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丞軒專欄】論香港的公共空間:除了發展,也要喘息
Decoration
【陳丞軒專欄】論香港的公共空間:除了發展,也要喘息
Photo: Emil
READ MORE

【陳丞軒專欄】論香港的公共空間:除了發展,也要喘息

Share to:

從小在教科書認識到的香港,不是地少山多,就是寸金尺土,似乎我們總離不開土地問題。不少人認為,要滿足居住需求應盡用香港的每一片土地作發展,然而又有沒有想過,不論是生活或都市發展其實也需留白,為自己留一點喘息空間。

Photo: Emil
【陳丞軒專欄】論香港的公共空間:除了發展,也要喘息
Photo: Emil

從小在教科書認識到的香港,不是地少山多,就是寸金尺土,似乎我們總離不開土地問題。不少人認為,要滿足居住需求應盡用香港的每一片土地作發展,然而又有沒有想過,不論是生活或都市發展其實也需留白,為自己留一點喘息空間。

說了這麼多,公共空間其實又是甚麼?是指公眾可共用及免費享用的空間

港英政府在80年代興建公共屋邨時,規定要留有一定的公共空間,所以才有華富邨、瀝源邨、恒安邨等面積相對較大的公共屋邨出現。同屬早期公共屋邨,華富邨的天台半圓式休憩位置、瀝源邨的噴水池,皆有其獨特的建築特色。恒安邨的四合院中式園林,不但有亭閣魚池,更有山石流水及中央花園,自然採光的迴旋設計商場,配以大自然如江、山、海、日、月、星為名的樓宇名稱,在公共空間以上添了詩意。另外,不少舊屋邨亦有的冬菇亭,大型遊樂設施如繩網等和偌大的公園範圍,皆為公共空間的概念。今時今日的新屋邨,已甚少再見到這種考量和心思。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p/COIaboCrWzk/

說了這麼多,公共空間其實又是甚麼?是指公眾可共用及免費享用的空間,不一定只出現居住環境中,在鬧市中同樣重要。 記得大學時第一次接觸公共空間這個概念,是Ludwig Mies van der Rohe設計的Seagram Building,到紐約時也特意親身去一趟。位處紐約公園大道,建於1958年,當時要在寶貴的紐約地段留有公共空間是種奢侈的想法,但他寧可增加大廈高度,亦堅持留有一大部分面積為公共空間,也選用了大量玻璃為主物料,打破空間的界線,幾經波折才能說服發展商,而這幢現代主意風格的建築也成為實現公共空間的經典,而當代藝術Kaws CHUM大型裝置也正陳設於空間之中。

Norman Foster在建築匯豐銀行總行時,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才能將整幢大廈提起

Norman Foster在建築匯豐銀行總行時,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才能將整幢大廈提起,讓底層成為公眾可隨時使用的範圍。由貝聿銘設計,已拆卸的新寧大廈,大廈與馬路之間的大平台位置,也是公共空間的體現,亦是發展商在發展城市之時,對公眾的社會責任。

香港大發展商中,太古地產尤其著重公共空間,舊如太古城,較新如太古廣

香港大發展商中,太古地產尤其著重公共空間,舊如太古城,較新如太古廣場3期,不但留有大量空間給公眾使用,更著墨於設計及用材,也陳設不少藝術品予人欣賞。太古地產的藝術月於5月展開,今年將英國著名設計師Paul Cocksedge為太古設計的「Please be Seated 請就座」裝置藝術移師到太古公園作永久展出,由持續來源的木材製成的波浪形裝置,既是藝術品,也是讓大眾可坐下稍作休息的裝置,不但希望將藝術貼地的融入社區,也令公共空間的進一步提升。

沒有空間讓人喘息,社會就沒有發展空間。「請坐低。」好好休息一下,才能發展

沒有空間讓人喘息,社會就沒有發展空間。「請坐低。」好好休息一下,才能發展將來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