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width="1" height="1"/>
如何開始收藏藝術?來認識一眾藝術界明日新星
Lifestyle
如何開始收藏藝術?來認識一眾藝術界明日新星
Photo: Text 筆華棋(MATT CHUNG):Gallery Ascend總監、Hypebeast藝術顧問。
READ MORE

如何開始收藏藝術?來認識一眾藝術界明日新星

Share to:

我的背景比較特殊,由最初作為一位傳媒工作者,接著潮流資訊居多,然後很自然地開始收藏,由早期的Street Art,到日本的新晉藝術家,繼而擴展到整個藝術版圖。最近我開了自己的第一所正式畫廊Gallery Ascend,把我喜歡的藝術家都帶到香港,讓作品和藝術家speak for themselves。不過,自己心目中當然會有些有感情或personal favourite,看得中的,在我心目中也必定有些潛質的,但未來發展如何,就要看看他們命數。以下這幾位,便是我近期的心頭好。

Photo: Text 筆華棋(MATT CHUNG):Gallery Ascend總監、Hypebeast藝術顧問。
如何開始收藏藝術?來認識一眾藝術界明日新星
Photo: Text 筆華棋(MATT CHUNG):Gallery Ascend總監、Hypebeast藝術顧問。

我的背景比較特殊,由最初作為一位傳媒工作者,接著潮流資訊居多,然後很自然地開始收藏,由早期的Street Art,到日本的新晉藝術家,繼而擴展到整個藝術版圖。最近我開了自己的第一所正式畫廊Gallery Ascend,把我喜歡的藝術家都帶到香港,讓作品和藝術家speak for themselves。不過,自己心目中當然會有些有感情或personal favourite,看得中的,在我心目中也必定有些潛質的,但未來發展如何,就要看看他們命數。以下這幾位,便是我近期的心頭好。

1陳威廷

陳威廷

IG:chenweiting_art

東京藝術大學 G.A.P. 碩士(就學中)

臺北市立大學 視覺藝術所碩士

輔仁大學 中國文學系學士,修畢創意創新創業學程

簡介:1991年出生於台灣台南。目前於東京藝術大學就讀。他的童年充斥了卡通色彩,喜歡在紙本間建構角色跟世界。閱讀到羅蘭巴特的碎片概念。羅蘭把他的文字視為一種碎片,觀者可以藉此拼組他的思考。對陳威廷而言,他認為書寫是生活的一個片段。寫詩、畫作都成為他的書寫,以及碎片。

他的平面作品大多為壓克力顏料作為媒材,常透過詩文而反映視覺跟故事的感知。近年,更嘗試各種媒材創作,例如錄像、行為以及雕塑。更於2017年時,參與台北的白晝之夜表演行為。他始終認為他的創作在呈現孩童與成人的差異。此外,更有作品由麗寶文化基金會典藏。為了探索與不同的藝術家交流的機會,以及嘗試新的計劃。目前就讀於東京藝術大學的全球化藝術實踐學系大學院(碩士),現居於日本東京生活與創作。

與陳威廷對談

1 / 4
2 / 4
3 / 4
4 / 4

ELLE:哪些藝術家影響你較為多?譬如說畫風、技術、個人背景故事等等。

近年我注意Rose Wylie以及Andre Butzer。藝術家對於形式的重建上,讓我思考繪畫的形式。近年我看Rose Wylie的作品企圖簡化作品的主體結構,更為直覺性的呈現畫面中的主題。Andre Butzer則是結構上,以往大家認為我的作品一直充斥著某些角色,近年我希望將線條解放,更符合我一直做的自由書寫。 當然,在創作時,更為重要的是,詩。這些暗示性、跳躍性的內容,使我自由創造,例如:夏宇、畢贛、谷川俊太郎的詩,都是我很常閱讀的詩人。

ELLE:你通常從哪些方向得到啟發繼而獲得進步?

我常注意街道,還有一些隨機播放的曲目。我認為每個階段造訪我的主體是不同的,例如我為什麼創作角色,或許像是我隨機打開電視,看到一部卡通,或者電影,甚至隨機翻開一頁書。這個不經意的狀態下,常會促發一些化學作用。我喜歡這些偶發事件,它讓我產生一種紀錄的書寫,而那個當下,也許是繪畫,也許是文字。我也不確定它是不是進步,但確定的是,它持續改變跟造訪我。

ELLE:哪些新進的畫家你想推薦給讀者的?

最近我在看吉田戰車的「傳染」,它是一套四格漫畫。以及日本近期很紅的菊池祐紀的「100天後會死的鱷魚」漫畫。近期常常會看一些漫畫來思考創作的一些畫面跟構圖。

ELLE: 哪幾個國家或城市是你想辦個展的?有沒有特別原因?

這幾年很高興可以至到紐約、台灣以及香港辦個展。另外,由於目前在東京藝術大學修業,也會在校內與朋友一起做聯展。未來,我期望可以在中國上海做展覽,因為先前在中國做展覽,主要都是聯展的形式。我想要做一個完整的個展,對我而言那是不一樣的。此外,除了展覽外,我也期望可以做一些企劃,例如:大型的裝置、商場的空間等,總覺得想做些不同的挑戰。

ELLE:對於現在市場上備受關注的拍賣及炒賣風氣,你認為是幫助或是損害了藝術家的前途?

近年的確有注意到這個現象,尤其是剛展覽後的作品,就出現在拍賣或者網路上銷售。就個人而言,雖然人的喜好會隨時間改變,但是過於快速被轉售,其實不是樂見的事情。對我,我喜歡看到作品在不同空間呈現的樣子,那個模樣是我期望看到的。

ELLE:因為疫情的關係,對於各方措施及限制對於藝術會否有哪些好的改變及影響?

疫情影響下,改變了許多原有的習慣,例如線上展覽的產生、大眾透過網路找尋藝術家、藝術呈現的可能。但我們不能去改變,卻能夠選擇轉換。近年,我也因此思考未來有什麼可能的計畫。也許,這並非一種限制,而是一種突破,讓大眾更容易接觸藝術。

ELLE:NFT被譽為藝術界最大衝擊,你覺得它在藝術界的意義是什麼?

這是一個新的形式,對於藝術收藏以及藝術家。我看到了不少平面藝術家參與,讓平面作品產生了動態,互動以及收藏的可能。論及數位作品,也是我近年有挑戰的部分,我與朋友合作Instagram的濾鏡特效,讓更多人能夠透過數位型態互動,成為作品的一部分,這也是蠻有趣的經驗。

ELLE:有甚麼建議可以給各位新進藝術家?

藝術創作是自由的,但一定要記得自己的初心。大家常誤解所謂的「符號」,並非所謂視覺上,更重要的是,核心價值,那個承載創作的內在。

2鄺詠君(Kwong Wing Kwan)

2 - Kwong Wing Kwan (鄺詠君)

IG:kwongwingkwan_

2012年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主修藝術,現於香港生活及創作,工作室設於火炭。因著自幼身邊環境的轉變和衝擊,引發鄺詠君關注周邊微細的變化,她以繪畫表述當衝擊如日常,人如何自處。個人展覽包括《日出|晚安》( Gallery Exit, 香港, 2021),《懸浮於世》( Artify Gallery, 香港, 2014) 及《晴空亂流》( 嘉圖現代藝術, 香港, 2013)曾參與(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21),《透內。逸外》(Link Gallery, 北京, 2017)及《The Spirit of Ink: 12 香港藝術家》(蘇富比藝術空間, 2013)等。她曾入選青年藝術100,榮獲文苑藝術創作獎及嘉圖藝術創作獎。

與鄺詠君對談

1 / 4
2 / 4
3 / 4
4 / 4

ELLE:哪些藝術家影響你較為多?

杉本博司和Michael Borremans。杉本博司的「江之浦測候所」是令我人生單日講過最多「好靚呀」的地方,他的「電影院系列」將一套戲放入一張相裡,浪漫、詩意又永恆。Michael Borremans的油畫真跡筆觸都好看,他的水彩草稿輕輕鬆鬆就神服了我。

ELLE:你通常從哪些方向得到啟發繼而獲得進步?

搵靈感跟搵唔見咗嘅野是一樣的,你唔搵佢嘅時候,佢就會無啦啦出現。

ELLE:哪些新進的畫家你想推薦給讀者的?

羅家南的針筆畫很耐看,真跡亦好看過相十倍。

ELLE:哪幾個國家或城市是你想辦個展的?

東京、巴黎、意大利、西班牙。我喜歡這幾個國家的美食,也想順道更新我的美食地圖。

ELLE:對於現在市場上備受關注的拍賣及炒賣風氣,你認為是幫助或是損害了藝術家的前途?

幫助一定比較多,始終多人關注總好過無人理會,而且藝術家都可以置身事外的,正所謂「成盤係血,當佢無事」。

ELLE:因為疫情的關係,對於各方措施及限制對於藝術會否有哪些好的改變及影響?

好多藝術家朋友包括我自己這兩年生產力都高了很多,加上疫情不能夠外遊,娛樂減少,多了人看展覽和買畫,亦有很多本身沒有本地藝術家作品的畫廊開始介紹本地藝術。

ELLE:有甚麼建議可以給各位新進藝術家?

將所有精力、時間放進作品,好的作品是你最大的護身符,然後去找機會,不要等機會找你,途中必定會有人潑冷水,但要堅定相信自己和自己作品。

ELLE:剛剛在Gallery Exit的展覽有沒有什麼喜出望外的感想?

見到很多新面孔,他們是透過報導和Instagram就千里迢迢來到田灣看我的展覽,非常感動。

3Jon Burgerman

3 - Jon Burgerman (@jonburgerman)

IG:jonburgerman

Jon Burgerman 是一位出生於英國,現居紐約的藝術家,他醉心即興創作,並通過繪畫和其他媒介呈現他的構想。他也是塗鴉界別內「Doodling」的狂熱分子,經常被認為是流行「Doodling」藝術風格中的佼佼者。

嘗試過多個創作媒介,於不同國家舉辦展覽,與大小品牌聯乘過後,近年他醉心的是食物系列,尤其是出現最多的 Pizza,他認為 Pizza 跟藝術一樣,就是集百家之大成,將不同的「配料」放在一起,才能成就出一件「藝術品」。

與Jon Burgerman對談

1 / 4
2 / 4
3 / 4
4 / 4

ELLE:哪些藝術家影響你較為多?

當我年輕時第一次看到Basquiat的作品,我真的無言,看見一位藝術家可以那麼原始地展露自己的筆觸實在是一件很有威力的事情。大約是那段青春期,我也開始迷戀Cy Twombly,我很喜歡那種不用過份小心、仔細去處理畫畫這回事,可以毫無保留地盡情表達自己的方式。

ELLE:你通常從哪些方向得到啟發繼而獲得進步?

我的靈感很多也是來自紐約的生活,街道每天也是滿載垃圾和廢物,不管你觀察街上的哪個角落,彷彿能夠窺探其他人的故事:那些顏色、形狀、塗鴉、噪音,每天也是一個歷程,哪怕只是我由公寓行路到工作室的短短路程。 

ELLE:哪些新進的畫家你想推薦給讀者的?

有,我吧!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其實可以在我Instagram看看我追蹤誰,例如Benjamin Cabral、Marcelo Pinel、Fewocious、Hannah Epstein、Evilgirl2005、Elizabeth Saloka、Susan Carr、Annie Collinge,真的有很多很有才華的人在這世界。我真的很喜愛看到其他人的創作,做什麼也可以,藝術真的很奇妙!

ELLE:哪幾個國家或城市是你想辦個展的?

若果可以在紐約辦展覽,那麼我所有朋友都可以來,並且沒有藉口!哈哈。當然我亦很想在香港做一次,因為我未正式在香港做過個展,除了上次在K11的Art Bodega,很想快點回去和發掘更多美食。或者希臘的雅典,那裡的菲達芝士確實一絕。

ELLE:對於現在市場上備受關注的拍賣及炒賣風氣,你認為是幫助或是損害了藝術家的前途?

當然看見一些作品價格高企時,是挺興奮的,但是我認為對任何藝術家來說,成名太快也不是好事,會失去很多好收藏家和令價錢難以持續。通常人賺到很多錢的時候,他們就不會理會藝術家的本質。作為藝術家,我都希望有長遠的事業,即是就算我過身後,依然能持續的,否則,人生流流長,我還可以做什麼?哈哈。

ELLE:因為疫情的關係,對於各方措施及限制對於藝術會否有哪些好的改變及影響?

我倒不認為它改變了我的工作模式,或使我慢下來,反而令我更加珍惜和感激擁有的東西。世界變得太快,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做一些我不相信的東西。我們只有「現在」。

ELLE:NFT被譽為藝術界最大衝擊,你覺得它在藝術界的意義是什麼?

我真的喜歡這個新世界,我去年年初開始玩NFT的,當時還沒有很多人討論或參與,所以看見現在那麼厲害,並且把很多好的藝術家帶到更多人認識的層面,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我一直也有利用我的畫作創作一些影像片段,但一直不知道怎樣去跟大家分享,現在NFT就可以了,而我認為大家還未知道NFT的可能性,所以大家一定要拭目以待!。我九月九日在Nifty Gateway將會推出一個新的系列。

ELLE:有甚麼建議可以給各位新進藝術家?

一定要忠於自己,你會學習到很多新的技術和享用新科技,但是到最後最重要的還是「自己」。所以一定要善待自己、堅持,不要放棄!

ELLE:你跟Casetify的合作有沒有什麼感想?

真的很喜歡這個系列,因為我覺得沒有東西比電話更多曝光率,而透過電話殼上的創作,不但令更多人認識我,而且也能透過我的作品帶給別人喜悅。

4Carlos Rodriguez

4 - Carlos Rodriguez (@radrigue5)

IG: radrigue5

新進墨西哥藝術家,畫風除了滲透童話故事份外,亦大膽表現着同性戀議題,最近被著名音樂人Sam Smith的經理人公司簽為合作夥伴。

與Carlos Rodriguez對談

1 / 6
2 / 6
3 / 6
4 / 6
5 / 6
6 / 6

ELLE:哪些藝術家影響你較為多?

我對於自學的藝術家有一種特別的關注,例如Henri Rousseau、Hector Hyppolite,我對於中世紀的幻想系圖像、原始藝術、色情藝術都十分著迷。我更加欣賞Keith Haring所創作出的世界性「語言」。

ELLE:你通常從哪些方向得到啟發繼而獲得進步?

我是一個很好奇的人,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似一個研究生多於一個畫家,我的作品充斥着神話參考、科學,有一點詩詞,當然還有色情的主義。

ELLE:哪些新進的畫家你想推薦給讀者的?

我喜歡有人像的畫家,我有一些很喜歡的,也有一些剛發掘的,例如Jeff Cheung、Daniel Correa、Taylor Lee、Derek Aylward、Drake LaBry、Sara Anstis,和墨西哥畫家Maria Fragoso。

ELLE:哪幾個國家或城市是你想辦個展的?

我很幸運地有機會在拉美和美國地區做了一連串的企劃,今年更在歐洲得到很好的迴響,年尾我也會有在巴黎舉行數個群展。我當然覺得亞洲是一個很有趣的地域,尤其當中的距離和文化差異更有火花,東京和香港也是我很想踏足的地方。

ELLE:對於現在市場上備受關注的拍賣及炒賣風氣,你認為是幫助或是損害了藝術家的前途?

那要看你站在哪一個立場去看這件事,如果你有畫廊代表的話,那當然可以是好事,但我是一個獨立藝術家。我和一些畫廊和藝術商人有一些企劃性的合作,但沒有一個獨家畫廊。我喜歡這種自由,雖然有時會比較難去明白這個藝術圈子的動向和操作,所以未必每一個舉動都是朝著「正確」的方向進發。不過獨立發展也可以有很大的潛質,我仍然相信的。

ELLE:因為疫情的關係,對於各方措施及限制對於藝術會否有哪些好的改變及影響?

疫情的初期,真的連買藝術用品也有困難,因為店舖也關門。有些去年已定的計劃也被取消了,幸好所有東西也逐漸復甦。不過要適應突如其來的變化是一種很有挑戰性的事情。

ELLE:NFT被譽為藝術界最大衝擊,你覺得它在藝術界的意義是什麼?

老實說,我還在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看見有一群藝術家在推崇這方面的銷售和收藏模式。其實,有一間英國的畫廊也邀請了我參加他們的NFT平台,但我真的未預備好,我還是喜歡觸碰到的畫布,一步一步的用顏料和紙粘土,滿手髒髒的,去完成一件作品,我還未接受到售賣一件jpeg的概念。

ELLE:有甚麼建議可以給各位新進藝術家?

一定要有好奇心,實驗,和有冒險精神;要忠於自我、原創,和相信自己一套守則。社交媒體當然是很好的工具,不過其實也是一個有審查的領域,要懂得去玩這個遊戲。最後,沒有東西能夠打倒紮實的作品。

ELLE:你是怎樣認識Sam Smith,和他有合作關係的?

這是一個很奇妙的經歷。有一天,一個英國的藝術經紀人聯絡我,想買我的作品,幾星期後,他終於解答我背後客人的身份,原來是Sam Smith。大概是復活節時,他在Instagram分享了我其中一個雕塑,然後連續數天,不斷有人聯絡說想買這件作品。我很有幸地和他有過幾段很深刻的對話,例如他分享了我其中一件作品放在他的鋼琴面前。未來,我跟他們將會有一個很有趣的企劃,大家密切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