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專訪憑紀錄片《戲棚》入圍金像獎及金馬獎導演卓翔 用鏡頭記錄本土獨有非物質文化遺產!
Lifestyle
專訪憑紀錄片《戲棚》入圍金像獎及金馬獎導演卓翔 用鏡頭記錄本土獨有非物質文化遺產!
Photo: Golden Scene, Helly Wong
READ MORE

專訪憑紀錄片《戲棚》入圍金像獎及金馬獎導演卓翔 用鏡頭記錄本土獨有非物質文化遺產!

Share to:

香港本土電影近來好評如潮,《金都》講述婚姻與選擇的自由;《叔‧叔》闡述兩位老年男同志生命交織的故事;《幻愛》的劇本則充分表現精神病患的壓抑。每齣戲也圍繞着生活切身的主題、虛構的情節卻呈現城市最真實畫面。上述電影,讓我們看見現今香港幽暗的角落,喚起我們的自省,與此同時,近來卻有另一部主題罕見的電影,讓我們見盡流傳民間150年的智慧、了解本港獨有保存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那是否更需要被我們認真對待?《戲棚》,由卓翔執導,電影沒有半句對白,純粹用影像記錄一個戲棚的生滅。

Photo: Golden Scene, Helly Wong
專訪憑紀錄片《戲棚》入圍金像獎及金馬獎導演卓翔 用鏡頭記錄本土獨有非物質文化遺產!
Photo: Golden Scene, Helly Wong

香港本土電影近來好評如潮,《金都》講述婚姻與選擇的自由;《叔‧叔》闡述兩位老年男同志生命交織的故事;《幻愛》的劇本則充分表現精神病患的壓抑。每齣戲也圍繞着生活切身的主題、虛構的情節卻呈現城市最真實畫面。上述電影,讓我們看見現今香港幽暗的角落,喚起我們的自省,與此同時,近來卻有另一部主題罕見的電影,讓我們見盡流傳民間150年的智慧、了解本港獨有保存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那是否更需要被我們認真對待?《戲棚》,由卓翔執導,電影沒有半句對白,純粹用影像記錄一個戲棚的生滅。

從不認識到熟悉

坊間會形容,電影《戲棚》是卓翔記錄中國傳統戲曲的第三部曲。先是2012年的

坊間會形容,電影《戲棚》是卓翔記錄中國傳統戲曲的第三部曲。先是2012年的《乾旦路》,再來是2015年的《一個武生》和現在的《戲棚》。然而看畢整部長達1小時15分鍾的純影像記錄片,會發現是次主角並非單純台上花旦、武生或其他角色,而是戲棚,以及戲棚之下出現過的所有事、物。為何會選上戲棚?

「不少演員說戲棚對他們意義重大,告知戲棚能給予他們一個位置與認同

「不少演員說戲棚對他們意義重大,告知戲棚能給予他們一個位置與認同,漸漸令我對戲棚產生了興趣。」再者,無論教育界抑或傳媒界,卓翔認為也甚少提及戲棚相關歷史,「不少人也認為,戲棚每次的演出對象均為神靈,其實是一個謬誤。」基於以上原因,驅使卓翔落實電影主題,欲通過這部電影打破大家對戲棚的刻板印象。

戲棚在本港有150年歷史,或許更久遠,只是未能求得證據。「本是漁村的香港

戲棚在本港有150年歷史,或許更久遠,只是未能求得證據。「本是漁村的香港很依賴神靈保佑,家家戶戶也迷神功戲及各種棚下戲曲。神誕、太平清醮、北帝誕以及天后誕等等,也能見戲棚蹤影。」六七暴動以後,又因殖民地的原因,本地着重西方文化教育,政府大推西洋藝術,漸令香港人遺忘了本士文化的根,與戲棚的距離愈來愈遠。至今,香港每年就只會搭建約40個戲棚作演出、供奉或耍樂之用;而香港更只剩兩間搭棚公司。如此現狀,令卓翔更想藉着鏡頭,永遠留住這道迷人的本土風景。

一竹一杉的溫暖

卓翔說,戲棚時至今天,依然堅持用一竹一杉作為主幹材料是有原因的,「跟

卓翔說,戲棚時至今天,依然堅持用一竹一杉作為主幹材料是有原因的,「跟搭棚師父談築棚,對話中才了解戲棚之所以用竹,是考慮到台上表演者。竹搭的戲棚有卸力作用,當演員在竹製舞台上踏地舞動,竹的柔韌性正好減低動作所帶來的疼痛感,由此可見,由竹所建的戲棚,其可塑性實在比鐵棚來得更高。因利乘便,有時後台人員和演員們亦常常發揮小創意,於竹上勾掛東西,有的更會延長或改動竹的微小部分,塑造出個人化的小角落。」

他形容,戲棚是一個擁有溫度、生命力的空間。這說法不只因為穩固的戲棚

他形容,戲棚是一個擁有溫度、生命力的空間。這說法不只因為穩固的戲棚全用人力和汗水換來,戲棚與大自然的關係亦非常親密。「戲棚時常建在離島如坪洲、近海的西貢、鄉郊的林村,位置林林總總卻多建於大自然附近。

為了資料蒐集我曾探訪過大約30個戲棚,最後篩選出來那6至9個會被

為了資料蒐集我曾探訪過大約30個戲棚,最後篩選出來那6至9個會被我拍攝的戲棚裡,全都與大自然有着密切關係。宛如電影中,出現過的林村戲棚,畫面見棚亦見樹,竹棚與樹木二合為一,它們就像共生體,猶如大自然孕育出戲棚,畫面令我非常感動。」

蒲台島的戲棚,是首個被卓翔拍攝的對象。他說:「因為地勢問題,這絕對是眾

蒲台島的戲棚,是首個被卓翔拍攝的對象。他說:「因為地勢問題,這絕對是眾多戲棚之中最難築起的一個。我也認為記錄整個搭建過程非常重要,即使竹材運入蒲台島當日,我的拍攝團隊經已準備就緒,期望完整記錄這個難得的時刻。」就算電影中沒有將蒲台島戲棚完完整整呈現,但卓翔的確經歷了這戲棚的始與終。

無聲的觀察者

電影棄用對白,只用影像說故事。起初難以想像,《戲棚》是如何在沒有聲音對

電影棄用對白,只用影像說故事。起初難以想像,《戲棚》是如何在沒有聲音對話帶領之下,單用畫面敍述情節?

從上空拍下戲棚搭建中的面貌、巴哈大提琴的音樂、後台與前台的眾生相

從上空拍下戲棚搭建中的面貌、巴哈大提琴的音樂、後台與前台的眾生相、演員於台上獨自演繹的天光戲等一個個細緻畫面,證明了電影作品只要背景音樂、畫面、剪接、拍攝角度能達完美互補,影像足以超越語言所能表達。「溝通與尊重,令我們獲得了心中想要的畫面。先說後台,因這位置屬演員最私密的地方,而且空間細小,因此拍攝前要花很多力氣進行溝通,建立互信。」電影中,台上主要被記錄的主角有6位,不過台下的所有生命、所有正在發生的事情、觀眾的表情與演員的肢體動作,也是帶動故事發展的重要元素。

然而要眾人於鏡頭前毫無顧忌地表露真我其實絕非易事,要靠拍攝團隊

然而要眾人於鏡頭前毫無顧忌地表露真我其實絕非易事,要靠拍攝團隊的觀察與耐性,「來到拍攝現場,很多人想盡快拍下自己想要的東西,工作往往很急促,做法其實是對空間與他人的不尊重。反過來,我們每次拍攝之前,我會要求我的團隊至少早半小時到達現場,用時間慢慢融入拍攝空間與對象,留意人們行走的pattern、習慣、去向,然後才決定哪一個角落,最不會影響及破壞他們節奏的位置set機,自然會拍到很多真情流露的畫面。」

「其後的剪接也有難道,沒可能貪心地將每一部戲曲的所有選段完整與觀

「其後的剪接也有難度,沒可能貪心地將每一部戲曲的所有選段完整與觀眾分享,故此如何用聲畫分離方式、抽取影像,也有其難度。我仿如化身成廚師,戲曲是我的食材,每次遇上食材,我便要思考烹調食材的方式,希望每次能應用新的烹調方法讓大家品嘗食材的不同味道。」

戲棚的靈魂

支撐着戲棚,並非竹枝與木杉,而是竹棚下的所有人,是演員、衣箱、樂手、搭棚

支撐着戲棚,並非竹枝與木杉,而是竹棚下的所有人,是演員、衣箱、樂手、搭棚者、觀眾、一個個在後台為演出奮身工作的人員,才湊成擁有靈魂的畫面。「深刻畫面有很多,其中一個是演員獨演的天光戲。凌晨時分,演員坐在台上一席,台下零觀眾。時分到了,開嗓獻唱,一人陶醉。是信念以及演員對自己的要求,才可堅持完成整個表演,讓純粹的表演擁有質量與神髓。」

「末段在鏡頭出現的老叔叔,曾於《乾旦路》出現過,他負責煮飯,也會留宿於現

「末段在鏡頭出現的老叔叔,他是少有在戲棚煮飯的演員,也會留宿於現場。耄耋之年,也許回顧大半生,生活與回憶也離不開戲棚,對他來說,這裏並非工作的地方,而是歸宿。」

戲棚下的靈魂,各人用各自的方式,繼續守護他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戲棚下的靈魂,各人用各自的方式,繼續守護他們稱之為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