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雖說是腕錶巿道的低谷,但奢侈品的營銷方式本來就應該是小眾的,在熱錢退卻後,其實也算是回歸正道,讓大家可以好好看錶,好好理解高級腕錶應有的存在意義。當然,腕錶企業化了,今天品牌仍然會在數字上有所追求,但其實同樣的,品牌也在調節在高峰時期制定的方針,有往高處超小量走去,也有往低處大量生產賣質也賣量,SIHH 2016你會見到更多佳作,但都價值連城都可遇不可求,當然,還是百貨中百客,按能力按喜好,去尋找自己的心頭好吧。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Richard Mille

RM67-01

Richard Mille首發的是一枚超薄的自動腕錶,是的,是超薄的Openworked自動腕錶,錶面鏤空了,沒有陀飛輪,沒有超級複雜的橋板與夾板,最厲害是它的3.6毫米機芯,完完全全脫離了大家對品牌的常識。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Panerai

Radiomir 1940 3 days Automatic Acciaio

首次在Radiomir之上出現白色錶盤,用上P.4000機芯,偏心珍珠擺陀,當然為的是要把尺寸造小了,42mm直徑,整體風格更中性化,即使時標的設計、小秒盤的風格與佈局,都在原來基礎之上,但放在一起卻有種陰柔之美。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Parmigiani

Tonda Métrographe Bleu Abyss

用上了PF315機芯,這枚機芯其實就在原來的PF310之上演變開來,擁有兩個串聯式的發條鼓,奇怪的地方是動力儲備還是42小時,而且腕錶也就是計時功能,這點還是有點難以理解。不過以大都會風格做上深邃的藍色錶面,沒有棱角,但卻真的透出城巿的氣質。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Roger Dubuis

Blossom Velvet Pink

先不說甚麼,就說中文的翻譯名字,叫做「花漾名伶」,是看到過改得最好的系列名字之一,回到腕錶,繁花盛放背後是珍珠貝母錶盤,花卉是用大明火琺瑯再雕刻而成,花卉中心鑲嵌鑽石、伸延開來是玫瑰金枝,酒桶造型邊緣鑲嵌明亮式鑽石。

腕錶, SIHH, 珠寶, Luxury

0

Shares

Text by ELLE Online Editorial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