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 虛擬時裝能媲美現實的華衣美服嗎?
Style Insight
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 虛擬時裝能媲美現實的華衣美服嗎?
Photo: Getty Images, Brand images & Natasha Bird‘s Instagram
READ MORE
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 虛擬時裝能媲美現實的華衣美服嗎?

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 虛擬時裝能媲美現實的華衣美服嗎?

Share to:

近年虛擬時裝興起,人們都在探討,虛擬時尚帶來的愉悅感是否真的能媲美真實時裝?我們邀來《ELLE》英國版數碼執行編輯Natasha Bird親自穿上這些疑幻疑真的華麗衣裳,並訴說第一身的體會。

Photo: Getty Images, Brand images & Natasha Bird‘s Instagram
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 虛擬時裝能媲美現實的華衣美服嗎?
Photo: Getty Images, Brand images & Natasha Bird‘s Instagram

近年虛擬時裝興起,人們都在探討,虛擬時尚帶來的愉悅感是否真的能媲美真實時裝?我們邀來《ELLE》英國版數碼執行編輯Natasha Bird親自穿上這些疑幻疑真的華麗衣裳,並訴說第一身的體會。

在購物網站和衣服租賃網站瀏覽到喜愛的衣服

我很肯定這種令我興奮的感覺,是源於我在線上瀏覽到喜愛的衣服,我甚至能感覺到血清素在血液中流動。這是我最鍾愛的消遣之一——在購物網站和衣服租賃網站上瀏覽,尋覓心愛的厚底高跟鞋,或者將我看中的透視上衣和羽毛連身裙保存到願望清單中,以便將來無論參加真實還是虛擬的活動時都可以穿,這次特別的購物體驗一樣令我興奮。

Zendaya,Loewe黃銅雕塑裙裝,星際皇家禮服,數碼製品

衣服到了,它們的立體感無與倫比。裙子精緻的薄紗層若隱若現,那半邊胸甲讓我看起來像個女王,展現出WIF榮譽頒獎典禮上Zendaya身穿Loewe黃銅雕塑裙裝的王者氣息;這套「星際皇家禮服」絕對是恰當的選擇。誠然,如果我知道雙足會裸露在外,我或許會設計得有點不同。你看,這件衣服不是真實的!我在虛擬工作室DressX上找到了這件衣服,然後把我身穿內衣褲的照片傳送給他們,他們把這件衣服放在我身上,然後把它發送到我的收件箱。它是數碼製品,雖然不是任何有形的東西,但在很多角度而言都是劃時代的發明。

phygital時尚,元宇宙,千禧一代,AR

這不是我第一次邂逅「phygital」時尚——物理世界(physical)與數碼(digital)元素融合——是元宇宙中的時尚。我是千禧一代,是一名數碼原生記者,所以我對AR的體驗遠遠超出了Prada的「Current Mood」 Instagram濾鏡。我從來都不是遊戲的重度玩家,但這並不是因為我覺得這個想法沒有吸引力,恰恰相反——因為相對年輕,我發現自己有一種很快就會對事物上癮的傾向,所以要不在外沉迷煙酒,要不就在家縱情遊戲。但是,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涉足遊戲世界,我很喜愛可以自己選擇角色的力量,可以帶着豹紋前膛槍大搖大擺地作奸犯科,也可以化身穿着寶藍色雪紡的風之精靈,彰顯魅力和地位。

虛擬空間,虛擬角色,AR耳環,高級時裝

即使沒有完全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所有人也很容易在虛擬角色之間遊走。我們為各個軟體的個人角色着裝,召開團隊工作會議,或者與杜拜的朋友進行視像通話時,無論我們選擇做一個蹦蹦跳跳的薯仔頭、戴一副AR耳環還是單單模糊背景,我們都作出了關於如何在網上投射自己的決定。

我陷入了多重虛擬現實,我與虛擬時尚的關係依然很複雜。我在一家高級時尚雜誌工作了很長時間,我很喜歡衣服。鋼紗裙的重量(是的,我擁有一條)很有實感;一條令我自信的褲子更是我的信仰。每次接觸高級時裝,它們仍讓我感到震驚,也許我處於世代的交匯處——虛擬世界魅力好像不可抗拒,但我仍然對完全沉浸其中持懷疑態度。

但是隨着我們開始在虛擬空間之中花費更多時間,我們從人面濾鏡,到接觸各種虛擬可穿戴裝備,那麼,下一步是甚麼?來自數碼時尚實驗室Xtended Identity的Ziqi Xing,想像一個未來,一切無論是實體還是虛擬,屏幕的鏡頭都強化了我們的所行所思。不過,這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去中心化,DressX,Natalia Modenova,Daria Shapovalova,Gucci、Irisvan Herpen、Dundas和Coach,虛擬巨頭公司,Republiqe、DressX、Gate和Rook Vanguard

另一方面,DressX的Natalia Modenova和Daria Shapovalova覺得,「去中心化」的存在更有可能,我們的現實身體狀態只反映了我們身份的其中一方面,而我們在《Fortnite》中穿着Balenciaga連帽衫的角色狗狗同樣代表了整體身份的一部分,兩者同樣重要。

從時尚的角度來看,我不得不同意這一點。我自知擁有接觸名牌或設計師服裝的特權,很多人都沒有這樣的機會,如果虛擬時尚逐漸普及,購買你夢想中的設計禮服成本就會低得多(我買的那件只花了26英鎊),也許你的個人化角色就是你最好的裁縫和自我表達。對於那些對虛擬服裝可以與真實服裝相提並論的想法感到猶豫的人,我告訴你:構建漂亮的虛擬服裝當中的藝術性同樣令人印象深刻。從構思草圖、質料試用到3D模型建造(相當於裁縫的工作)和特效呈現,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Gucci、Irisvan Herpen、Dundas和Coach等奢侈時尚品牌已經尋求虛擬巨頭公司的幫助,當中包括Republiqe、DressX、Gate和Rook Vanguard來製作他們的元宇宙衣服設計。甚至還有像Scotomalab這樣的數碼裁縫,他們專門設計嶄新的虛擬物料。

虛擬時尚KOL Daniella Loftus,Modenova,為實體衣服創建數碼護照或數碼分身,NFT,虛擬代幣

另一方面,在虛擬世界實現我們的時尚幻想無疑也是更環保的。正如虛擬時尚KOL Daniella Loftus在Instagram上所說:「這些照片的製作過程中沒有產生對環境的任何損害。」Modenova強調,如果虛擬時尚能觸動穿戴者的情緒,它們就是真實的。

話說回來,有一項大勢創新科技讓我十分驚嘆的——為我們所有的實體衣服創建數碼護照或數碼分身。科技公司正在努力將我們所有的實體時尚物品變成NFT——不是在數碼藝術的層面上(可能會是你聯想到的),而是因為每件有形的物品都將會在線上被發行相應的、獨一無二的虛擬代幣。

它是一個虛擬的「分身」,它將攜帶關於那件衣服的獨特、不可複製的訊息,無限期地儲存在區塊鏈之中。通過掃描西裝外套上的智能芯片或二維碼,你將能夠瀏覽所有相關資料,包括閱讀產品獨有的數據,例如其物料構成或製造地點。你將在虛擬錢包中擁有它的所有權,如果你出售該西裝外套,數碼分身將轉移給新擁有者。

Bottega Veneta在其手袋中引入了NFC(近距離無線通訊)標籤,Nike的「Cryptokicks」,Breitling腕錶

目前不少國際品牌已經在採用這個想法,這亦顯示項目絕對有前景。我們將能夠快速確定產品真偽,或許可以終結每年1.4萬億英鎊用於時尚贗品的交易。Bottega Veneta在其手袋中引入了NFC(近距離無線通訊)標籤,將數碼分身放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Breitling腕錶已經在區塊鏈上運行了完整的數碼護照,它可以告訴你腕錶的保養要求,很快就會讓你看到未來產品點對點交易的估計轉售價值。

數碼分身NFT還可以讓你追蹤產品以前的維修保養情況,了解如何負責任地棄置產品,或確認麥當娜從前確實曾經擁有這件外套。這個想法也有一些只是為了好玩的元素:Nike的「Cryptokicks」可以讓你用別人的NFT來培育一雙自己的運動鞋,創造一個可愛的混合運動鞋「孩子」,如果你想的話,你還可以決定自己動手在現實世界製作一雙。

年齡、出處、修復和轉售價格,價值體系,情感聯繫

但是,儘管有這些新奇和有用的東西,我還是擔心我們會失去甚麼。在我看來,每件物品的價值都會根據一套特定的標準,包括年齡、出處、修復和轉售價格來衡量,通過將其永久綁定在其數碼護照上,你的西裝外套將只於它存在過的12年裡擁有價值,加上一個原廠西裝袋,減去兩個接縫改動。但在時尚的數碼化未來,我們的價值體系是否應該只建基於一堆冰冷的統計虛擬?

那麼我們與時尚那份不可被歸類的情感聯繫呢?我有一個Gucci馬銜釦1955肩袋,它是兒子出生後我送給自己的禮物。引用Radiohead的話,人生所有事情都各得其所(Everything in its right place):職業、財務狀況、伴侶、孩子和個人成就。

區塊鏈,虛擬衣服,真實感觸

我對虛擬衣服有過真實的感觸,但那個感覺與我和這個手袋的關係無可比擬。光是看着它,我就會產生無法估量的快樂。當我拿起它時我會微笑,因為我想起了過去幾年的所有美好,即使我們已經度過了艱難的時期。我無法以虛擬去衡量它的價值;你也無法在數據中獲得這樣的感受。手袋的數碼護照在說,手袋的價值隨着時間的推移而貶值,因為我在被龍舌蘭酒包圍的夜晚帶着它,那一晚我甚至令它沾上了意粉的痕迹,虛擬不可能傳達出——這是我生命中,手袋曾給我的情感頂峰。

我有一件祖母留下來的綠色天鵝絨大褸。她是個演員,我能想像到她在舞台的樣子——我嘗試尋找遺漏在它之上、有關當年祖母表演後參加派對的污迹線索,記憶和想像的混合使一切變得神奇,反之我則對那些冰冷的數字沒有興趣。DressX和Breitling都向我堅稱,區塊鏈是傳承的未來:你將能夠通過虛擬錢包傳承你的傳家寶,甚至更好的是,它們將在實體物品分解並消失後仍很長時間內繼續存在,令回憶變得永恆。但我覺得死亡也有它的美感。儘管我們談論的是大褸或手袋,經歷事物最後的終結,也是一個人生中重要的告別儀式。

Screenwear,Saks Potts,Foxy外套,Off-White牛仔褲,Roblox松鼠,虛擬音樂會

虛擬時尚也有着其才氣和工藝的一面。我可以贊同主流品牌將以「Screenwear」系列的方式,在線上推出與現實世界一樣的節日系列和度假單品。也許實際上,我最終能夠買得起Saks Potts的Foxy外套。如果虛擬角色能讓我們比現實身體所能夠做到的更狂野、更自由地表達自己,那麼虛擬角色就具有巨大的價值,也許這是我贊同去中心化的想法。但我認為現實與虛擬世界之間的分離仍然很重要。有些人非常喜歡虛擬現實,以至於他們更願意通過濾鏡來體驗一切。

而且當然,對於時尚來說,數碼分身可能會將我們帶向那個方向,每件實物服裝都與其對應的虛擬世界密不可分。但我擔心,如果我們這樣做,區塊鏈的價值系統可能會凌駕了我們財產的任何其他意義,我更喜歡認為我們可以沉浸在虛擬時尚的華麗幻想中,同時也要有遠離屏幕的生活,我們需要保護自己與衣服之間那深奧而深刻的個人關係。你可以是一隻穿着Off-White牛仔褲的Roblox松鼠,在一場虛擬音樂會上炫耀,然後在那天晚些時候鑽進衣櫃後面的一個盒子裡,默默地拿着你祖母的大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