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width="1" height="1"/>
【陳丞軒專欄】探究建築大師Frank Gehry: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Decoration
【陳丞軒專欄】建築大師Frank Gehry作品進駐香港: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READ MORE

【陳丞軒專欄】建築大師Frank Gehry作品進駐香港: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Share to:

相對於表現強烈風格的設計,我自問屬平易近人的一類,甚至可以說沒有太顯著的風格,但沒有風格,有時正是風格所在。作為室內設計師,我深信“Forms Follow Function”這個大原則,以功能為本,因為我們在設計的,不是自己的處所,更應以使用者為先。

【陳丞軒專欄】建築大師Frank Gehry作品進駐香港: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相對於表現強烈風格的設計,我自問屬平易近人的一類,甚至可以說沒有太顯著的風格,但沒有風格,有時正是風格所在。作為室內設計師,我深信“Forms Follow Function”這個大原則,以功能為本,因為我們在設計的,不是自己的處所,更應以使用者為先。

不規則的建築構建

不規則的建築構建

Frank Gehry這位建築大師,最為人所熟悉是其大膽前衛及不規則的建築構建,如洛杉磯的迪士尼音樂廳及巴黎的LV Foundation,又或是位於香港山頂的Opus Hong Kong 豪宅項目,只要一看,就知是Frank Gehry的設計。一向認為Frank Gehry的設 計並非我杯茶,總感覺他為了完滿有趣的建築外型,浪費了物料和空間。

費城藝術博物館

費城藝術博物館

然而早前獲邀出席「大館對談」,講述有關費城藝術博物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的翻新工程,由Frank Gehry主理翻新、擴建和重新規劃博物館動線,完全顛覆了我對他的印象。費城藝術博物館歷史悠久,屬希臘復興建築風格,Frank Gehry旨意保留建築原貌和特色,再配合空間的調整來提升藝術館的體驗。

不花心思去了解,也許不能看出這是Frank Gehry的設項目,但在大禮堂 Van Pelt Auditorium新建為開放活動空間Williams Forum,一條全新的樓梯連接了博物館的其 他區域,從設計仍可看出是Frank Gehry的風格線條。他選擇沿用了原本建築的石灰石Kasota stone,讓新改建與原有建築完美融合之餘,現代感也大大提升。在其他訪問中,Frank Gehry 提到這次和費城藝術博物館的合作,是希望尊重前人的設計智慧,再把整個建築的精髓進一步呈現,目標是為藝術和大眾創造空間,讓我重新認識和欣賞Frank Gehry這位大師。

不花心思去了解,也許不能看出這是Frank Gehry的設項目,但在大禮堂Van Pelt Auditorium新建為開放活動空間Williams Forum,一條全新的樓梯連接了博物館的其他區域,從設計仍可看出是Frank Gehry的風格線條。他選擇沿用了原本建築的石灰石Kasota stone,讓新改建與原有建築完美融合之餘,現代感也大大提升。在其他訪問中,Frank Gehry提到這次和費城藝術博物館的合作,是希望尊重前人的設計智慧,再把整個建築的精髓進一步呈現,目標是為藝術和大眾創造空間,讓我重新認識和欣賞Frank Gehry這位大師。

除了Opus Hong Kong,很多人也許並不知道Frank Gehry在香港也有其他的設計, 大隱隱於市,建築位於屯門醫院中,並不起眼,但有機會看到鳥瞰圖,就會知道是 Frank Gehry的設計。這個銘琪癌症關顧中心Maggie’s Cancer Caring Centre,身處屯 門醫院卻獨立在內,為癌症患者與他們的家屬、朋友和照顧者等,提供全方位的免費支援。這幢小平房採用了中式亭台樓閣及庭園的設計,由流水小橋包圍,希望中心使用者能在這個空間享有一刻的平靜。

除了Opus Hong Kong,很多人也許並不知道Frank Gehry在香港也有其他的設計, 大隱隱於市,建築位於屯門醫院中,並不起眼,但有機會看到鳥瞰圖,就會知道是Frank Gehry的設計。這個銘琪癌症關顧中心Maggie’s Cancer Caring Centre,身處屯門醫院卻獨立在內,為癌症患者與他們的家屬、朋友和照顧者等,提供全方位的免費支援。這幢小平房採用了中式亭台樓閣及庭園的設計,由流水小橋包圍,希望中心使用者能在這個空間享有一刻的平靜。

上星期由中心安排,有機會與公司團隊一起到訪參觀,在建築設計以外,更透徹地了解中心的運作和使命。機構於世界各地建立了多個中心,每一幢也具有特色,與我們所認知的醫療中心大不同,銘琪癌 症關顧中心希望透過建築及設計為使用者帶來「家」的感覺。香港的這間由Frank Gehry設計,以木為主要物料,利用不規則的天花及窗戶設計,令大量的天然光能進入室內,配合建築外的庭園和池塘,借景入內,原來這位建築大師,也能根據需要營造出溫暖窩心的感覺。

上星期由中心安排,有機會與公司團隊一起到訪參觀,在建築設計以外,更透徹地了解中心的運作和使命。機構於世界各地建立了多個中心,每一幢也具有特色,與我們所認知的醫療中心大不同,銘琪癌 症關顧中心希望透過建築及設計為使用者帶來「家」的感覺。香港的這間由Frank Gehry設計,以木為主要物料,利用不規則的天花及窗戶設計,令大量的天然光能進入室內,配合建築外的庭園和池塘,借景入內,原來這位建築大師,也能根據需要營造出溫暖窩心的感覺。

中心同事告訴我們,中心內有三個房間,分別是橙、綠及藍房,中心使用者可根據自己心情狀態,去選擇適合當下的房間,恰巧地在藍房中看到裱起了香港著名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他是我中學時的師兄,在選修室外設計前,他曾給予我多方面的建議,是種奇妙的緣份,中心內也陳設了不同藝術家的作品。中心內有不同的空間,除了可讓使用者交流互動的大圓枱及梳化位置,也分別陳設了單個座位於室內及露台,目的是讓使用者擁有獨處空間,除了實際的輔導工作,中心希望以環境空間去關注心靈。

中心同事告訴我們,中心內有三個房間,分別是橙、綠及藍房,中心使用者可根據自己心情狀態,去選擇適合當下的房間,恰巧地在藍房中看到裱起了香港著名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他是我中學時的師兄,在選修室外設計前,他曾給予我多方面的建議,是種奇妙的緣份,中心內也陳設了不同藝術家的作品。中心內有不同的空間,除了可讓使用者交流互動的大圓枱及梳化位置,也分別陳設了單個座位於室內及露台,目的是讓使用者擁有獨處空間,除了實際的輔導工作,中心希望以環境空間去關注心靈。

我們團隊中有一名新加入的設計師,在這次的參觀中感覺份外深刻,她說工作多年,已差點忘記最初學到設計應以人為本,這次短短的行程,足以讓她尋回初心。這兩趟活動讓我對於Frank Gehry這位建築大師了解更多,也令我對設計思考更多,風格再強烈的創作者,設計最終還是應以人為本,才為之好的設計。大家也不妨多了解銘琪癌症關顧中心,絕對是值得支持的服務機構,也希望大家有機會在疫情後到此一遊,親眼看看非一般的Frank Gehry設計。   銘琪癌症關顧中心  https://www.maggiescentre.org.hk/zh/home

我們團隊中有一名新加入的設計師,在這次的參觀中感覺份外深刻,她說工作多年,已差點忘記最初學到設計應以人為本,這次短短的行程,足以讓她尋回初心。這兩趟活動讓我對於Frank Gehry這位建築大師了解更多,也令我對設計思考更多,風格再強烈的創作者,設計最終還是應以人為本,才為之好的設計。大家也不妨多了解銘琪癌症關顧中心,絕對是值得支持的服務機構,也希望大家有機會在疫情後到此一遊,親眼看看非一般的Frank Gehry設計。 

查看更多:銘琪癌症關顧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