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飛行日記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悉尼機場。
80歲的德國老伯伯用小碎步緩慢的從A380客機上層的2號門走進來,花了正常人20陪的時間。身後其他商務艙的乘客看起來也有一定的年紀,大家都不徐不疾的向前挪動。英國空姐輕輕在我耳邊笑說:「我們現在是在老人院裡嗎?」

空姐飛行日記

荷蘭老婆婆在快要起飛的時候問我,「你可以現在就給我Brandy嗎?」我告訴她我們要起飛了,稍後我會回來,請稍等一下。她整個樣子看起來好失望,嘴巴都扁了。 我微微笑轉身離開。

另一空姐反了白眼無聲的取笑了老婆婆,因為已經有其他乘客問了很多問題,她開始不耐煩。

空姐飛行日記

四萬呎高空裡。

德國老伯伯想上廁所,可是他不能彎腰,我為他穿好鞋子並一起走到廁所門前。剛走到門前他便忍耐不住開始尿尿。我們找來頭等艙的睡衣想為他更換,但是英國老大(purser)以安全理由拒絕我們的好意。其中一位空姐哭了。她覺得老伯伯獨自在飛機上無依無靠,她想幫忙卻幫不了。還有,她不明白為甚麼老伯伯的孩子讓他獨自上飛機,這可是14小時的航班。我安慰她,讚美她的善意和感性,也同時告訴她背後可以有其他原因,可能他堅持自己飛行,也可能有其他難言之隱。

澳洲老夫婦一起坐在機艙的後排。每次妻子離開座位,老伯伯便會心急的四處尋找。他會在酒吧Lounge裡站著等待,不願意坐在沙發上。直到我拉著他的手坐在他身邊他才勉強坐下。妻子出現時,他才釋懷,快樂的看著她笑著。

空姐飛行日記

Life is a full circle,不是嗎?嬰兒時的你小碎步的走路走得東歪西倒。牙牙學語後你會勇敢的問你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的話就扁扁嘴,因為不開心不需要藏起來。一點點的成長,還是幾歲的你離不開照顧你的父母,你愛他們,看不到媽媽你會心急的找尋,因為這是最簡單直接表達的愛。
生命的始末如一,是我們在中途迷了路?還是我們忘記了如何生活?忘記了如何去愛?為甚麼我們對嬰兒和孩子懂得耐性和包容,對長者卻沒有?為甚麼?
飛行的生活總是充滿不同的人和事;情緒和感悟。同事當中有善良、有充滿同理心、有狂野、有虛偽也有有愛理不理的人,乘客更是多變。因此,每次飛行也是寶貴的一課。謝謝你們走到我的生活裡,讓我看到更多。

空姐飛行日記

p.s.
航空術語UM(Unaccompanied Minor)指獨自乘搭飛機的16歲以下的孩子,我創作的新航空術語是US(Unaccompanied Senior),指獨自乘搭飛機的長者,你喜歡的話可以簡稱為「獨機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