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width="1" height="1"/>
香港風情的異國人家居:居港13年,早視這裡為家
Decoration
香港風情的異國人家居:居港13年,早視這裡為家!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ESTHER VAN WIJCK; coordination KAREN WOO; text MEILIAN LEE.
READ MORE

香港風情的異國人家居:居港13年,早視這裡為家!

Share to:

近年移民個案增加,有人選擇離開,亦有人留下來。今次探訪的家居故事主角Daphné Mandel 在港生活13年,早已視這裡為「家」。她跟家人居於渣甸山,家居不乏充滿香港風情的擺設, 以及由Daphné創作、以香港建築為主角的藝術品。走進她的居所,如同走入她的個人展覽。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ESTHER VAN WIJCK; coordination KAREN WOO; text MEILIAN LEE.
香港風情的異國人家居:居港13年,早視這裡為家!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ESTHER VAN WIJCK; coordination KAREN WOO; text MEILIAN LEE.

近年移民個案增加,有人選擇離開,亦有人留下來。今次探訪的家居故事主角Daphné Mandel 在港生活13年,早已視這裡為「家」。她跟家人居於渣甸山,家居不乏充滿香港風情的擺設, 以及由Daphné創作、以香港建築為主角的藝術品。走進她的居所,如同走入她的個人展覽。

The Owner

Daphné Mandel(曼樂婷)出生於瑞士洛桑,在巴黎長大,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荷蘭人。她

Daphné Mandel(曼樂婷)出生於瑞士洛桑,在巴黎長大,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荷蘭人。她的荷蘭外祖母是一位紡織藝術家,Daphné更創立了一個網站(www.wilfruytier.com)以記錄外祖母的藝術品。從外祖母那裡獲得了對藝術和繪畫的深厚鑑賞力, 加上讀建築學出身,使Daphné成為獨當一面的藝術家。Daphné Mandel個人網站:www.daphnemandel.com

港式情懷的家具

Daphné家中有不少充滿港式情懷的家具,包括購自灣仔街市的紅色吊燈、由親戚製作的汽油桶地燈。牆上展示的是 Daphné的祖母Wil Fruytier於1957年製作的第一幅掛氈,另一幅藝術品《Catchwchater Dwellings》(2018)則出自 Daphné之手,展示於密集的城市中有一組光線透過狹縫投射在建築環境上,宛如劇院中的戲劇化場面。

Daphné家中有不少充滿港式情懷的家具,包括購自灣仔街市的紅色吊燈、由親戚製作的汽油桶地燈。牆上展示的是Daphné的祖母Wil Fruytier於1957年製作的第一幅掛氈,另一幅藝術品《Catchwchater Dwellings》(2018)則出自Daphné之手,展示於密集的城市中有一組光線透過狹縫投射在建築環境上,宛如劇院中的戲劇化場面。 

在這個家,不難發現眾多60、70年代的家具,包括客廳的金屬茶几是1970年代原版家具,Daphné於巴黎跳蚤市場Puces de St Ouen購入。 黑色梳化由Bodil Kjær設計,1960年製成,她於倫敦跳蚤市場購入。

在這個家,不難發現眾多60、70年代的家具,包括客廳的金屬茶几是1970年代原版家具,Daphné於巴黎跳蚤市場Puces de St Ouen購入。 黑色梳化由Bodil Kjær設計,1960年製成,她於倫敦跳蚤市場購入。

香港是她成為藝術家的動力

香港是她成為藝術家的動力

Daphné 一家居住的地方原是公務員宿舍,現已作為私人用地,並可作出租及買賣用途。這幢老舊建築的間隔方正,實用率十分高,深得Daphné及家人喜愛。2008年來港生活,在這十多年,她說對香港的回憶盡是快樂。「我的家庭在這裡, 藝術事業亦於香港發展。香港人的快樂、幽默感、敬業精神, 總是帶有『can do』的態度,讓我佩服得很。香港在很多方面都是建築師和城市規劃師的噩夢,但卻可以讓藝術家創作出豐富多彩的作品。」 不知不覺,疫情已持續了一年多,人們困在家的時間大多有增無減,這情況卻沒有在Daphné身上發生。她說,困在香港沒法出外遊走,感覺有點幽閉恐懼症,於是她花了更多時間去探索香港的偏遠地區,徒步旅行成了她的興趣;這些日子, 她走遍香港的廢棄遺址,對這個城市似乎又了解了一點。「香港有些地方就像被時間凍結一般,其實它們正是消失的文化和建築的真實見證。」這些穿越時光、超現實、迷人、甚至是折磨的風景,在Daphné眼中都是創作的元素。

白漆床頭几配上黃銅釦子,甚有格調。牆上是畫家Raskin的作品,色彩鮮明大膽。主人房上掛了一幅外祖母Wil Fruytier製作的掛氈,由麻布及羊毛製成。

白漆床頭几配上黃銅釦子,甚有格調。牆上是畫家Raskin的作品,色彩鮮明大膽。主人房上掛了一幅外祖母Wil Fruytier製作的掛氈,由麻布及羊毛製成。

屬於古董的紅色皮椅,配合同樣帶有歷史痕迹的小書桌及木馬,讓人恍如走入一家古董店。

屬於古董的紅色皮椅,配合同樣帶有歷史痕迹的小書桌及木馬,讓人恍如走入一家古董店。

帶有鐵鏽之美的邊桌上是面罩造型鐵燈,出自燈飾品牌Pirouett於1950年的設計。牆上同樣掛滿Daphné的作品,其中一幅名為 《Back Alleys Backstage》(2018),是對香港唐樓的致敬。

帶有鐵鏽之美的邊桌上是面罩造型鐵燈,出自燈飾品牌Pirouett於1950年的設計。牆上同樣掛滿Daphné的作品,其中一幅名為 《Back Alleys Backstage》(2018),是對香港唐樓的致敬。

簡約裝潢

簡約裝潢

她愛畫,居所亦成為她的私人畫廊。在Daphné的家,你不會見到彩色牆壁、優雅的地腳線或天花,她欣賞的是一種實而不華的室內設計。「我一直很喜歡香港政府於上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的建築,有些人可能覺得它們的外觀毫不吸引,其實在基本質素上是最具水準:明亮,寬敞,每個房間也很大,布局實用。」她欣賞這個單位的高樓底,認為在香港新建築中很難找到。「我喜歡室內使用非拋光和樸素的飾面,如果你想在一個空間凸顯自己的個性,一些基本、簡單,突出空間感的裝潢已足夠。」作為一個 建築專家的意見,你收到了嗎? 有別於她成長的城市——巴黎,Daphné知道自己在香港難於實踐城市設計,而她必要找到另一種方式來呈現香港的景觀,通過藝術創作是最直接的方法。這個單位,亦成為了Daphné的創作studio。「我的工作空間布局很靈活,完全根據我正在處理的創作流程而發展:數字圖層、繪畫、拼貼⋯⋯值得一提的是,工作空間內的書架(George Nelson, design for Herman Miller – Vitra, 1957)很有紀念價值,是我父母在1970年代購買的,一直陪伴我搬過九次家,包括巴黎、倫敦、米蘭和香港。」這個由可調節的鋁架組成的書架,陪伴她整個童年和成年生活,想起也有愛呢!

書架上放滿古藉, 配上旁邊的鐵製邊几, 更是古色古香。 兒子的房間充滿童趣, 巴黎鐵塔造型的小茶几則顯得相當型格,配合整個單位的風格。

書架上放滿古藉, 配上旁邊的鐵製邊几, 更是古色古香。 兒子的房間充滿童趣, 巴黎鐵塔造型的小茶几則顯得相當型格,配合整個單位的風格。

古舊設計之美

古舊設計之美

在Daphné的家,每件家具似乎都富有一定的歷史性,我問她是否自覺是古董迷?「現代流行平淡和米色的設計趨勢,這沒有不好,只是不適合我。對我來說,一個家是很重要的,因為它能反映你的個性。其實除了客廳裡的幾盞燈,我沒有從傳統商店購買過任何東西。我並沒有刻意收集某個年代的家具及飾品,只是碰巧我愛上的作品都是在20世紀中葉時設計的。那個時期的設計師在形式和功能之間創造了完美的和諧,當然,設計本身也很漂亮。」 客廳的一張白色梳化也讓人一見難忘,它本是由Jean Prouvé 為醫院設計的病床,Daphné將之改造成梳化,線條簡約,功能明顯,同時又極具美感。而置身於客廳角落的黑色石板不鏽鋼咖啡桌,是Daphné從祖母舊居繼承的。它展示了Poul Kjaerholm從工業設計師轉為家具建築師的發展,桌底的四個底座通過機械螺絲釘連接在一起,令桌面形成獨特的外觀。走到露台,只見一個兔子燈飾釘於牆上,甚是趣怪可愛!Daphné笑稱每個人都問她是從哪個畫廊購入的,「其實我是在灣仔堅彌地街一家破舊的修理店買的, 花了200元。只要人們肯花時間探索,其實可以在香港找到眾多寶藏。據我從店家那裡了解,這種裝飾大概是20年前常見於酒店的農曆新年裝飾之一,也因如此,這個燈飾總讓我想起香港。」

在這裡,儘管你看不到特別昂貴的家具,但是每件小物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並有獨特的回憶,包括牆上的每個藝術作品。Daphné的祖母於1957年由幾何平面(拼布)製作的第一幅掛毯,現時在Daphné家中展示着。在Daphné眼中,家是家庭生活 的一部分,當中的獨特個性就是用以區別這就是家,而非五星級酒店。

在這裡,儘管你看不到特別昂貴的家具,但是每件小物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並有獨特的回憶,包括牆上的每個藝術作品。Daphné的祖母於1957年由幾何平面(拼布)製作的第一幅掛毯,現時在Daphné家中展示着。在Daphné眼中,家是家庭生活 的一部分,當中的獨特個性就是用以區別這就是家,而非五星級酒店。

工作室是Daphné創作的地方,同時備有Stark雙人床, 兼具客房之用。 這本是由Jean Prouvé為醫院設計的病床, 被Daphné改造成為梳化, 當中的功能性不減。 露台也是他們一家休閒談心的地方,當中 「新春大吉」的兔子掛燈, 購自灣仔修理店, 滿有香港情懷。

工作室是Daphné創作的地方,同時備有Stark雙人床, 兼具客房之用。 這本是由Jean Prouvé為醫院設計的病床, 被Daphné改造成為梳化, 當中的功能性不減。 露台也是他們一家休閒談心的地方,當中 「新春大吉」的兔子掛燈, 購自灣仔修理店, 滿有香港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