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Leungmo

短髮美女為數不少,但去到剷至五毫米至七毫米的skinhead,世人還懂得欣賞它的美嗎?從事電影劇照的Quist Tsang揚言,剃頭不是因為一個「型」字而去剃,而是本質的意義。「Skinhead不是一種潮流,而是是對生命的一種表現,代表了重生。」

十多歲時,Quist已經想鏟青,但最終沒實行,她一直覺得自己的顎骨很寬,有一張包包臉,試過不太合適的短髮,最終又變回長髮。「我經常轉不同髮型及髮色,只差dreadlocks(雷鬼辮子頭)沒玩過,既然甚麼都試過,不如shave吧。我覺得每轉一個髮型,就是一個新開始,髮型能代表一個人的生活態度,髮色不同,別人對你的觀感及態度都有所不同。」

去年夏天,她在朋友的半慫恿下剪掉長髮,剩下一頭刺手的髮型。「不用再去salon等三小時剪頭髮,夏天熱到死就直接往商場廁所去沖頭,很爽。涼風吹過,雨水滴在頭皮的感覺,你沒試過永遠不會感受到。」她甚至下微雨不帶傘,說雨點滴下來就像按摩。

https://www.instagram.com/p/BOh2l-Pj25h/?taken-by=quistography

這次隨心所欲的剃頭為她帶來很多驚喜,新髮型亦開啟了一個全新的人生態度。「很清晰自己的想法,人變得非常明確,予人感覺是一個專注而直接的人。」Skinhead完全符合她的整體個性。世人對女生鏟青多少帶有性別歧視,除了跟美脫鉤,還惹來TB的誤解;但Quist揚言自己本質還是一個女生,會穿裙、化妝,片場的工作人員仍舊當她是小女生,她替金城武拍劇照時更難免會興奮異常,萬般期待。

https://www.instagram.com/p/BNQ5dCmDEtV/?taken-by=quistography

這個髮型更吸引外籍人士

這個非主流的髮型也鬧過不少笑話,因Quist只吃魚跟素食,其母難免常說她做尼姑,有時甚至搭的士,司機也會莫名奇妙地「開導」她重返正軌。「對方會說:『你這樣可沒男仔追你呢!』我只好回答:『如果他懂得欣賞我,無論甚麼髮型他都會喜歡。再者,這種髮型就更加顯示到他對我的真愛。』」事實上,有朋友甚至認為鏟青後的她更性感。「還多了外籍人『撩』,紅唇加skinhead,給他們感覺有點嬉皮。」在外國男性眼中,Quist的髮型是美麗而富個性的,但在大多數香港男性眼中,skinhead女生絕非平易近人,更遑論美感。

https://www.instagram.com/p/BOynIw8jUV5/?taken-by=quistography

Skinhead女生一般都是爽直的,Quist也認同,並認為她們通常不太着重外表,無論化妝、衣着都以舒服為主。「我們很少有表現自己美態的欲望,胖了嗎,就穿鬆身一點的衣服好了。Skinhead的美是原始的,讓人活得更真實。比方說長髮時得盡量對陌生人保持微笑,但現在的我是喜歡笑就笑,不想笑時也不會勉強自己去迎合這個世界。」而這個髮型,本該就是以這種真實去處世。Quist認為外表的美麗可以靠修飾得來,唯有內在美永遠作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