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莊梅岩專欄:釣魚之樂
Well Being
莊梅岩專欄:釣魚之樂
Photo: Getty Images
READ MORE

莊梅岩專欄:釣魚之樂

Share to:

劇本圍讀,顧名思義,圍圈子讀劇本,是編劇既亢奮又緊張的環節——閉門寫稿 多時,作品終於離開自己懷抱在人前朗讀,創作團隊是編劇的第一班「觀眾」,通常朗讀劇本之後都會有討論大會。

Photo: Getty Images
莊梅岩專欄:釣魚之樂
Photo: Getty Images

劇本圍讀,顧名思義,圍圈子讀劇本,是編劇既亢奮又緊張的環節——閉門寫稿 多時,作品終於離開自己懷抱在人前朗讀,創作團隊是編劇的第一班「觀眾」,通常朗讀劇本之後都會有討論大會。

理想的說法是提供意見讓編劇把劇本修改得更好

理想的說法是提供意見讓編劇把劇本修改得更好,但有時都會淪落到「圍插」的局面,無他,劇本乃一劇之本,好的文本就像好的食材,幾乎能斷定一道菜的成敗,所以大家都先鞭策編劇。 

這和釣魚有甚麼關係呢? 

1

年少時多次身陷「圍插」局面,有一次眼見討論偏離劇本原意,我的思緒不知不覺飄至大西洋

年少時多次身陷「圍插」局面,有一次眼見討論偏離劇本原意,我的思緒不知不覺飄至大西洋,我突然覺得編劇就像漁人,獨個兒垂釣; 導演就像總廚,領着一大幫人來烹煮你釣回來的魚。但是廚房的人沒在外面跑,不知道漁人等了幾個春秋、經歷了幾多風高浪急,不知道漁人跟獵物生死決鬥了幾場,為了這尾魚幾乎在汪洋迷失。當廚子把漁獲只當作從隔壁街市隨意買來之 物,評頭品足便更狠了:「這魚太小了」、「不夠新鮮」、「食客會嫌多骨」。 

2

漁人呆在當場,非因日曬雨淋沒換來一句 「辛苦了」

漁人呆在當場,非因日曬雨淋沒換來一句 「辛苦了」,而是覺得廚子不熟悉魚類:獅頭是吃小的、鹹鮮魚不是吃活的、黃魚就是多骨。把三刀看錯成關公,明明是紅瓜子都要炸球。更甚是廚子怪罪食材不夠好,硬要漁人換一尾回來。坦白說,要把魚養得更大可以盡力,但要把說好的淡水魚變成鹹水魚真不可能。為甚麼不好好運用眼前食材呢?其實漁人還可以告訴廚子,這魚在急流上釣,肉質一定結實;那魚取自鹹淡交界,蒸的時候容易過火;漁人無心干預廚政,只是了解魚的來源和習性,有助發揮食材最大的潛力,好的漁夫都熟悉這些細節,好的廚子都會想知道這些細節。 

3

慢慢地,我發現有些漁夫一生只釣一種魚,在某種釣法裡琢磨,成為某種魚的專家

慢慢地,我發現有些漁夫一生只釣一種魚,在某種釣法裡琢磨,成為某種魚的專家。我則比較喜歡看不同風景,有時想去碼頭,有時想置身湖泊,磯釣垂釣我都有興趣,有偏愛的魚卻又喜歡鑽研不同魚類。於是對我來說,磨練釣魚技巧固然重要,但了解不同師傅的廚藝和風格也很重要。有些廚子擅長煮魚湯,有些廚子擅長做刺身,不同的魚,就要交給不同的廚子;有些廚子想陪你垂釣,準備工夫做得特別足;有些廚子同時煮幾道菜,失神燒焦了你要自求多福。 

4

有的廚子會鑽研魚肉差異繼而調整煮法,有些廚子無論你給他甚麼都會用自製醬料蓋過魚味

有的廚子會鑽研魚肉差異繼而調整煮法,有些廚子無論你給他甚麼都會用自製醬料蓋過魚味,因為廚子就以那種醬料聞名,他亦要向專程來品嘗經典菜式的食客負責;我覺得不是太糟,了解溝通過就好。最差的廚子是沒有鑑賞能力又追求假大空,二話不說就拿你生蹦活跳的東星斑切下一塊,然後在廚房七拼八湊,自以為把每種魚最上乘的部分都放在一起,其實奇醜無比,合該換來《食神》周星馳那一句:「多舊魚」。

5

當然我也遇過大師,博學而謙厚,從不輕視每一尾魚的獨特之處

當然我也遇過大師,博學而謙厚,從不輕視每一尾魚的獨特之處,他的廚房未必裝潢華麗,但團隊一心一意,由廚具到配料都用心經營,炮製出一道道獨特鮮味的好菜式,那是食材、廚藝和團隊完美結合的時候,是食客之福。
寫作多年,我依然會為第一次的圍讀感到緊張,但我不再相信食材成敗論,我更相信整個隊一起烹調的火花,才是一個戲的命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