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梅岩專欄:舊物創新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某天從友人Rosa的臉書分享中看到兩幅照片,一幅是她穿着一件格子長褸的單人照,Rosa的身形很好,是那種穿甚麼都好看的女生,然而格子長褸的款式有點老土,不但沒有凸顯Rosa修長的大腿,穿上去更有點笨重、格格不入。細看文字說明,才知道那是Rosa祖輩留下來的衣服,Rosa睹物思人,捨不得丟掉,然而長褸不合身,一直以來只藏在衣櫃佔位置。 

另一幅照片也是Rosa,不過這次她換了件短褸,格子式樣與長褸一個模樣,但短褸拼長腿的比例令她看起來有型有格

另一幅照片也是Rosa,不過這次她換了件短褸,格子式樣與長褸一個模樣,但短褸拼長腿的比例令她看起來有型有格。另外領口加了黑色喱士,別致而神秘;本來不夠長的衣袖加長加工了,古典得來帶點可愛,整個設計有復古的味道卻一點也不老土,讀者大概知道,這短褸是從長褸改裝而來,是Rosa託業內的設計師朋友Kay親自操刀的。 

這是我見過最窩心的舊物創新,因為裡面帶着許多深遠的意義

這是我見過最窩心的舊物創新,因為裡面帶着許多深遠的意義。那長褸在它所屬的年代必定是一件潮物,而且質料好,才經得起時間的洗禮。或者當初花了不少錢購買?或者衣服陪伴物主出席過重要的場合,所以老人家捨不得扔掉?然後傳到Rosa手上,這孫女一定跟外婆關係很好才留着衣物吧?或許Rosa喜歡那種時代久遠的味道,或許她見過外婆穿着這身衣服。在香港這個以狹小空間聞名的家居放一件舊褸你可能覺得沒有甚麼,但會留着一件沒用的長褸來懷念祖輩的有幾人?無論是「惜物」還是「惜緣」,現在都真是少見了。 

最奇妙的還是阿Kay。坦白說「設計嘅嘢我真係識條鐵」,但作為創作人

最奇妙的還是阿Kay。坦白說「設計嘅嘢我真係識條鐵」,但作為創作人我知道一般設計師都嚮往沒規限的創作,這次Kay放着一大片自由不去奔跑,卻選擇在一件舊物上創新,絕對是一 種挑戰。現在效果好自然美滿,但是當日張着剪刀向那件富有紀念價值的衣服開剪,不知又是甚麼心情? 

後來我看了一篇報道,原來Kay曾經有自己的品牌,而且做得相當不錯

後來我看了一篇報道,原來Kay曾經有自己的品牌,而且做得相當不錯,後來在丹麥工作時開始思考斷捨離的意義,便決定回港後回應她對fastfashion和循環經濟的反思,做點不一樣的事情。結果她與同是設計師的Toby聯手,開了一間以延長衫褲為目標的「時裝診所」,在這裡一些破舊而有紀念價值的衣物會透過她們的巧手,以不同程度的需要被修補、改造、重新設計。 

我看過當中一些改造前、改造後的衣物對比,本身就是很好看的演變藝術

我看過當中一些改造前、改造後的衣物對比,本身就是很好看的演變藝術,它讓我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件衣服,也讓我見識到設計的精妙。更難得的是,設計師們盡用舊物,遇上原衣物沒有的顏色和質料,也是用收藏庫裡的衣物補貼,環保再環保,這兩位時裝醫生其實也在修補地球。

說到最叫我感動的,當然還是這間「時裝診所」盛載的情

說到最叫我感動的,當然還是這間「時裝診所」盛載的情。每件舊衣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顧客拿着自己珍視的衣物來求診時,我相信總帶着一些回憶、一些情感。像Rosa和外婆的舊衣,其實是一種思念的延續,如今舊衣經過重新設計,有故人的影子,卻又是新的面貌,就像是同一血脈,各自精采。或許讀者也可以拿自己鍾愛的舊衣去面診,除了從古板裡翻出驚喜,可能也會與故人翻出新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