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ury, 腕錶,	珠寶

在選定這個題目之前,其實就在巴塞爾高級腕錶展之後,你看得到,今年旌旗高舉的,以中性大裝腕錶去取悅女性腕錶愛好者的,其實不算多,反過來,更多品牌回歸自己的擅長,不為討好誰而去做,反過來,以合適的,屬於自己的造型,符合品牌格調與慣性,遵循著歷史流向,讓自己的傳承從時尚中變革過來,並且看得到每個設計都有可持續發展性,就是把自己的根源以現代的方式呈現,讓這個小錶徑大世界,如繁花盛放。

更多腕錶珠寶報道:

>>小錶徑腕錶巡禮(二)

>>嬌小矜貴:小錶徑腕錶巡禮(一)

>>腕錶品牌的復活與復興

>>難以抗拒的光芒!驚艷全鑽腕錶特集

Van Cleef & Arpels, Luxury, 腕錶,	珠寶

Cadenas Pavees

1935年時,Cadenas是溫莎公爵與溫莎公爵夫人的愛情象徵,就跟Zip頸鏈一樣,有種相扣的感情覊絆,而這份靈感,於今年年初的SIHH再現人前,Pavees就是全鑽款式,錶徑是小的,但錶體卻如手鐲,與其把它看成小錶徑腕錶,倒不如把她看成你心愛男人送你的高貴的愛情手扣更好了。

Dior, Luxury, 腕錶,	珠寶

La D de Dior

今年玉石錶面的La D de Dior,就是看得人心曠神怡,清麗無瑕的玉石面盤,配在19或25mm的腕錶之上,尺寸大小無可挑剔,比之往常多見的艷麗漆面,更是多了一份內涵,叫人明白這個長青系列還是可以千變萬化的。

Boucheron, Luxury, 腕錶,珠寶

Reflet Small

全黃金錶殼的細裝Reflet,就是帶著1947年始創的古風而來,再加上感覺是練淨成一塊的純金長方錶殼,更是隱隱看得到二戰後的樸實芳華。長方形腕錶再加上小錶徑,修長的造型乍看有像小皮帶上一方釦,更像Art Deco時期的飾物常有的氣質。

Tissot, Luxury, 腕錶,珠寶

Flamingo

這個Flamingo不是球隊不是舞蹈,說的是火鶴鳥,以修長造型作為腕錶的設計靈感,這個修長是得看整體。我喜歡這枚鍍黃金真珍珠貝母錶盤的,不規則的錶耳造型襯上同為鍍黃金的鏈帶,就像是一只發出金光的火鶴鳥側面寫真。

0

Shares

Text by ELLE online editoria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