。謝曬皮,是一個口沒遮攔,對甚麼都有意見,不知道拐彎抹角,樂於發表看法,更會講粗口的香港女生,細膩而時時自嘲,描畫這數不盡的大城小事。

謝曬皮眼中的香港女生:「多數勇於表態,敢於追求。我們知道自己一出生就與眾不同。哪管你喜歡韓式化妝、我喜歡樸素的文青造型、她喜歡男性化打扮,我們都有自由信念,海闊天空的思想,表達自己的勇氣,這是香港女孩應該引以為傲的特質。」

謝曬皮:「不是一個虛構出來的人物,她就是我本人」

雙下巴、One length 頭的醜樣女仔「謝曬皮」,「不是一個虛構出來的人物,她就是我本人」,眼前斯斯文文的 Jasmine 笑說,自己卸了妝以後就是那副模樣。 這從小愛畫畫,大學讀藝術系的女生,畢業後加入時裝品牌做 Visual Merchandiser, 本來以為可以大展身手,後來才知道所有的設計都由外國設計師制訂好,自己名義上是設計師,實際上的工作繁重卻無聊至極。日日放工「謝曬皮」,名字就是這樣來的。」

謝曬皮的成名源於她在 Facebook 上貼出的一幅關於中學集體回憶的作品,一個上 堂偷聽 mp3 的女生,畫面裡的 Superlover、 beamsboy 和 MK 髻引起眾多80、90後女生的共鳴。

從吸引同齡人開始,慢慢地 Jasmine 發現自己的粉絲群層次開始變得更加豐富:「最近去參加大哥婚禮,發現自己都有不少潛在的中坑市場。」 

許多網友都相信畫風麻甩的謝曬皮是 「高登妹」。問她是不是,「我當然是了!咦,不對,正宗高登妹要否認自己是高登妹的,所以我不承認,哈哈!」

謝曬皮的畫作採用大量高登素材,她筆下的保險細路、忘了愛、 阿源、燦神,浮生百態令人發笑,因為作品貼近生活,Jasmine 每天都收到網友私信分享 生活點滴。「當你笑了以後能若有所思點甚麼,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她說。 

現在已經全職做插畫師,關於如何商業化,Jasmine 想得很明白:「大家上facebook 看你的作品是尋求 pleasure,如果看到廣告一定不開心,當讀者對你失望,你的聲譽也就沒有了。」收入來源主要還是廣告,但是無趣的客戶一定不接,謝曬皮這個港女,現實但並不唯利是圖;搞笑之餘,還得有點思想。 明年 Jasmine將赴倫敦學習插畫,「人生最開心的是讀書和學新東西。」,謝曬皮說自己從小到大都喜歡畫畫,但是時至今日卻還沒有找到自己的 Style,所以要學習插畫,為讀者帶來更好的作品。

創作 10 問 10 答

1.通常何時進行創作?
我平時在家工作,通常晚上12點睡覺,早上11點起身,一天畫足12個小時。我覺得人應該每天都對自己說:「我沒有甚麼時間剩」,成功都是靠運氣,而失敗絕對是因為懶。

2.有沒有一條創作方程式?
閱讀睡覺閱讀,閱讀能給我很多啟發和靈感,我這個人沒甚麼邏輯,而理解邏輯才能產生新的想法。

3.喜歡的顏色?
Earth tone,平時穿衣服也是!

4.在藝術界的偶像?
豐子愷,他的畫都是人間小事,有種淡淡的喜悅。

5.創作時喜歡聽音樂嗎?
喜歡,最近在聽Stone Roses和坂本龍一。

6.作畫時害怕被打擾嗎?
一定不能被打擾。

7.是否認同靈感迸發一說?
認同,靈感產生源於生活。

8..無法思考要找靈感時會做甚麼?
還在尋找方法中,很難保持時刻都開心的狀態。

9.賺最多錢的一部作品/一個 project 是甚麼?
一個用謝曬皮作產品包裝的項目。

10.滿足感最多的一部作品是甚麼?原因?
這個和投入程度有關係,最近我和一個商場合作,會在萬聖節推出謝曬皮系列的裝飾,想想當喜歡謝曬皮的人走進商場……令人激動!

謝晒皮

Jasmine Tse,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2012 年 11 月成立 facebook page,累積近10萬粉絲。2013 年5 月推出手機攝影程 式「Tse Sai Pei」,迄今發表了三本圖文作品 《我活着就是罪》,《毒自去偷歡之泰晤士河畔》和《一舊舊舊》。現定期為《Am730》、 Yahoo、Menclub、Beauty Exchange、 Roadshow、HMVideal 及《熱血少年周刊》 繪畫專欄。

Plastic Thing 眼中的香港女生

Plastic Thing 出道短短一年多,創作了最廣為人知的女神角色「飯冰冰」,

以幽默抵死的畫風及文字,畫出「膠人膠事」,引起大家共鳴。

從描繪外在打扮到生活百態,道盡港女真性情。

Plastic Thing 眼中的香港女生「香港女生個個獨特。在我眼中每個女人、每種 style 都有不同的美態,美並不是只得一個標準 、一種模式。」

Plastic Thing:「解構香港女性」

這位長髮飄飄、說話帶娃娃音的可愛女生,至今已推出兩本畫集,在網絡大受歡迎,facebook 集結超過 18 萬粉絲。她唸大學時主修藝術,筆下的「公仔」則非常「卡通」,主角主要是一位——「女神」。

女神以瘋狂自拍為己任,具備長髮、大眼、瓜子臉、間尺鼻、櫻桃小嘴與事業線。如果你也想成為女神,但先天有所虧欠,怎麼辦?Plastic Thing 透過圖畫提示你,不妨用「自拍神器」改「圖」換面。

「我在網上 follow 了很多『女神』,發現她們有不少有趣的共通點,於是用自己的插畫及文字,誇張地表達出來。」

從「女神」到「女漢子」進一步解構女神角色,每一個細節都是某些香港女性的寫照。這位女神喜愛瘋狂購物,可是購物後又「呻窮」;喜歡在社交網頁上載名牌手袋的照片,絕技是「曬而不囂」;外出的時候總會悉心打扮,誰知家裡亂得一團糟,沒人看見時只想頹廢過生活;擅於「精人出口」的收兵技巧,運用語言「偽」術令周遭男性或宅男網友對她神魂顛倒,大獻殷勤。她平日漂漂亮亮,可是忙匆匆不打扮的時候會打回原形——一名粗獷平凡的「女漢子」!

此外,透過其作品可發現,Plastic Thing 對香港女性千篇一律的妝扮似乎亦甚有意見。創作之中,亦有一些化韓妝、畫一字眉、披上健康性感「偽 ABC」衣着的角色,反映現今香港人都愛一窩蜂趕潮流,而她坦言自己一向喜歡研究化妝與時裝,「香港女性的打扮沒有問題,喜歡穿甚麼也不到別人控制。我創作這類題材,不是想判斷對與錯,而是想引起人們思考,是否真正喜歡這種風格?還是純粹出於跟風跟潮流的心態。」

她說 Plastic Thing 這名字是廣東話的直譯,擺明車馬從一開始要諷盡社會上女生光怪陸離的一面,沒有惹人討厭,相反,博得十多萬人哈哈大笑。除了因為用色繽紛討喜,或許還因為——她真的說中了!

創作 10 問 10 答

1.通常何時進行創作?
基本上每日起碼有四、五小時在家中創作,深宵時分最能專注,因不受外界打擾。

2.有沒有一條創作方程式?
先有故事靈感,再構思如何在畫面上表達,通常落筆時已有明確的結構。

3.喜歡的顏色?
白色,感覺很舒服,配搭任何顏色也可,我有很多白色衣服。白色給我很多想像空間,如心情好時,眼中的白色很pure,傷心時,覺得白色很sad。

4.在藝術界的偶像?
美國街頭繪畫藝術家Keith Haring,我喜歡其粗線條畫風,他把街頭藝術登上大雅之堂,畫作帶出和平、反毒的訊息。另一位是我的恩師黃照達,他鼓勵我開設專頁分享創作,很感激他。

5.創作時喜歡聽音樂嗎?
構思故事時一定要靜,動筆繪畫時才聽一些抒情音樂。

6.作畫時害怕被打擾嗎?
有點怕,但不會去到要關掉手機的地步。

7.是否認同靈感迸發一說?
是,靈感會突然之間湧現。

8.無法思考要找靈感時會做甚麼?
走到街上觀察人群,或約朋友去旺角、尖沙嘴行街看人。一個人時會到海邊散步,或攤在床上。

9.賺最多錢的一部作品/一個project是甚麼?
這個不可以透露呀!

10.滿足感最多的一部作品是甚麼?原因?
最新作品《女神育成手冊》,因很多讀者看後會在 facebook tag 我,又或是模仿書中的內容自拍,這些互動令我很開心。

Plastic Thing

本名葉欣,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畢業,2013年成立 Plastic Thing(「膠嘢」)專頁,累積18萬likes,與科技公司Cossip Girl 合作推出名為「Cossip」的手機美容程式,成為股東兼創作總監。現定期為 Yahoo 網頁及《100毛》雜誌繪畫專欄。首本作品《Plastic Thing 之多多指膠》入圍第一屆「香港金閱獎」,今年7月推出新作《女神育成手冊》。

文地眼中的香港女生

文地的筆底下有一些定律,比如愛情會令人抓狂,辦公室裡總有人開小差,養貓的人都是貓奴。生活裡有許多無奈,但換個角度看,識得笑,其實好好笑。

文地眼中的香港女生:「時而獨立,時而軟弱,最好不用逞強。誰不想被男人愛惜?這種交戰不斷,沒完沒了!」

文地:「分享生活裡的小煩惱」

苦中作樂,是文地作品的其中一個重要成分,然而她的筆調並不沉重,相反,通過簡單的線條、淡淡的用色,把煩惱以雲淡風輕的方式呈現,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懂得抽身回望,倒是很好的調劑。

「我描繪的事情很瑣碎,例如辦公室裡人性的弱點、愛侶之間的摩擦,都是生活裡的小煩惱。但我認為是有意義的,是積極的。我希望告訴大家人人都在面對這些無奈,不只你一個,不用看不開,大家一起開心工作,開心生活。」

這一份「你並不孤單」的感覺為她凝聚了一批女讀者。「許多20至30歲的女讀者會來信說我的故事很有共鳴。她們甚至把我當成信箱夫人,向我訴說感情煩惱。」

輕鬆的調子,亦成為許多讀者情緒的出口。曾經有四、五個患情緒病的讀者,看完她的書後感到舒緩。又有男讀者請她畫一幅畫,開解患抑鬱症想自殺的妹妹。此外,有末期乳癌的女病人去信表示,文地的作品讓她在痛苦的日子仍然懂得笑。

文地說:「我很高興我的書令他們開心過。」解構其畫風,她選擇以簡單的線條畫畫,覺得這種表達方式最厲害。

「小時候仰慕王司馬,他畫的《牛仔》四格漫畫完全沒有對白,但令人明白,有時候甚至覺得很溫馨。」畫面只採用最基本的大地色系,這是她給大家的「底色」,「其他繽紛的顏色該由每個人自行填上。」

內容方面,文地遺傳了父親冷面笑匠的本色,加上對人際關係敏感,遇到小小事情都會浮想聯翩,最喜歡觀察人的表情,甚至經常對鏡自畫,總總加起來,形成了她的獨特風格。

文地不曾學畫畫,大學唸傳理系的廣告公關,曾經在廣告公司與雜誌社撰稿,其間順道為雜誌社畫插圖,四年前才脫離打工仔行列,專心繪畫創作。回想剛踏足畫壇的時候,女插畫師寥寥可數,反觀近年冒出一批生力軍。文地認為,這是因為女生有話要說:「越來越多女生想表達自己,以往甚少媒介替她們發聲,現在她們可乘互聯網之便,手繪和發表自己的觀點,何樂而不為?這亦反映女生越來越大膽,好比謝曬皮,在畫作裡『爆粗』,以往怎麼可能?」

文地

文地,原名Mandy Kwong(中文名保密),又因畫貓稱「文地貓」, 著作繁多,2006年推出首本繪本《他她牠的床》後,陸續推出《 他她牠跳上床》、《他她牠捉迷藏》等七本「他她牠」系列 。她為報章雜誌繪畫的辦公室系列亦大受歡迎,先後結集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搖搖擺擺》共四本著作。

0

Shares

Text by ELLE Features Team & Candy Woo / Online Editor: Sze Chow
Photo credit: Daniel Ho & Gareth Gay 《ELLE》2014 年 10 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