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 Being
下一站,第二人生!她們都換了工作跑道去追夢
Photo: Portrait: Leo Chan & Jeff Ha; Snapshot by courtesy of interviewees
READ MORE

下一站,第二人生!她們都換了工作跑道去追夢

Share to:

你上班快樂嗎?抑或覺得自己活得像條「鹹魚」?人總需要勇敢生存⋯⋯以下受訪者因着不同的理由,放棄本來的事業,另覓新工作。哪怕目前是已經成功或「有待成功」,皆勇敢活出了第二人生。如果你也有一顆改變現狀的心,不妨向這些女生學習,勇敢踏出新一步!

Photo: Portrait: Leo Chan & Jeff Ha; Snapshot by courtesy of interviewees
下一站,第二人生!她們都換了工作跑道去追夢
Photo: Portrait: Leo Chan & Jeff Ha; Snapshot by courtesy of interviewees

你上班快樂嗎?抑或覺得自己活得像條「鹹魚」?人總需要勇敢生存⋯⋯以下受訪者因着不同的理由,放棄本來的事業,另覓新工作。哪怕目前是已經成功或「有待成功」,皆勇敢活出了第二人生。如果你也有一顆改變現狀的心,不妨向這些女生學習,勇敢踏出新一步!

故事一:老師→歌手
鄧小巧

大家知道鄧小巧是歌手,但又知不知道她曾經是一位老師?畢業於教育學院的她,早已夠格當中文老師,拿一份穩定薪水過日子。她當過代課老師,甚至獲校方取錄成為全職教師,「做老師不是我夢想,小時填同學錄,在志願一欄,永遠填歌手。」 麵包與夢想,她還是選後者。

拿粉筆的日子

鄧小巧稱當初讀教育只是單純地喜愛中文,因為教院有這一科。「但一接觸教學課程就覺得很睏,校方要求出席率要有八成,我便只會出席八成。」在教育理念上,小巧帶有初入職老師的浪漫,她主張愉快學習,甚至很討厭派功課給學生做。「無奈現今家長只着重學生成績,而非興趣,這是工作跟價值觀的衝突。」她說。

2014年時小巧的歌唱事業沒有起色,碰巧校長答應聘請她當全職小學教師。「覺得應該要做住先,因為都要生活嘛。其實明明是想唱歌,究竟自己在幹些甚麼呢,這種掙扎、迷失令整個人處於黑暗期。」思前想後,她決定放棄穩定職業。

拿咪的快樂

如今在樂壇成績表得到數個獎項,取得「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時爆喊模樣更讓人戚焉。她說自己的歌曲《不藥而癒》最能代表現階段的生活狀況,「歌詞中的一句『我說我靠我醫治沒玄妙,從無用注射疫苗。』我覺得每個人,最大的力量來源還是自己。」從放棄教學,入樂壇被投閒置散,生活中面對的苦難,她都是自行療癒。

做歌手有甚麼不好?「其實除了收入不穩,我想不出有甚麼不好?」做歌手得受大眾評頭品足,這可是教書不需面對的事。對此小巧坦言:「當初參加《超級巨聲》確是一種自我拉扯,一方面很嚮往當歌手這個職業,另一方面卻源於自卑感,覺得自己上鏡核突,所以會卻步。」小巧說做歌手被毒舌的觀眾評論是一種附帶條件,正如做老師過分用聲也會很累。「唉,所有明星在走紅前,都有過被稱為暗星的階段呢。」她笑着娓娓道來。

從教院畢業的小巧露出笑靨如花的表情。

小巧奪得「 2016年度叱咤樂壇生力軍金獎」時在台上「爆喊」的情景讓樂迷動容。(Photo:鄧小巧歌迷會)

故事二:公關→慈善家
鄭凱恩

去年末,一篇「女公關辭職到緬甸建學校」的新聞引來不少迴響,女主角鄭凱恩(Angel)當時正眾籌出書,期望籌得200萬元,在緬甸金三角地區景棟建音樂學校。從前的她,是位高薪厚職女公關,現在則24小時無償為音樂學校張羅,a girl against the world的故事,應該拍成電影。

新聞出街至今半年過去,Angel的著作《緬甸二家姐》已經出版,但善款只籌得20萬。「一個城中有名的富豪說有興趣幫忙,叫我聯絡他的助理,那助理卻諸多推搪,最後不了了之。」Angel帶點無奈地笑稱。

口齒伶俐、轉數快、笑容可掬,是Angel 給初相識的人的印象。可是,了解過她成立B.A.M.S. (Build A Music School)的經過,功利的香港人必定說她「傻豬」。傻,在於她把心力和時間投放在一個風險高、回報低的項目。善款難籌,因為比起曝光率高的仰光,在景棟山區為一班拉胡族孤兒建音樂學校,根本無人當一回事;她隻身到充斥毒販的景棟義教,那裡連警察、軍人也販毒,曾因外國人身份有警察走上門拿「保護費」,她悻悻然繳付,卻不忘嚇唬對方只要一通電話就找到BBC、CNN來「爆他大鑊」。 

更傻的,是明明公關是她中學時便夢想的職業,入行八年來工作表現良好,月薪超過四萬元,快將晉升總監,她都甘願裸辭;明明她不是生於大富之家,家住石硤尾公共屋邨,一直是家裡的主要收入來源,卻竟毅然拋下一切出走緬甸,究竟為了甚麼?

故事追溯至2009年,她初次隨教會偷偷摸摸入境緬甸景棟(因景棟是軍事重地)短宣,待了一星期,跟一班山區孤兒建立了深厚友誼,之後於13及14年都有回去。「我一直很掛住那班孩子,所以當我快到30歲那年,想給自己一年時間做些有意義的事,便決定再回景棟那孤兒院。」2015年初,她正式到當地Oasis 孤兒院生活,義務教孩子英文、音樂和主日學,跟當地人一同忍受沒電、沒網絡、食物難吃的窮苦日子。

從未為自己打算

半年過去,緬甸發生水災,她跟孤兒院成立了一個樂團表演籌款,驚覺孩子的音樂水平突飛猛進。「當時我想,這班孩子不夠錢賄賂老師,一定讀不上大學,將來不是做農夫,就是當軍人或毒販。但音樂可為他們提供機會,是另一個人生出路。」於是,她決定把音樂教育中心變成一間音樂學校,原來的一年gap year變相無限期延長。兩年來,她經常東奔西跑,前幾天才到過緬甸,帶香港的義務建築師去看地盤。

她一人充當教學、行政、管理、公關、籌款的角色,曾有香港義工提出幫忙,最後都因事務太繁重而退出。她經常為別人着想,問及自己未來五年的人生計劃,竟是啞口無言。

 Angel 口齒伶俐,全因公關年代經常擔當活動 MC。

故事三:婚禮統籌師→廚師
陳曉樺

由wedding planner轉型去學廚的陳曉樺(Hilda),因受到人生中最疼愛的人影響,她決定追求work-life balance,專心鑽研烹飪,早前更被鋒味廚神謝霆鋒賞識,邀請她一同合作,成為「鋒廚」,絕對有潛力成為新一代女廚神。

「約十個月,我大了兩個碼,法國菜很多牛油、很多cream。」Hilda不是十月懷胎,只是為學廚,犧牲了原本更苗條的身形。要練就真功夫,她完成了在西餐界擁有神級地位的法國廚師會Disciples Escoffier烹飪課程,接受十個月密集式專業訓練,這課程比更常聽到的藍帶課程的獨特之處,是學員拿着文憑可到法國做廚師,並擁有開法國餐廳的資格,而學費高達19萬港元!

喜歡令別人開心

讀會計出身,自小健談外向的 Hilda在美國畢業後,她肯定自己不愛刻板的會計工作,但按家人意願,才進修碩士,後回港輾轉做了 wedding planner。四年過去,她越做越出色,令她全程投入,過程愉快,但甚麼原因驅使她忽然轉行去學廚? Hilda 不像大部分開展第二人生的情況:厭倦了本行、或做到 burn out而選擇改變,她的轉捩點另有原因。

與英超球星一席話

2015年,她策劃一個英超球會活動,有次與球星吃飯傾談。「有位球星感嘆經常出差,沒時間陪家人,令婚姻觸礁 。他問我平時與爸爸怎相處?我忍不住流淚,那時我爸爸剛過身,一時感觸。」回家後,她撫心自問,一路籌劃過很多成功活動及婚禮,認識很多有趣的人,但每晚回家,全家人 都已入睡。「那時我感到後悔,為甚麼爸爸在生時,沒留多些時間給他?」Hilda 決定要放下長時間的工作模式。

要轉型,便從喜愛的東西入手,就是美食。她喜歡吃東西也遺傳自爸爸, 「 我8歲第一次飲冰酒,也是爸爸給我喝的。回想他患病期間,很多東西不能吃,如我早點學廚,便可親自炮製更多適合他胃口的菜式。」Hilda 下定決心想成為廚藝高手,學法國菜,因喜歡吃,尤其甜品,擺盤精緻,充滿藝術感。 

課程由最基本的刀工、熬湯、煮汁學起,難忘事多不勝數,「我成世人第一次,同時間用四個爐頭加兩個焗爐。也試過不小心拿起熱燙的不鏽鋼煲手柄,整個手掌立即起水泡,受盡皮肉之苦,手也變得粗糙。而最嚇人,是煮兔肉,一隻剝了皮血淋淋的兔仔擺在眼前,我發誓不會再整第二次!」

32歲的Hilda現對未來充滿計劃,已開始教班、寫blog分享心得,她透露日後 會與謝霆鋒有更多的合作,而最希望可向導師及慈善活動的方向進發,正如她所言:「能教人幫人也是令別人開心的方法。」

Hilda曾策劃於越南峴港舉行的沙灘婚禮。

謝霆鋒與 Hilda 早前於中環的慈善活動上,合力炮製乾炒牛河籌款。

故事四:設計師→健身教練
梁穎儀

本身是排版設計師,梁穎儀(Grace)由一個完全零運動的人變成教練。看似正能量「爆燈」,其實也歷經多番糾結,才能站在我們面前訴說她的第二人生。

看着眼前的Grace充滿活力,拍攝時隨音樂舞動,完全不能想像她曾在鬼門關繞了一圈。「當時在咽喉位置生癌,連吃飯都會痛。」全因她是排版設計師,一人同時兼顧四份報紙的版面,每周工作六天,每天「直踩」18小時,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加上生活習慣差,每晚4 、5 點睡,隔幾個鐘又去上班,最終熬壞身子患了病。 

「大病初癒後聽了醫生囑咐做運動,其實對運動一點也不認識。」Grace 當時就跟所有新手一樣選擇每朝跑街,直至朋友帶她去健身中心上TRX課,才真正開拓她的運動眼界:「原來運動有那麼多選擇,不用跑街跑到腳痛!」

比起設計,我更喜歡健身

啟蒙教練發現Grace 的天分,決定鼓勵她報讀TRX 教練課程,並讓她一星期教半堂課。「哇,開心到我,不收錢也做啦!」儘管一開始不習慣公開授課,她還是咬緊牙關去試。有時候偷午飯時間去健身房「彩排」,下班後又繼續「半工讀」考教練牌。如是者,Grace從教半堂的「助教」,慢慢能完成一小時的TRX 課;而她的教練終於開口,希望她轉成全職教練。

唯second career的開頭並不容易,除了收入突然減了大半,更要自己掏錢出來考更多專業資格,財政壓力十分大。雖然家人沒有阻止她的決定,卻也沒有看好,甚至說:「玩個兩年,知道自己的『止蝕位』在哪就好。」Grace苦笑:「途中真的會灰心,連5元一串魚蛋也不捨得買,甚至有想過再找設計的工作。」

不想再胡思亂想,她就會挑戰更高難度的TRX動作;自己做到之餘,能夠教會學員做到這個動作,就能重拾自信和正能量。其實讓她熬過去的,除了自信和堅持,還有學員的支持:「有些跟過我上課的朋友會希望繼續訓練,甚至幫我找場地開班;又有很久沒聯絡的舊同事找我上課,讓我覺得,我真的能用運動影響他人。」現在Grace創辦Omelette Menu健身中心,學員「friend搭friend」地報班,都讚她是好教練。

Grace 曾每天留守18個鐘的報館工作枱。

後來Grace成立健身公司「 Omelette Menu」,剛開始時多在街場做訓練。

小巧: 找價值觀相同的人
「給自己找多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若果跟一個商人說你想當藝術家,只會換來無盡的打擊。但只要融入適合的圈子,就有新世界。」

Angel: 勇敢踏出第一步
「我之前看過一套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裡面有一句說話我覺得很有道理:只要小時候有夢想,就算你年紀多大,結了婚,找了工作,但那夢想會永遠藏在你心裡。我相信現在很多人都有夢想,卻總是不夠膽踏出第一步。其實只要你勇敢向前行,上天自然會為你開路。」

Hilda: 堅持所好
「若真的喜歡某事情,又適合自己,一定要堅持,過程即使會多次碰釘,但當決定了,就要靠核心信念堅持下去。」

 Grace: 把自己當新人
「即使你打滾職場多少年,只要你脫離老本行,就應該把自己當新人。 永遠不要怕問被視為『低能』的問題,也要努力重新建立人際網絡,才能更了解新的專業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