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BODW

被喻為「日本新生代最具才華的建築師之一」的藤本壯介Sou Fujimoto)在「 設 計 營 商 周 2 0 1 7 」演講時 ,整個場地都擠滿了人, 觀眾被他一張張的建築圖片
所吸引。他的作品喜與大自然融合,同時又富有未來感,就像那個畫着《天空之城》的宮崎駿,每個作品都富有幻想力、生命力甚至是一種使命。就像他說的,建築若能影響後世人,那有多好!

有關藤本壯介:

1971年生於北海道,他自東京大學工程學院建築系畢業後,於2000年創立藤本壯介建築設計事務所,開展其個人事業。2012年,他參與威尼斯國際 建築雙年展日本館,協助該館贏得「金獅獎最佳參展國家」(The Golden Lion for Best National Participation)。藤本壯介的前衞設計為他帶來不少國際獎項,包括2016年近作「千樹( Mille Arbres )」於法國「重 塑 巴 黎( Réinventer. Paris)」比賽的23個項目中取得第一名。

或許是生於北海道郊區的緣故,藤本壯介對自然界的歌頌可以從他的作品中 窺視出來。他亦從不甘於平淡設計,總是能讓人驚嘆於他的創作力。例如他會在東 京市中心建設一幢由一個個玻璃盒子組織而成 的房子(「House NA」),他說這個設計就像是一棵樹,人們就像居於樹上的「小鳥」或「猴子」, 自由地尋找「枝頭」作個人空間,似乎誰也不打擾誰,枝頭之間卻又有交流。「Client 是一對年輕夫婦,沒有兒女。要設計一間屋,有時不需要 將所有空間明確劃分得那麼清晰,例如指定的 睡房、書房、工作地方,這個設計正好打破固有功能的框架。」藤本壯介解釋。

©IWAN BAAN House NA

對於建築,他時而有着不按牌理出牌的玩 味 。 在早前「 設計營商周2017」中他 自豪地展示了自己設計的公眾廁所,其幽默設計一時引來 大家哄堂大笑,但他要詮釋的就是「Public」及「Private」之間的矛盾。這個公眾廁所建在一個花園內,外有籬笆圍繞,人們進入花園,栓好木門,然後穿越一條秘道,來到一個透明箱子,沒 錯!這個廁所是全透明的。你甚至可以在上廁所的時候,透過玻璃屏幕欣賞花園的自然景觀。「後來人們在花園旁真的建了一個公眾廁所。」藤本壯介笑說,毫不介意別人幽他一默。

藤本壯介對建築的靈感是浩瀚的,大多緣於日常生活。「我經常因工作或旅行前往不同 城市,在陌生城市會遇到不同人、不同風景面 貌,這往往能給予我靈感。當我到訪一個城 市,永遠不會只看建築,更多的是會了解該城 市的文化。」

打破常規

世界各地均有很多對日本文化着迷的人,藤本壯介說他尊重日本傳統文化,卻又不執着把日 本元素加入每個建築作品當中。「老實說,我真的不會把自己是日本人這個身份放大,然後強加日本元素在我的建築內。對於建築,我是很 open minded 的!」他又說傳統日本文化跟當代建築似乎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要聯繫起來也並非沒可能。

「就像我曾經讀過一本有關日本當代作曲家 武滿徹的書,他嘗試把日本傳統音樂以及當代音樂融合在一起。音樂跟建築也有相關之處啊,背後靠的同樣是一種 structure thinking。」此外,他在 訪問中亦表示自己受法國哲學家羅蘭巴特影響,那種獨有的書寫語言:以符號學,獨有的文字結 構去書寫,完全不受固有文學所規範。打破常規這點,不就是藤本壯介對建築的追求嗎?

藤本壯介曾以「未來」為題舉辦過一些 展覽,他說未來建築的意義在於「Hope」或 「Fun」。「 靠的是想像力及創作力 ,從而令生活變得美好。這種『希望』是非常重要的,能影響到後世人。對於我來說,設計未來建築不應該 要有一個目的,如果對它有一個前設的話,將會是一場災難。」建築大師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