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日內瓦高級腕錶展, 腕錶, 珠寶, Luxury

從來日內瓦高級腕錶展SIHH,都不是男人的世界,你數數品牌,便會知道當中不少是靠女生在鐘錶市場站穩一席位的,諸如今日無人不識的Cartier、Van Cleef & Arpels,都是以珠寶起家再轉戰鐘錶市場成為了集團內兩大贏家。當然,Audemars Piguet一直也有推出女裝,今年更是放上更大的心思,用了更大的力度,為了奢侈品市場轉營,改而搶攻女裝市場。還有就是Richard Mille,去年在女生攻城掠地,今年最高階的複雜腕錶,更是萬中無一,只屬女生所有,女權不是當道,女性已經成為鐘錶市場的最重要一環了。

更多腕錶專題:

>>Editor’s choice!回顧2014最美日常珠寶腕錶

>>腕錶如時裝同樣精彩

>>重現溫莎公爵夫人的珠寶腕錶

>>氣質不凡:羊年限量腕錶

Audemars Piguet, SIHH, 日內瓦高級腕錶展, 腕錶, 珠寶, Luxury

Diamond Punk

為了女生一改風格,除了在力追你的裙下之臣可以得見,還有就是希望攫取女士芳心的腕錶品牌,且看這枚時尚風格的Diamond Punk,明明就是一枚Secret Watch,卻以手鐲自居,而且更不是過往傳統的造型,以龐克元素入錶,並且用上雪花式鑲嵌,以7848顆鑽石密佈其上,在整個手鐲之上,以56個金字塔式的琢面改寫愛彼給人的剛勁神韻,付出的,就是1440小時以上的心神結撰。

SIHH, 日內瓦高級腕錶展, 腕錶, 珠寶, Luxury, Richard Mille

RM 19-02 Tourbillon Fleur

玉蘭花飛行陀飛輪,看擺會不期然讓人想起Chanel的得獎作品。當然此輪不同彼輪,RM 19-02 Tourbillon Fleurhapi 的機械設計要複雜多了,玉蘭花是以外圍的機器結構以含苞待放作為楔子,以每五分鐘綻開六秒為基礎,讓那機械組件打開露出,並升起當中的飛行陀飛輪。可動的有五瓣花瓣,其下有五瓣裝點用的,這十片花瓣都是出自著名雕刻師Olivier Vaucher手筆。

Cartier, Ballon Bleu de Cartier Vibrating Setting Watch

Ballon Bleu de Cartier Vibrating Setting Watch

看到這枚腕錶的時候,嘗試用手機去拍照,結果是怎麼都對不了焦,因為只要你的手一抖,上面的鑽石便會幌動。這種名為「舞動」鑲嵌工藝(Serti Vibrant),卡地亞原來早在十九世紀便開創,只是用在腕錶之上,而且叫人記得清清楚楚,就是這枚了。好了,但當時是用於首飾,但只要你看看錶盤的佈局,你便會知道這殊不簡單,因為為了避免鑽石幌動全撞到時分針,品牌除了花心思在鑽石之上,亦用上神秘鐘的原理,就是齒輪組件靠邊站,轉動其實是上下兩層的藍寶石帶動當中的時分鐘走時,才使這腕錶能夠完美地呈現在大家眼前。

Van Cleef & Arpels,

Carpe Koï

鯉魚不只可以是門,也不只可以翻身,還可以是腕錶、手鐲,與及高級珠寶。Carpe Koï 手鐲腕錶屬於Mains d’Or黃金之手的系列,用上了8,000顆彩色寶石鑲嵌而成,並且要造就這能張口讀時的腕錶,用上了3450個小時才能成就這有如工藝品的巨作。魚身鑲嵌了黃色藍寶石、金黃色的錳鋁榴石、藍色的帕拉伊巴碧璽與及白鑽,讓魚的鮮活有勁,以鑲嵌之工達至臻境。

0

Shares

Text by ELLE online editoria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