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Style Insight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READ MORE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Share to:

長久以來,巴黎都是充滿故事的時裝品牌匯聚之地。與此同時,不少新一代設計師也為這座花都注入嶄新能量,從 Casey Cadwallader 充滿活力的 Mugler,到 Pieter Mulier 領軍之下的 Alaïa 新貌,且讓我們來與幾位創意總監對談,重新愛上法式風尚。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長久以來,巴黎都是充滿故事的時裝品牌匯聚之地。與此同時,不少新一代設計師也為這座花都注入嶄新能量,從 Casey Cadwallader 充滿活力的 Mugler,到 Pieter Mulier 領軍之下的 Alaïa 新貌,且讓我們來與幾位創意總監對談,重新愛上法式風尚。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縱然 Alaïa 在時尚界是個傳奇名字,但創意總監 Pieter Mulier 認為品牌絕非「一艘巨輪」,他認為這是一項優勢:「在一艘小船上,就可以保持進取。」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在一艘小船上,就可以保持進取。」Mulier 有一種表達自己的詩意方式。這位設計師從2021 年成為 Alaïa 的掌舵人,是品牌創辦人 Azzedine Alaïa 於2017年去世後的第一位創意總監。Azzedine有「緊身衣 之王」之稱,從 Naomi Campbell 到 Tina Turner 都穿過他的 設計,自 80 年代起直至逝世,他一直備受時尚界喜愛,人 們愛他那些能夠展露曲線的性感設計,而且每季都層出不窮 但又同時保持「很 Alaïa」的美學風格。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誠然,Mulier 並非將一切「推倒重來」的類型。從他的 首個設計系列,即 2022 春夏系列來看,證明他很了解怎樣 傳承個品牌。設計向 Azzedine 的作品致敬,有一系列的 彈性緊身連身裙、鏤空皮革元素,和華麗的垂墜 jersey 布 料。他深入研究了品牌多年來的舊作,並表示 1983 年至 1996年的時裝騷是他的主要靈感來源。「它們都是革命性 的藝術作品,至今穿着仍毫不過時,這正是我想創作下 去的東西 —— 經得起時間考驗的衣服。」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Mulier以此為基礎,為Alaïa添注恰到好處的 RafSimons自己的品牌,然後在JilSander、Dior和CalvinKlein 新意。他與為電視劇《毒癮女孩》(Euphoria)作 再度成為同事,他說這段經歷非常寶貴:「Raf協助我在我們都 曲的 Gustave Rudman 合作,由他創作 2022 熱愛和有共通之處的事物中尋找靈感,並告訴我如何與工作室球。Alaïa 對此的回應是 —— 我們創 造最好的,而非銷售更多。」在被任命掌舵這個傳奇品牌之前, Mulier 並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時尚 紀錄片愛好者可能會從電影《我和 Dior 的華麗 邂逅》(Dior and I)中認出他,這部電影記錄了 Raf Simons 在 Dior 的創作過程。Mulier 與 Raf Simons 共事超過 15 年,首先在RafSimons自己的品牌,然後在JilSander、Dior和CalvinKlein再度成為同事,他說這段經歷非常寶貴:「Raf協助我在我們都熱愛和有共通之處的事物中尋找靈感,並告訴我如何與工作室的每位工匠溝通。」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Alaïa工作室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他們採用了我從未見過的針織和皮革技術,還有在運用牛仔布和裁縫方面的技巧,他們 每天都給我帶來驚喜。」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Mulier 在 Dior 時裝騷的後台見過 Azzedine 一次,但在對方 還在世時卻未有機會認識,然而二人確實有很多相同之處。像 Azzedine 一樣,Mulier 學習的是雕塑而不是時裝,他說這為他 帶來不同的視角:「當你把衣服當成雕塑,它只能強調結構感,以及 純粹的線條。」他們亦同樣熱愛藝術,Mulier 在他的 2022 秋冬系列中就這一點作出致敬,與畢加索基金會合作創作了一系列針織連身裙。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像 Raf Simons 一樣,Mulier 也是來自比利時,他一直與這片土地 保持緊密連繫,周末會從巴黎回到安特衞普,而他的另一半、Bottega Veneta 設計師 Matthieu Blazy,也會從米蘭出發與他在安特衞普見面。 Mulier 說,以這種模式劃分他的一周對他而言非常重要。「我會和我的 狗在森林裡散步。」他藉此透露下班後的作息日常。「我需要這些時間 來躲開,讓我感到實在,維持我的平衡,並提醒我最愛的東西是甚麼, 而我又是在甚麼之中找到靈感 —— 那就是在最簡單的生活形式中所找 到的純美。」這又回到了 Mulier 和他新家之間的自然契合:「我想我就 像 Azzedine,他是一位真正的創造者,一位設計出看起來簡單不過、 結構卻相當複雜的衣服的創造者。」正如總是滿有詩意的 Mulier 所說, 這就是「在 Alaïa 的深心處,形態的純粹之美。」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我想我就像 Azzedine,他是一位真正的創造者, 一位設計出看起來簡單不過、結構卻相當複雜的衣服的創造者。」- Pieter Mulier, Alaïa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如果 Daniel Roseberry 的設計是一份食譜,那麼它可以 被描述為:以超現實主義為調味的奢侈品。幾年前,當這 位在美國德州 Plano 長大的牧師兒子仍在 Thom Browne 工 作,並爭取成為 Schiaparelli 的藝術總監時,已經仔細研究 過時裝天橋和紅地氈上所出現的一切,現在的他告訴我,那 些「都非常美麗」,但「太沒趣了」。承接 Elsa Schiaparelli 的 創作風格,接下來的演繹又會是怎樣的呢?Elsa Schiaparelli 是品牌的創辦人,她製作了第一條裹身裙及為「Power Suit」 前身奠下基礎,又與 Salvador Dalí 和 Jean Cocteau 一起 製作出怪異的時尚作品。Daniel Roseberry 說:「我覺得 Schiap(Elsa 自稱的名號)像在表達,『甚麼能超越美麗?』」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Roseberry 穿着一件薄薄的灰色毛衣,懷着他一向擁有 的南方人好客精神,坐在芳登廣場工作室裡他那張光亮的白 色辦公桌後方。在他左邊靠牆位置,被一棵植物盆栽擋着 的,就是傳說中的畫板。每個成衣和高級訂製時裝系列,都 誕生於那塊畫板上 —— 這是當初的一句口號,對此他解釋 說:「我相當的能言善道。」

他任內的重大任務,是要重新詮釋 Schiaparelli 的視覺 語言。他為品牌引入一種巴洛克式的解剖學圖像,那些脫離 身體的金色器官 —— 眼睛、耳朵、鼻子、嘴巴,他將之形 容 為「 對 人 體 特 徵 的 讚 頌 」, 他 並 補 充 說:「骷髏裙是我們正在走過的一道門。」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他口中的骷髏裙,是一件 1930 年代的黑色長袖禮 服,上面是凹凸有致的人體骨架雕塑,它的現代版由 Roseberry 操刀設計,並由 Kim Kardashian 穿上,是一件 有六塊假腹肌的無袖綠色高衩禮服。Elsa Schiaparelli 曾設計出嘴唇形狀的口袋,又為手套指尖添上亮紅色甲 油,但她從未創造過令人看到也頭痛的鼻子形耳環和乳頭狀鈕釦。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說到乳頭,Roseberry 伸手穿過白色桌子,遞給我一個乳暈狀模型。我起初猜想這是來 自工作室的,看起來像是乳頭鈕釦的石膏原 型,也有可能是用來製作 Doja Cat 在今年 Billboard Music Awards 頒獎禮上所戴的的鍍金乳貼。「這是一個 貝殼啊!」Roseberry 不徐不疾地說出答案,對來自大海的精妙技藝露出微笑。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Roseberry 對於品牌在時尚界佔有一席之地越來越有信心,他現在覺得自己有「權限」偶爾重現舊作精髓, 就像他在秋冬系列所做的那樣。有一件毛衣上的彩繪蝴 蝶結,是 Elsa Schiaparelli 的創作原點;還有一件取材 自她設計的羊毛晚裝外套,上有瓷器花瓶形狀的口袋。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總括來說,這個系列在周日報章最有可能被重新 表述為由牛仔布、皮革和彈性天鵝絨組合而成的怪異 街頭服,帽子讓人聯想到黑洞,其中一個造型有一隻 角,其他造型則有明顯突起的乳房和臀部。雖然後者可 能讓人想起 Herb Ritts 的肖像照名作中的蝙蝠俠耳朵,但 Roseberry 想到的是啄木鳥的喙。至於他最新設計的晚裝 外 套 上 , 何 以 會 有 着 髮 型 師 大 剪 刀 般 的 手 指 , 他 以「《 幻 海奇緣》(Edward Scissorhands)真的很棒」來解釋。還有 手指超長的黑色歌劇手套 —— 那是對於「甚麼是超越美 麗 」這 問 題 的 回 答 。 這 是 現 實 與 幻 想 之 間 的 空 間 ,「 它 連 接了我們內心的小孩,而這也是我們這麼多人從事時尚的原因。」他說。

他們在 Schiaparelli 經常思考這個問題:「要是一個小孩踏進或被抱進我們的店,他會伸手去摸甚麼?」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這是現實與幻想之間的空間, 它連接了我們內心的小孩。」- Daniel Roseberry, Schiaparelli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Casey Cadwallader 不會忘記他在 Mugler 任職時的第一個「我 可以死吧」時刻:「Beyoncé 穿着我的造型,跟 Jay-Z 在倫敦演唱 會開幕登場,我死而無憾了。」他說。「我和幾個朋友在一家餐 廳,碰巧看了看我的手機,我就那樣他媽的尖叫了起來。」

那是 2018 年,在 Cadwallader 加入 Mugler 擔任創意總監 後短短幾個月的事。四年後,這位設計師也許已經越來越習 慣有名人加持,在他製作的短片和宣傳廣告中就更顯得理所 當然。Mugler 在 6 月發布了春夏系列的宣傳短片,在 9 分 39 秒的片段中,Megan Thee Stallion 穿着短褲,Lourdes Leon、 Dominique Jackson、Bella Hadid、Adut Akech 和 Chloë Sevigny 在電影片場上大搖大擺,Amber Valletta 和 Shalom Harlow 在接吻,而所有的配樂都是值得一聽的舞會音樂,這短 片立即成為熱話。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跟大部分設計師一樣,Cadwallader 在疫情嚴峻期間改以影 片來展示季度系列,然而隨着許多品牌恢復現場時裝騷,他卻選 擇繼續採用這種模式。「新冠病毒疫情雖然可怕,但它也帶來讓 我 們 反 思 的 時 刻 , 而 我 們 在 那 裡 找 到 了 新 方 案 。 」 他 說 。「 而 且 在 那種危機之下,你會學到很多,我不想回到假裝我沒有從中獲得 進步的狀態。」然而,他已急不及待將關於時裝天橋的新想法排進 2023年的議程,以及着手更新品牌最暢銷的香氛、手袋和泳裝的 形象。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雖然在他影片中亮相的每個成員都擁有相當的魅力,但他 說他們真正的秘密,其實是一些不那麼值得登上頭條的東西: 善 良 。「 我 不 與 態 度 刻 薄 或 趾 高 氣 揚 的 人 合 作 。 」 他 說 :「 要 是每個人在片場都心情不好、脾氣暴躁,那就不會成事。」 Cadwallader 自己也體現了這種哲學,在訪問過程中,他非 常投入也彬彬有禮,一直保持眼神交流。

讓 Mugler 變得炙手可熱的, 不只是品牌帶來的氛圍和宣傳選 角,當然還有 Cadwallader 的 設計。他的作品所呈現的美 學,糅合性感、三維角度 (Cadwallader 在踏進時尚圈 前修讀的是建築),和適合在舞池跳舞的質料,令人感 到獨特又吸引,甚至有點破格,尤其對於巴黎這個以端莊打扮聞名的城市來說。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另一方面,Cadwallader 可說遵從了品牌的傳統。於今年初去世的 Thierry Mugler,在 1973 年創立其同名 品牌,在整個 80 和 90 年代都在推動一種充滿力量的性 感穿着風格。對於 Cadwallader 來說,他與這份傳承 下來的精神是天作之合。「我在很多方面都與他做過的 事相互契合。」他說:「我喜歡他作品當中蘊含的故事 和建築性結構,我一直都對身體、形態和雕塑着迷。」

這位美國設計師在 New Hampshire 長大,他形 容那裡是一個「相當寧靜的鄉村地方」,他最初的願 望是成為一名珠寶設計師,最後決定選擇時裝,並在 Loewe 和 Acne Studios 工作。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他在 Mugler 找到了依歸之處,甚至得到了其創 辦人的祝福。在 Thierry 去世前,兩人在一起度過了 一段時光。「有那麼兩次,我們天南地北地無所不 談,給對方講故事,最後以一個大大的擁抱作結。」 Cadwallader 回憶道:「我當時想,『天啊,他給了我 一個擁抱,他不討厭我 ⋯⋯ 』我覺得很幸運這一切在他 離 世 前 發 生 , 因 為 現 在 我 有 一 種 更 強 烈 的 責 任 感 , 去 守 護並發展這個品牌。」

法國萬歲 VIVE LA FRANCE

「我有一種更強烈的責任感, 去守護這個品牌。」- Casey Cadwallader, Mug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