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墨專欄:字貌協會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編輯提議我以男神為題寫一篇。本來我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想想在美顏P圖當道的年代,隨便一個外表稍為比較好的都被稱為男神,那些真男神恐怕已成為瀕臨絕種動物,在這危急存亡之秋,又不妨略出綿力作些保育工作。 

所謂男神,應該是比「偶像」、「白馬王子」 更高級地存在

所謂男神,應該是比「偶像」、「白馬王子」 更高級地存在,以前大眾女性喜歡的男神圖騰, 大概在梁朝偉、吳彥祖、金城武為核心指標,後來經過一番韓流洗刷,大量小鮮肉湧現,讓一眾少女們害羞得不要不要的,加上女性平權初長成,昔日男神高高在上的情操,似乎已經有點不合時宜。 

界定男神的標準,大概是從外表、舉止、才學、職業等等

界定男神的標準,大概是從外表、舉止、才學、職業等等來作分界線,在那些年尚未有社交媒體的時候,如何找到你心目中的那位男神? 記得在我剛讀中學時,學校很鼓勵高年班學生寫信給初入學的師弟妹,互相認識之餘又可以交流生活,說說八卦,我們親切地稱這類朋友為「筆友」。一紙一筆一世界,那個時候,我們會為了挑選一本好看的信紙翻遍了文具店,為了等一封回信而牽腸掛肚,這種你來我往的期待,既陌生又熟悉的距離感,讓一切都變得如此懵懂而美好。

懷着好奇忐忑的心情

懷着好奇忐忑的心情,我收到第一封信, 那是一位比我大三年的師兄,雖然剛開始的對話大家都比較拘謹,也沒有很多話說,我只知道他熱愛讀書,也喜歡打乒乓球,聽起來也很普通,不過重點是,他的字迹有着一股靈動秀氣,更貼心的是,他每次都會在信封裡多放一枚全新的郵票,用現在的話就是暖男無誤了吧。

在不能以外表獲得青睞的年代

在不能以外表獲得青睞的年代,字迹大概就成了你唯一的「顏值」,而作為一位「字貌協會」會員,對寫得一手好字的人有種無法抗拒的莫名好感。為了增加字的顏值,我也開始練起硬筆字來,與練毛筆書法不同,硬筆字的技巧相對簡單,無非就是先練結構再練運筆,沒有提按調峰的複雜,日復一日,慢慢就變得五官端正,畢竟漂亮的字「襟老」過人好多。 

中國人的神龍,就見首不見尾

中國人的神龍,就見首不見尾;鳳毛麟角,世上難求。一個神字,從來都超越現實,靠的不是抽象,不是具象,更不是頭像,是想像! 雖然最後大家也沒勇氣交換照片,不曾見面,只是在字裡行間,幻想對方的美好,也因為這份距離,你會分外珍惜這一紙之情。在這快餐文化的年代,手機、電腦、一切便捷的媒體工具代替了我們的筆,同時也快速的消費了我們的感情。大家常開玩笑: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愛情的巨輪說沉就沉,好些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呢。 

周國平曾說過:「記憶是一種加工

周國平曾說過:「記憶是一種加工,一件往事經過不斷回憶,也就是不斷加工,早已面目全非了。」我相信,美好的東西只要能夠存一點幻想,留兩分空白,我們才有機會找到自己靈魂深處的終極男神。因為那個他不會是選擇題中的 A、B、C、D、E;那個他只會是我們獨家想像的自由創作,固然天馬行空,起碼千年一遇,但如李商隱的詩、莫奈的畫,那朦朧的低解像,總帶着一縷莫名其妙的遐想。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百裡挑一」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百裡挑一」就是這種非現實的執着和要求,才能拼貼創造出神樣的靈氣,作為創作人,我永遠喜歡幻想和冒險,多過現實和計算,字由心生,由字知人,追求一點腹有詩書氣自華,不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