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
Well Being
曾被取笑「方面兒」?方健儀:「我何必因為世俗訂立的所謂美麗或標準而耿耿於懷」
Photo: Getty images, Akina Fong's instagram
READ MORE

曾被取笑「方面兒」?方健儀:「我何必因為世俗訂立的所謂美麗或標準而耿耿於懷」

Share to:

我仍然很清楚記得,自己何時開始被人稱為「方面兒」。自出娘胎,人如其姓,我的臉蛋就跟我爸一樣是方方的,但慶幸我從來不覺得是啥問題。可能由孩提至學生時代,我都不太注重儀表,管他是方形、圓形或V形面?

Photo: Getty images, Akina Fong's instagram
曾被取笑「方面兒」?方健儀:「我何必因為世俗訂立的所謂美麗或標準而耿耿於懷」
Photo: Getty images, Akina Fong's instagram

我仍然很清楚記得,自己何時開始被人稱為「方面兒」。自出娘胎,人如其姓,我的臉蛋就跟我爸一樣是方方的,但慶幸我從來不覺得是啥問題。可能由孩提至學生時代,我都不太注重儀表,管他是方形、圓形或V形面?

更慶幸我的同學或朋友,都不察覺我的方形面有問題,因此沒有被冠以「絕核」的花名,相比我姊姊一位嘴唇較厚的同學,被笑為「 大陰唇」,另一位身材豐滿的同學,被稱為「大波蓮 」, 我只被叫作中文名字的諧音「方電池」,算是走運。

或許我29歲前,都沒有看清楚自己。29歲那年加入電視台當記者後,恰如一面照妖鏡,一些以前自己看不見,甚至沒有為意的地方,都被網民逐一品評。首先中箭當然是我的面形:「哈哈哈,『方面兒』真係冇改錯名呀,塊面真係同佢個名一樣咁方。」令我更「自豪」的是,一些美容院或護膚品牌,更以我做招徠。「唔想好似方健儀咁『方面』,用 ABC 牌 V 面日霜啦!」 十年前已經發現我的面蛋有商業價值,早知當年便轉做 KOL了。

還有一些中箭的身體特徵,包括頸項太長,穿衣不好看;亦有人說我沒有身材,報新聞側身指向屏幕時「波平如鏡」;也有人說我扁口扁面,沒有輪廓;小部分人說我腰長腳短, 身形欠比例;另有說我下盤太大,應該減肥等。

我承認,霎時間面對一系列的利箭,確實一度射穿了我的自信心,也曾經懷疑自己是否那樣醜陋?是否適合擔任需要出鏡的電視台記者?心想,我是否要穿高領裇衫,遮蔽我的長頸?穿更高的高跟鞋,讓自己的腿更修長?買大一級的胸圍,讓自己側身報新聞時雖然不至波濤洶湧,但最少不被人恥笑?

幸好在有點迷失時,我抓實事情的根本,「身體只是傳達訊息,新聞本身才是主體」,不 必本末倒置。自問樣子雖不出眾,但算五官端正,我何必因為世俗所訂立的所謂「美麗」或 「標準」而耿耿於懷?因此,我不管,別人用約定俗成的準則來衡量我,我就盡力表現自己認為美麗的一面,包括大方、得體、型格、智慧等。

當「美麗」的女孩子已經充斥着整個行頭時,強迫改頭換面格格不入地為「美麗」改造自己,就讓我反其道而行,我行我素,樹立自己的風格。 在我最初被抨擊的時候,爸爸說過:「方面有乜唔妥呀?你睇幾多成功女性都係國字口面㗎啦!」其實我反覆思量,都不知道哪位很著名的成功女性是方面形,但起碼我知道,在我意志低沉時,父母總會在我身邊。

我也堅持,「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會因為別人笑我面形方而削骨、整容,因為我並非靠標準的「美麗」而成就每一件事。我亦沒有意圖把一些世俗不美的觀點美化,不會強迫人說國字口面的人是漂亮,但最起碼父母賜予我的姓名,應該尊重或得以尊重。當別人取笑我為「方面兒」時,我會禮貌地同時嚴正地跟對方說,我的名字應該是「方健儀」。如果對方不覺是一回事,繼續取笑、取笑、再取笑時,我唯有引用前美國第一 夫人米歇爾安慰兩位女兒遭言詞攻擊時的一席話:「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