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Well Being
莊梅岩專欄:不希望與另一半從事相同職業
Photo: Getty Images
READ MORE

莊梅岩專欄:不希望與另一半從事相同職業

Share to:

分享的自由

若要在擇偶條件上為職業一欄下甚麼註腳的話,我會寫「不選同行」。 

Photo: Getty Images
莊梅岩專欄:不希望與另一半從事相同職業
Photo: Getty Images

分享的自由

若要在擇偶條件上為職業一欄下甚麼註腳的話,我會寫「不選同行」。 

有人說:「一個家庭只有一個藝術家就夠了。」說的是創作人收入不穩,許多人相信,兩口子都從事藝術創作結局將會「攬住一齊死」。首先我不認同這看法,我們戲劇界就有好幾個夫妻檔,不但把藝團營運得出色,夫妻也因為一起衝鋒陷陣而更形親密。我甚至覺得, 同是創作人在物質追求的價值觀上比較接近, 「一起捱窮」並不如外界想像般可怕,我不想伴侶是同行主因是創作人那比捱窮更可怕的習性。 

許多戲劇人都多話,由學院開始我們就習慣分析、討論,學生時代在pizza bar在paris café 論戲到凌晨,畢業後就窩在排練室聊,散場碰到面在劇院聊,聊自己的戲、聊別人的戲、聊金像獎奧斯卡,聊起來沒日沒夜。我丈夫已算有耐性,等我的時候從不催促,知我赴劇場人聚會也懶問我何時歸家,而我往往是一面享受論戲一面歸心似箭怕他等。但我寧願這樣,寧願丈夫看完戲只說「幾好睇」或「唔鍾意」,寧跟他有說不完的話題而不繞着戲劇轉。

創作人感情豐富、多愁善感,平靜的表面下常坐情緒過山車。我最糟糕是趕死線的時候,據丈夫說,回家會有進入黑洞的感覺。同行相處大概會退避三舍,外行人卻天真地踏進來吃薯片,有時薯片的脆聲卻是拯救,令我不致在黑洞沉淪太久。我珍視創作人的情緒力量,那些都是靈感泉源,但我實在無法想像兩個喜歡黑洞的人怎樣一起生活,所以兩個(藝術家)只能活一個。 

不選同行的另一個原因是不想見得太多、 知得太多。我無法忍受長時間對着同一個人,也不喜歡大家擁有同一堆朋友,做甚麼對方都 知道。我更喜歡伴侶之間有一種神秘感,最好他任職我完全不懂的專業,或是我一生都不會接觸的技術,那麼我就可以純粹透過他的描述去了解他的領域,他說自己做得如何棒我都信,正如我的戲再爛他都是粉絲,這樣想好像很沒出息,但當真換來許多安逸和新的知識。 

另外身處不同環境,會反映出我們個性中不同的面貌,有些人很在意公私之間的分野,不喜歡讓親人伴侶看到自己工作時的模樣,亦 不想同事見到私人世界裡的自己。有一位在外國生活的朋友就曾經向我訴苦,說他到醫院找朋友時遇上自己的哥哥,老遠就熱情地揮手, 怎知醫生哥哥非但沒有回應,還一臉冷漠地跟他擦身而過。我很理解那個哥哥,因為我工作時也會進入狀態,叫我一下子不知怎樣應付其他關係,反之其他關係也會影響我的工作表 現,所以伴侶若是同行一定叫我很抓狂。 

只要不是同行,對我來說另一半從事甚麼職業都無所謂,工資高固然好,但更重要是他是否喜歡自己的工作。我覺得熱愛自己工作的人往往散發某種魅力,和長得帥西裝筆挺那種魅力是不同的,他們更有自信、更有幹勁,抱怨也較少。他們的魅力是不停生長、令人仰望的,並且這種熱情也會滋養你和推動你,叫你努力追求自己喜愛的事業,然後與對方分享自己的理想。一旦讓我見到這種魅力,話說回來,即使伴侶是同行,我相信也不是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