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伴動物教曉我的事!陳葦璇:「動物讓我處事變得穩重!」
Lifestyle
同伴動物教曉我的事!陳葦璇:「動物讓我處事變得穩重!」
Photo: JOSH CHOW;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 APRIL WONG; wardrobe RICKYY WONG STUDIO; all jewellery by TIFFANY & CO.; hair & makeup CAC LEUNG; assistant RENEE HO (glowmakeupacademy); art direction & coordination KAREN WOO
READ MORE

同伴動物教曉我的事!陳葦璇:「動物讓我處事變得穩重!」

Share to:

世間的動物千百萬種,各有獨特性與吸引力,今期《ELLE》請來藝人陳葦璇(Kira)、設計師Riyo Chan 及美甲師Eva Yu,暢談她們跟同伴動物的生活日常及情感牽絆。希望你看到後,也會記得,無論基於甚麼飼養動機,將之帶回家中成為同伴,你就要擁有投入十數年時間與心力, 照顧對方一生的準備。這是對他者生命的尊重,也是對自身品性的考驗。

Photo: JOSH CHOW;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 APRIL WONG; wardrobe RICKYY WONG STUDIO; all jewellery by TIFFANY & CO.; hair & makeup CAC LEUNG; assistant RENEE HO (glowmakeupacademy); art direction & coordination KAREN WOO
同伴動物教曉我的事!陳葦璇:「動物讓我處事變得穩重!」
Photo: JOSH CHOW; stylist JUNE CHOW; styling assistant APRIL WONG; wardrobe RICKYY WONG STUDIO; all jewellery by TIFFANY & CO.; hair & makeup CAC LEUNG; assistant RENEE HO (glowmakeupacademy); art direction & coordination KAREN WOO

世間的動物千百萬種,各有獨特性與吸引力,今期《ELLE》請來藝人陳葦璇(Kira)、設計師Riyo Chan 及美甲師Eva Yu,暢談她們跟同伴動物的生活日常及情感牽絆。希望你看到後,也會記得,無論基於甚麼飼養動機,將之帶回家中成為同伴,你就要擁有投入十數年時間與心力, 照顧對方一生的準備。這是對他者生命的尊重,也是對自身品性的考驗。

1陳葦璇:付出時間是最大的愛

平日於水銀燈下,ViuTV《全民造星III》亞軍得主陳葦璇(Kira)是主角,但這天在攝影

平日於水銀燈下,ViuTV《全民造星III》亞軍得主陳葦璇(Kira)是主角,但這天在攝影棚中,她飼養的兩隻同伴動物──5歲比熊狗仔「小新」和1歲唐貓女「粒子」,卻以可愛之姿搶盡主人風頭。渾身圓滾滾白毛的小新,時而單眼伸脷,時而對鏡微笑,逗得全場歡喜,被Kira笑指「簡直是狗壇交際花」;年中剛誕下四隻貓咪的粒子亦不怯場,以凌厲眼神、擺好優雅甫士「任影唔嬲」,連編輯都忍不住大讚:「嘩,一嚟就交到戲。」 

牠們是我的避風港

Kira為這對精靈的孖寶定位,「無論工作多勞累或大壓力,只要讓我每日看到

Kira為這對精靈的孖寶定位,「無論工作多勞累或大壓力,只要讓我每日看到小新和粒子健康、紮紮跳的開心模樣,所有煩惱絕對一掃而空!」香港演藝圈出名節奏快、競爭大,Kira從2015年加入女子組合As One進軍樂壇,到2017年AsOne解散後,改以跳唱歌手身份獨立發展,至年前參選《全民 造星III》憑唱跳實力的表演彈起,路上的起跌與變化,足以引發許多憂慮。

「幸運地,我有小新和粒子作伴,日子並不孤單。」Kira因看到台灣歌手蔡依林家

「幸運地,我有小新和粒子作伴,日子並不孤單。」Kira因看到台灣歌手蔡依林家中兩隻比熊犬「屋 虎」和「社長」可愛,心裡早就萌生飼養比熊的念頭。 「養寵物看緣分,幸運地五年前我遇到合眼緣的小新,牠的個性熱情又開朗,對任何人事物都充滿好奇心,感染到我用輕鬆心態看待事物。試過我在家夾傷手痛到喊,小新會9秒9跑過來陪我;忙到有點迷失,或夜闌人靜多思緒,我又會攬着小新傾心事,不知牠是否聽得明白,但牠總會『睩大眼』專心望着我、或親親我,已經足夠支撐自己重拾精神。」 

為了你們,我會繼續成長

今年7月滿1歲的粒子剛誕下四隻貓寶寶,給Kira嶄新的人生體驗。「人人對

今年7月滿1歲的粒子剛誕下四隻貓寶寶,給Kira嶄新的人生體驗。「人人對貓咪應否生育各有想法。我本身也打算給粒子絕育,但覺得事前也可給牠先認識不同貓,看牠有否做媽媽的緣分,不想一下子就剝奪了牠的機會。」命運驅做下, 粒子跟Kira好友Klau養的貓「濛濛」一見鍾情,還極速完成交配,當上爸媽。「看到小生命誕生,粒子突然好成熟地為孩子清潔、吃掉胎盤,那種動物的本能,讓我體會That’s Life!好感動。」Kira說。

Photo from IG: hahakirac

小新的生性讓Kira安慰,「看牠那麼活潑,我有時出門會想:『得佢一個喺屋企咪

小新的生性讓Kira安慰,「看牠那麼活潑,我有時出門會想:『得佢一個喺屋企咪好寂寞?』機緣下,經藝人朋友及貓義工引介,2020年又領養了粒子回家。」一狗一貓,不同物種,卻意外地毫無磨合的問題,「領養前有做功課,了解品種特性,給牠們空間接受對方。結果,牠倆都好親人又合拍, 常常一起玩、一起搗蛋。」

Photo from IG: hahakirac

順理成章當婆婆,分擔其中兩個貓孫的Kira,不禁想起養貓前媽媽對自己的

順理成章當婆婆,分擔其中兩個貓孫的Kira,不禁想起養貓前媽媽對自己的擔憂。「她覺得我也像小朋友,會否養不好小新和粒子。但看到我跟牠們相處得好,處事又穩重了,她有讚我大個了。像小時候,我家不富有,但媽媽卻用心把我照顧妥當,又教會我對生活有危機感,對人生負責;或像爸 爸再忙都總會抽時間,陪我學習不同生活技能,創造回憶。今天到我換位置照顧小新、粒子和貓孫們,都會延續這份精神盡力帶牠們上山下海地體驗生命,在有限生命中開心過每 一天。」 

Photo from IG: hahakirac

2Riyo Chan:尊重生命,別貪一時快感

大家都聽過「物似主人形」之說吧?這也是初見設計師Riyo,以及其同伴動物——刺

大家都聽過「物似主人形」之說吧?這也是初見設計師Riyo,以及其同伴動物——刺蝟豆潤(男)和一對蜜袋鼯(Sugar Glider)GuGu(女)、 Subie(男)的印象 。但這裡說的「似」,並非直接眼耳口鼻一模一樣那種「似」,而是氣質上的接近。話說對Riyo最初認知,始於2011年她從廣告美術總監轉型,親自創立的首飾設計品牌「Shannnam」。當時她會運用抽象概念和故事 , 以微縮場 景(miniature)技藝創製不同珠寶飾品,那些「的的骰骰」的作品,叫人一見難忘。

你準備好面對麻煩嗎?

「但你不知牠們何時或何解寂寞。有時半夜牠們有情緒尖叫,我就會立即跑

「但你不知牠們何時或何解寂寞。有時半夜牠們有情緒尖叫,我就會立即跑出廳,摸摸牠們,或餵食安撫。飲食方面, 牠們又擇食,日日不同蔬果,又要計好鏻鈣比例,營養不夠好容易病。我無法像其他飼養者,為了幫牠們補充蛋白質,每天將杜比亞(南美洲的蟑螂)逐隻去腸、剪手剪腳地餵食,最多生日『醒』牠們吃餐好。」

Riyo理性分析飼養的麻煩事,卻非出於厭惡,反之源於滿滿的關心。「照顧豆潤、Gu Gu和Subie,體會到責任心好重要。有時看Gu Gu和Subie吃到鍾意的麥皮蟲、杜比亞發出得意叫聲,豆潤被按摩肚仔會笑,我就開心。但這開心得來不易,是花時間摸索得來。好怕有人以為隨便養就可以,沒有想清楚能力和處境,不似預期就棄養或養病牠們,好慘!我想盡早講出現實,例如每次我回家的第一 件事,就是幫牠們清潔、執屎,才可以吃飯、做自己的事;又要定期帶牠們檢查,睇一次醫生都幾千元。你是否有心理準備?假如所有人學會尊重生命,世界可以好好,不會出現棄養、非法買賣。養任何動物都一樣,凡事要以牠們為重,因為動物的一生,可能只得你一個陪伴者。」

請順應動物的天性

沒想到,多年後意外發現Riyo飼養的動物,竟然也是偏小巧稀有的刺蝟和蜜

沒想到,多年後意外發現Riyo飼養的動物,竟然也是偏小巧稀有的刺蝟和蜜袋鼯,那一刻不禁好奇她是否特別鍾情「細 細粒」事物。「有一點,但更大原因是考慮作息與個性。首先, 我以前做廣告、現在做 freelancer,工作及生活時間主要於晚上至凌晨;疫情前,我和丈夫又喜歡去旅行,想到動物的世界 得你一個,無理由要牠呆等你忙完玩完,尤其養貓狗,比較黐身,需要多點照料,對牠們不太公平。但刺蝟和蜜袋鼯屬於夜行動物,平時瞓十幾個鐘,試過早上帶牠們去佐敦谷、數碼港 野餐,玩不到五分鐘就睡着,基本牠們都要晚上活動,反而跟我們的時間更夾,互相更適應。最後就決定跟牠們一起過夜間生活。」

每次Riyo帶5歲半豆潤以及約6歲半的Gu Gu和Subie外出,常引來旁人「好得意、好可愛」的讚美,像是次拍攝現場編輯們也不時舉起手機捕捉牠們的精靈神態。對眾人花心思為愛寵留倩影,Riyo頗為感激,「牠們不是太長壽的動物,像豆潤一年前試過屙血尿,到現在都未死,食得瞓得玩得,但又可以突然狀態變差,不好說。我有想做的事都盡做,例如之前曾帶豆潤影婚紗相。」直率的Riyo 又坦言,「12年前和丈夫養第一隻刺蝟仔,不知是獨居動物,諗住養多隻女仔做伴,殊不知又生BB 又驚打架等,好難搞。」後來領養Gu Gu和Subie,Riyo事前做足資料搜集,知道牠們愛甜食、如袋鼠般有育兒袋等,以作準備。 

3 Eva Yu:有限生命中學會把握快樂

經典反烏托邦小說《動物農莊》(George Orwell著)中有一句:「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

經典反烏托邦小說《動物農莊》(George Orwell著)中有一句:「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像人類自冀「萬物之靈」,常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對待眾生,亦衍生形形色色的問題,「我喜歡爬蟲類,留意牠們被棄養的情況頗常見,還遇過肢體有殘缺的⋯⋯有時會想人們不一定要喜歡牠們,但何以要殘忍傷害牠們呢?」Chemical Nail美甲師Eva Yu不忍的說。

冷血動物也有感情

約半年前,Eva領養了是次參與拍攝、她人生中第一隻鬃獅蜥「無限」,月前又添

約半年前,Eva領養了是次參與拍攝、她人生中第一隻鬃獅蜥「無限」,月前又添了另一隻四個月大的同類「無垢」,在照顧這對性格不同的小夥伴時,她有感人們對「冷血動物」(poikilotherm)存在很多誤解。雖然牠們摸起來沒有體溫、觸感冰涼、外形不似貓狗等親切,「但爬蟲類並非沒有感情的。像剛收養無限時,牠的狀態不好,較瘦弱、無朝氣⋯⋯經照顧後牠不但長胖了、精神了,更會傻氣地撒嬌。牠還對環境滿是好奇,每次出街就會興奮地亂竄、快跑,更神奇是當牠遇到陌生人,又會像小狗般跑回我身邊,伸出小手捉緊我衣襟,這讓我驚訝:爬蟲類亦有其方法認知世界,只是表達上不如我們所想像罷了。」

Eva反思,「動物五感好敏銳,跟人的差別或許只在智商。像打風前何以雀鳥會先飛走?因為牠們比人類更快感應到氣候之變。反而人類太自以為是,窒礙了跟自然的連結,變得自高自大。像講收養,好多人說『你幫咗動物』,但我倒覺得『阿限係上天派嚟幫我嘅禮物』。自問思緒複雜、心情易起伏,自從有了阿限陪伴,晚晚聽我講心事,整個人沒那麼孤單,情感舒緩多了。每次看牠傻笑,從沒想誰幫了誰,只是安然地活着,便加倍覺得生命是平等的,不是做人就高級點,我們純屬站在食物鏈上層,但動物單純直接的本質,遠比人類可愛。」

簡單活着已是福氣

感激無限的相伴,亦了解爬蟲類的壽命較短,Eva希望在其有生之年給予最

感激無限的相伴,亦了解爬蟲類的壽命較短,Eva希望在其有生之年給予最好的照顧。「當動物變成寵物,物性無可避免受限或被剝奪,自己唯有在能力範圍內讓牠過得好些,我認為牠們絕對有權 利享受地球資源,就主動改變夜瞓習慣,變成晨型人把握清晨上班 前的日光時間,每天帶日行動物阿限出門曬太陽晨運,間中又去沙 灘、跑草地等,讓牠不必成世困在缸中看不到世界。」另外,留意爬蟲類不擅於表達健康狀態,「我比以往細心注意牠的動靜、胃口,像及早發現牠有寄生蟲問題即求醫,又定期做身體檢查等,留意缸的 光線、溫度,讓牠獲得多點照顧保護。」 

感性的 Eva 談到未養無限前,沒料到自己看生命那麼重,突然眼眶一熱泛起淚光,「現在講起阿限的狀況,間中都會驚,到底是否夠心力面對牠的生老病死?但想起養動物從來就不是只看『好』的方面,也要思考『不好』的存在,又覺得是一種學習,所謂『主人』也不是事事可作主,因為動物有其意願、命運,人類只需要學會放下ego,無論牠們短命、長命,一起開心過就好。現在跟阿限出街,看牠逗到街坊開心,連我不喜歡動物的媽媽,也開始接納牠,每晚忙完,人蜥可安心待在一起睡覺、發呆,已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簡單是福,是阿限教會我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