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LeungMo;Jayers Ko's instagram

刺青藝術源遠流長,近年也有不少女生愛用紋身凸顯自身型格和個性。但若論到美,則主流眼光仍覺得白滑嫩膚才算吸引,紋身藝術家Jayers卻說,美不美,從來不是線性比較,只看哪種方式最能呈現你的靈魂。

Makeup JUNE LEUNG & KELLY HO@GIORGIO ARMANI; text & coordination ODE SUNG.

紋身不只是有型
最近在不同的廣告或媒體,不約而同看到多位「美女紋身師」露面,紋身藝術被大眾接受是不爭事實。Jayers Ko高子媚)可算是當中的「鼻祖」,只因兩年前她推出《墨子 —— 紋身的背後》一書,大眾才意識到這種粗獷的藝術形式,竟可與柔弱的女子如斯配合。
不過,紋身之於她而言,從來不只「有型」這麼簡單。

曾失去方向

時光倒流到她6歲那年,當年她還是個小毛孩,第一 次接觸羽毛球便深深愛上這項運動,也越打越出色,中一便加入港青羽毛球隊,與「黑妹」葉姵延做隊友。羽毛球曾是她的生命,她卻在中四、五時丟失了「生命」—— 因家人反對,她被迫放棄當全職運動員。失去夢想,像昆蟲斷了觸角,她徹底迷失方向,中學畢業後曾到澳洲讀獸醫,後來又偷偷回港讀心理學,就是找不到心靈寄託。

直到死仍然永恆

直至大學一年級第一次紋身,那份久違的感動竟統統跑回來,像一個昏迷已久的病人突然甦醒,她再次找到心之所向。
為甚麼是紋身?「因為刺激,紋下去便不能『返轉 頭』,腎上腺素急升。」原來她一直渴望找一種直到死仍然永恆的東西,刺在皮膚的墨色,不就是永恆嗎?於是乎,讀書期間她跑到紋身店學紋身,畢業後當起全職紋身師,這次家人沒法反對,再無人可奪走她的夢想。

穿越時空的交流

千萬種形式呈現美以上,是一個重奪生命話語權的故事。

美不美,好像不是故事主線。「我當然覺得紋身美麗,但不單指紋身圖案,而是紋身這個途徑,讓不同的人產生連繫。例如我和客人的關係、客人之間的關係、我和同行一『墨』相連的思想交流,甚至是穿越時空的交流,因為這個文化已經有數千年歷史。以上這些,都是我覺得紋身的美。」當了紋身師九年,她對這紋身再不是腎上腺素維持的激情,而是細水長流的感情。

表現自我

「其實紋身只是其中一種途徑,我不覺得這種途徑是最美的,根本世上就沒有所謂最美,美不應該是一個 linear 的比較,應該能夠接受很多不同形式呈現。」之前有客人留下一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憎之處」,便叫她構思新的紋身。她喜歡這種近乎意識流的創作,紋身對她來說不一定是甚麼重大事情的紀念,可以是單純想表現自我。

把真實靈魂呈現

「我也覺得女生肌膚白滑看起來很美,只是不適合我,一來我沒心機花時間保養肌膚,二來我實在太愛紋身這種表達方式和藝術形式,這門手藝慢慢變成藝術的過程很特別,亦會跟着人一世,更會主動滲入社會,跟隨你的日常生活。」人生而不同,人的本質卻是相同的。真正的美,是讓人把真實的靈魂呈現,哪管在髮膚之上抑或以下。這,是Jayers 教曉我的事。

高子媚Profile

紋身藝術家,從事紋身工作九年,並為Lovinkit Tattoo創辦人。於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畢業,著有《墨子 —— 紋身的背後》一書。以學術角度探討紋身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