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衣進化簡史:除了天使與魔鬼,還有別的選擇嗎?
Photo Credit: DFIC, Imaxtree, Getty Images

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壁之女」,自懂性以來,身材從來不在我吸引異性的工具列之中。但除非擁有超然道行,說我從來沒被上圍困擾過就肯定是大話一則。自古女性胸部被視為生命之源,不只是最首當其衝的性象徵,多年來也成為性感美醜的一大標準。而無時無刻包圍着胸部的Brassiere,歷年的設計與潮流,更反映了這雙乳房如何隨着時尚文化,被賦予不同的美學標準與社會意義。

Bra一詞源於法語Brassiere,1950年代在美國流行起來的簡稱,自此成為跨文化的胸

20s:告別束腹 享受短暫解放

Bra一詞源於法語Brassiere,1950年代在美國流行起來的簡稱,自此成為跨文化的胸圍代名詞。事實上,二戰後的當代內衣文化,一直都是以歐美為主導。而現在我們所熟知的胸圍設計與款式,才不過百多年歷史。

自中世紀在歐洲貴族間流行的Corset束腹,成為女性內衣主導差不多五百年

Coco Chanel《Coco&Igor》

自中世紀在歐洲貴族間流行的Corset束腹,成為女性內衣主導差不多五百年,一直到踏入20世紀才來了新變革。電影《Coco&Igor》開首時就有這樣的一幕:年輕的Coco Chanel再也忍受不了束腹的綑綁,在情人Boy面前將束腹剪開。其後由她發明的Little Black Dress,寬鬆剪裁加上筆直線條,正式將束腹的玲瓏浮突打入冷宮。

1920年代是女性短暫享受解放的時代,擺脫了將整個脊椎肋住的Corset,換上了

1920年代Coco Chanel

1920年代是女性短暫享受解放的時代,擺脫了將整個脊椎肋住的Corset,換上了只穿戴在胸部的輕薄內衣Symington。聞說當時橫掃歐洲的藝術運動Cubism,是這種簡約線條的始作踴者,再由當時漸露頭角的畢家索推波助瀾延伸至時裝界;而Coco Chanel本人也深受Cubism影響。

「飽暖思淫慾」也許老土,但卻千古不變。經歷了二次大戰的破壞,1950年代的歐

50s-70s:從尤物到Flower Power

「飽暖思淫慾」也許老土,但卻千古不變。經歷了二次大戰的破壞,1950年代的歐美迎來了一片昇平。荷李活電影成為時尚與美學的先導,瑪麗蓮夢露、Patti Page、Lana Turner等身材火辣的女星,成為尤物新標準;而她們常穿戴的Bullet Bra款式也隨之成為大熱。所謂的bullet bra如其名,罩杯的旋渦形設計,穿起後胸形呈彈頭般的圓椎形狀,加上生產技術的進步,bullet bra提供前所未有的承托,有說設計容許女士升足足一cup尺吋。在貼身毛衣下穿上突出胸部的bullet bra,造型被命名為「Sweater Girl Look」,也成為了50年代的時尚性感指標。

這種對大胸的追求,在踏入6、70年代產生了微妙變化。反越戰風潮加上嬉

女權運動

這種對大胸的追求,在踏入6、70年代產生了微妙變化。反越戰風潮加上嬉皮文化興起,追求自由與解放的年輕一代,鄙視對大胸的迷戀,於是無鋼圈、無push up的款色再度回潮,輕薄的單層布料、蕾絲、甚至直接真空,以胸部最原來的狀態示人。在衣裝下若隱若現的乳頭成為新的性感定義。當然,別忘記那是free love(sex)的年代,加上正值女權運動高峰,堅挺胸圍不但被視為過氣美學,更是將女性物化、囚困的象徵。

越戰結束加上全球經濟起飛,迎來了紙醉金迷的80年代。女性在商業社會

80s-00s:天使與魔鬼的無止境掙扎

越戰結束加上全球經濟起飛,迎來了紙醉金迷的80年代。女性在商業社會抬頭,產生了職業女性這個「新物種」。衣櫃must have除了那套Armani power suit,還有push up bra。Push up技術始於60年代,但一直到8、90年代才真正流行起來,品牌紛紛推出能夠令胸部提昇一至兩個cup的設計,堅挺突出的胸部再度被追捧。

自此,女人就好像被困在天使與魔鬼的無止境爭扎中。90年代在內衣潮流

Victoria's Secret與Calvin Klein

自此,女人就好像被困在天使與魔鬼的無止境爭扎中。90年代在內衣潮流上最具影響力的品牌,要數Victoria's Secret與Calvin Klein。前者由郵購公司發展成國際內衣王國,靠的是從1995年開始、每年一度的大型內衣騷。花巧華麗的設計,甚至鑲有水晶與鑽石的「Million dollar bra」,成功為品牌取得注目。而每年內衣騷嚴選的模特兒,每每經過地獄式訓練,務求在天橋上展示極度完美的身型。如天使般的巨型翅膀,配上魔鬼身材及設計華麗的fantasy bra,呈現一種平凡人幾乎沒可能達到的身材標準。但時尚世界販賣的正正是這種遙不可及的aspiration;即使多年來品牌受多方面抨擊,質疑品牌物化女性,甚至有參與內衣騷的模特兒發聲,認為品牌的地獄式訓練不人道與非必要,但以品牌發展急速、分店遍佈全球的狀況看來,大家對這種over the top的性感還是非常受落。

由Calvin Klein領頭帶起的病態美剛好與其時大行其道的Grunge一拍即合,壞女孩風

Kate Moss與Calvin Klein

由Calvin Klein領頭帶起的病態美剛好與其時大行其道的Grunge一拍即合,壞女孩風格幾乎可以視作是維密式性感的反動力量:你要不是讓人垂涎欲滴的魔鬼,就是反叛的街頭bad girl。

有言女性主義來到第三波,真正的feminism在於忠於自我選擇。實情是,維密式華

街頭bad girl

由Calvin Klein領頭帶起的病態美剛好與其時大行其道的Grunge一拍即合,壞女孩風格幾乎可以視作是維密式性感的反動力量:你要不是讓人垂涎欲滴的魔鬼,就是反叛的街頭bad girl。

有言女性主義來到第三波,真正的feminism在於忠於自我選擇。實情是,維密式華

Now:難道我不可以自在地性感?

有言女性主義來到第三波,真正的feminism在於忠於自我選擇。實情是,維密式華麗性感與Calvin Klein的sexy bad girl,都隨着時月漸變過時。Push up擁戴者仍大有人在,但另一種女生卻悄悄主導性感定義-捨棄讓胸部看起來更大/更小的掙扎,追求更舒適自在、卻同時兼顧品味與美感的設計。簡單、輕薄、無鋼圈的Bralette愈見受歡迎,從一開始的小眾選擇,到近年H&M、COS、OYSHO等大眾連鎖品牌都紛紛推出Bralette設計;這當然也與大眾對乳房健康意識提高不無關係(已有不少報告詳述胸部長期受擠壓的影響)。但更重要的是,相比用nu-bra狂擠「事業線」,新生代更傾向追求退去僑裝的自然胸形。 

有如獨立內衣品牌Lonely,除了大部份設計都沒有厚墊與鋼圈以外,還特地開

獨立內衣品牌的流行

有如獨立內衣品牌Lonely,除了大部份設計都沒有厚墊與鋼圈以外,還特地開設Lonely Girls Journal,紀錄不同身型的女性在家中穿着內衣的神態。要說的只是一件事:真正的性感,是要先接受自己原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