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珠寶, Luxury

每年日內瓦,最期待的就是看工藝錶。同屬Richemont領頭的腕錶展,大家都知道有香港的鐘錶與奇蹟(Watches and Wonders)與日內瓦的SIHH,兩展面向的巿場與人群均有異,前者更重中國與亞太巿場,銷售傾向較為明顯,所以總會看到不少從過去暢銷款式小改而來的作品。相較香港錶展,SIHH更純粹,更多精心結撰,於是,也會在這裡,或者只能在這裡,看到一些曇花一現的大作。所以不是因為這展在歐州才喜歡,也是因為在歐洲,看得到多元面向,才喜歡。

SIHH, 珠寶, Luxury

Piaget

Altiplano 38mm engraved gold dial

由金雕與寶石鑲嵌師Dick Steenman在只有0.9mm至1.4mm的距離間,釜鐅出來的黃金玫瑰,最難的,就是要在這丁點距離做就出立體,而且形神俱備,單這伯爵玫瑰之工,便得用上30個小時才能完成。

SIHH, 珠寶, Luxury

Van Cleef and Arpels

Lady Arpels Jour Nuit Fée Ondine

機芯並非新鮮事,但在相同的機芯同樣的廿四小時日夜顯示上,VCA確是創意澎湃,靈感來自2005年的Fée Ondine仲夏夜之夢的珠寶胸針,變成了安坐水百合的仙子看著由內填琺瑯與寶石,包活深綠色沙弗萊石榴石、粉色藍寶石 及橙黃色錳鋁榴石做成的花瓣、花蕊以至Ondine水仙子坐著的綠葉。天空的顏色也從日至夜做出漸變的層次。

SIHH, 珠寶, Luxury

Van Cleef and Arpels

Lady Arpels Jour Nuit Fée Ondine

SIHH, 珠寶, Luxury

Christophe Claret

Marguerite

錶殼是由上而下疏落有致,用上100顆鑽石雪花鑲嵌而成,有白金和玫瑰金的,當然,聚焦自然是錶盤的白雛菊,Christophe Claret為女士再發功,錶盤是白色貝母,外圈在你按下二時按鈕,便會宣告你的愛情,而且還可以訂製自己想要的句子,平時呢,就看著時分針兩蝶在菊瓣邊飛翔追逐。

SIHH, 珠寶, Luxury

Cartier

Ballon Bleu de Cartier

早兩年的金屬珠子工藝,這回變成琺瑯珠子,讓琺瑯工藝大師採用相同工序,將琺瑯切割成小塊或碾成粉末,再拉伸為細絲,割斷焊熱成圓珠。其上有不同大小圓珠,也就說明要同時做不同直徑的琺瑯細絲,再就圖案色彩和造型,將琺瑯圓珠置入錶盤。難度在不同顏色的琺瑯其熔點均不同,總共要經過三十餘次的燒制,耗時近一個月才見到這豹子臉。

0

Shares

Text by ELLE Online Editoria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