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專欄: 舊或新都不緊要
Photo Credit: 豆瓣《延禧攻略》劇照、《半澤直樹》劇照、ViuTV

老實的說吧,你我根本不是需要新的東西。 最近大家在討論的,不論是大台或是小台的電視節目,都是悶得發慌的東西。一邊是宮闈劇,當中的女人,每一個人都說自己要做好人,但每一個都好像有時候要「迫不得已」 的做壞人。另一邊的所謂擔大旗的節目,竟然是說住酒店時會見到靈異界「朋友」的旅遊節目。 

所謂新意,有甚麼意思? 

我的朋友都對宮闈劇很有「心得」

我的朋友都對宮闈劇很有「心得」,他們都是高學歷,不少都是高收入人士,他們會找機會 一起出來吃飯,討論最近播放的宮闈劇的劇本如何有趣。而同時,網絡上亦有不少這個宮闈劇的 「宣傳伎倆」。如有一個手機應用程式,可以把自己的照片嵌到那些貴人小主的戲服之上,一眾男同志們就可以一嘗當貴人皇后的癮頭。

有點最吃不消的,是這一陣子他們在網絡上的對話,都會用上宮闈劇的口吻

有點最吃不消的,是這一陣子他們在網絡上的對話,都會用上宮闈劇的口吻,如有朋友對我說:「你是母儀天下的皇太后」、「謝太后」(我甚麼時候當了太后的?明明我才是貴人)。然後聊起甚麼時候要吃飯,有人要改時間,他就回應:本宮寬宏大量。 這些時候,眼皮合不下來,白眼都翻到上火星。 都2018了,何以這些人都對權鬥劇樂此不疲?  

有一次跟一個大學同學聊天,他是普通的上班族,面對我的問題,予以無限的同情

有一次跟一個大學同學聊天,他是普通的上班族,面對我的問題,予以無限的同情:「健吾,你不明白的了。我們這些活在辦公室的人, 根本就是天天在上演宮廷劇。後宮爾虞我詐, 做人少一點心計都生存不了。像老闆忽然對你恩寵,你就要懂以退為進。做人要知身段,要適當時候說一句『奴婢何德何能,能得龍恩盛寵,只怕無福消受』。

要不,當老闆真的要你完成甚麼的時候,你真的會聽到女同事跟老闆嬌嗔說:『臣妾做不到啊!』

要不,當老闆真的要你完成甚麼的時候,你真的會聽到女同事跟老闆嬌嗔說:『臣妾做不到啊!』而面對你的同事,你當然每一 天開會的時候都想對她們說『賤人就是矯情!』。 根本,我們天天都看着主子跟下人,皇上跟妃嬪的宮廷戲,要在宮中生存,人人都得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就是有不少人,明知自己沒有能力,要當太監打理女老闆,都會對自己說『安分守己沒有錯,力爭上游亦無不可,其實我們都是風中飛砂而已,左轉右轉任由我們的主子擺布』。」

人人都覺得自己在飛砂風中轉,「辦公室=宮廷」的想像,在香港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之中

人人都覺得自己在飛砂風中轉,「辦公室=宮廷」的想像,在香港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之中。你以為很潮的公司不會有權鬥嗎?有人的地方,自有政治。就算是傳媒機構、政黨、或是壓力團體,問題是非天天都多。 

大台的劇集被人家稱為「膠劇」,宮闈劇中出現「同朕check下」這些笑話

大台的劇集被人家稱為「膠劇」,宮闈劇中出現「同朕check下」這些笑話,令某些香港的年輕觀眾覺得太荒誕而訕笑之。問題是,其實香港人,最愛的,都是舊瓶新酒的宮闈劇。而這一次的宮闈劇好看,是因為加入了一種「新元素」,有點像《半澤直樹》那種把問題一五一十鋪殺出來的快感。加上人景聲都做得比香港的膠劇精練, 然後再散播開去,這宮闈劇才會瘋魔中港台。 

問題是,對家拿着一個似是而非,似有還無的靈異旅遊戲碼,是新意嗎?

問題是,對家拿着一個似是而非,似有還無的靈異旅遊戲碼,是新意嗎?有網友開食店, 他說:「我晚市,開着電視,你跟我聊鬼,我的客人不喜歡,我也想轉台。他們根本從來都沒有想像過自己要打大眾的市場。」大眾,小眾。創意,因循。這些真的是對立的嗎? 到今天,我都覺得在華文世界的所謂「創意」,都不是甚麼劃時代的東西。在這個槍打出頭鳥的社會,任何好有創意的人從小到大都會得到很多教訓,慢慢他們就會學乖,做一些「扮有創意」的東西出來,穩佔市場之後,你是成功者,那就沒有人否定你的 作品了。 

舊或新?都不緊要。誰做機芯,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