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JOHAN SELLEN; stylist GILL RENLUND; text 熊貓; edit MEILIAN LEE.

每個女孩都曾渴望當上公主,跟心愛的人住進城堡,過着幸福生活。走進Hannah Cecil-Gurney奢華的家,簡直有如進入瑪麗皇后的宮殿,典雅氣派真有皇室格調!

THE OWNER

Hannah Cecil-Gurney現為威爾斯一個750年莊園繼承人的妻子,同時替父親打理家族生意,掌管着de Gournay牆紙品牌)的全球營運。她和父親性格非常相像,熱愛工作之餘,更喜歡不斷接受挑戰,對室內設計、古董家具的愛好也深受父親影響。Hannah會把自己的家當作「試驗場」,不時以不同牆紙作出配搭,樂於在生活中找驚喜。

繽紛牆紙

在Hannah位於倫敦的家,她描述着丈夫Eddie在威爾斯繼承的房子:「那是一個典型的喬治時期風格的房子,至今已有200多年歷史。舊居三面環海,從任何一個窗口往外眺望,都看不到其他房子。夜幕降臨時,一切安靜得不可思議,漫天繁星的景象和倫敦的生活完全是兩個極端。」

當Hannah最初和Eddie相識時,Eddie姐姐得知她的工作時更打趣說:「Eddie,我們莊園房子裡的『中國房間』,用的正是de Gournay牆紙呢。」當時姐姐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弟會娶了個「牆紙女皇」吧。

在倫敦長大的Hannah覺得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父母在南肯辛頓區的海德公園旁邊有間很大的房子,她自小生活優渥。也許是這樣的原因,Hannah有着積極樂觀的性格,同時擁有非常強的行動力。在學時成績優秀,直到步出社會,「優秀」二字仍未離開過她。若然走進Hannah繽紛多彩的倫敦之家,就會意識到在她的內心深處,她仍然是一個熱情開朗、被家人寵愛着的公主。

設計師Tara Craig的提議下,Hannah家處處充滿細節美感。牆紙是她在室內空間中最熟悉和喜愛的元素,由於她家的格局呈長條形,飯廳是連接所有空間的交匯處,所以只有在飯廳和廚房使用了淨色牆紙,其餘所有空間都使用了圖案豐富的牆紙。對此,她的心得是:「許多人對室內的顏色非常保守,但我的家居卻有很多顏色,每個房間的顏色不同可以起到空間轉換的效果,甚至製造不同的心情。」

極簡主義的相反

Hannah希望自己的睡房在晚上燈光亮起時呈現溫暖燭光的效果,所以牆壁需要暖色調,而燈光亮起時飄浮感的反光會帶來這種效果。所以她選用了含有銀箔底材的牆紙,加上復古的質感、偏粉紅的顏色……夜晚燈光亮起時,銀箔的反光、紅與復古的暗調,正是她想要的。同樣使用銀箔材質的浴室防水牆紙,則起到提亮狹小空間的作用,魚兒圖案更是活靈活現,猶如在浴室中悠遊。

將公司做展覽時用到的材料帶回家「實驗」,是Hannah的小習慣,比如客廳空間置有由美國著名室內設計師Kelly Wearstler設計的手繪地板,是普通材料帶來奢華視覺效果的絕佳例子。這個空間中的牆紙靈感來源於室內設計歷史中不可抹去的一個傳奇——Yves Saint Laurent和Pierre Bergé在巴黎的公寓,公寓中任何一樣物件或設計都是匠心獨運的精品。

除了牆紙不時更新,Hannah家中的畫作也作出「定期替換」,原來是表親開的Broadbent藝術畫廊不時借出作品給其擺放。比如廚房中懸掛畫家Alf Löhr的作品,客廳中記錄了滑雪動態的抽象炭筆畫則來自藝術家Kate Palmer的手筆。

對於所有這些珍貴的裝飾品,Hannah的態度卻是:「我覺得家最重要的就是感覺舒服,而不是看上去完美。我一點也不怕毀掉畫面甚麼的,我有小孩,還有兩隻精力充沛的大狗,沒法去操心完美。自己的家,取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總是在想,一個真正的家需要一個完整的靈魂在其中,就算主人不在,進到這個家的人也能完全感受到這個靈魂的存在,比如我家——多彩、繁複,就像我的生活和工作狀態一樣。像我這樣腦袋裡總是想着20件不同事情的人,可沒法生活在極簡主義的屋子裡。」她笑着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