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 Cleef & Arpels, Boucheron, Harry Winston, Chopard

寶石的雕刻與切割技術不斷提升,互聯網的資訊也流通與發展,使得設計師與工藝師的創造與想像更加可以來自四面八方,甚至是日月星晨。

剛過去一年,不管腕錶或珠寶配飾,都喜歡以日月星晨去雕琢,我們介紹過的,便以Van Cleef & Arpels的腕錶系列最為着力,由十二星座的作品,以至男裝的天體儀器腕上帶,但其實,除了VCA,還有很多品牌把你頭頂上的日月星光變為身上的點綴,一剎那讓你擁有直通神靈之美。
Boucheron便以太陽的射線作為創作靈感,設計出一襲極盡華麗的項鏈Soleil Radiant Necklace,從來鑽石求大不求小,但由小至大放射開來的太陽光線,正好把切割成不同造型的鑽石,以白金項鏈托起,讓耀眼的光芒都可以化為實物圍繞在你的脖子與肩上。說到太陽,也說到Van Cleef & Arpels,品牌確確實實在配飾上也與今年的主題相合,在早前介紹過的童話系列之中,便有Peau Ane Mariage Bague Beaute Celeste指環,故事是王子與公主成婚的大團圓結局,戴上太陽指環,淨重4.05克拉的祖母綠形切割黃鑽,襯着黃與白鑽,讓日光之下的故事升華至更高的層次來。陽光落下怎辦?入夜之後自然是月亮與星宿當主角,Harry Winston 的Midnight Diamond Drops腕錶不獨以月相告知今夕何夕,同時以圓鑽鑲於錶盤,襯托月光底下的夜空,意境深邃。你覺得星光也可以燦爛?這個當然,Chopard讓明星們走在紅地氈的系列Red Carpet便以紅寶項鏈造成多角星,以星為喻教人明白眼前不是凡夫俗子,正好把星星造就得更優美更真實。
(上圖: Van Cleef & Arpels)

更多相關報導:

>>開到荼靡:清雅白鑽腕錶

>>繁花處處:花卉主題腕錶

Van Cleef & Arpels, Boucheron, Harry Winston, Chopard

來自去年 Hotel de la Lumiere光之殿堂系列的作品,是復刻自1900年代的作品,單製作工時超過1000小時,才可以把1362顆共64,07克拉的美鑽化為太陽射線。

Van Cleef & Arpels, Boucheron, Harry Winston, Chopard

除了當中4.05克拉的祖母綠形切割黃鑽作為太陽本體,圓形錐形三角形明亮切割的光芒一樣使指環搶眼得如真實的日光。

Van Cleef & Arpels, Boucheron, Harry Winston, Chopard

為了讓夜空變得更加澄明,Harry Winston便用上了39毫米的錶盤直徑,好像呈半圓的月相與漫「天」的星星分佈得更自然。

Van Cleef & Arpels, Boucheron, Harry Winston, Chopard

用紅寶與鑽石造成的多角星其實算是楔子,垂在下面水滴形切割的巨大紅寶石,更是與多角星互相映襯的第一主角。

0

Shares

Text by ELLE online editoria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