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der Ackermann, Saskia de brauw

Photo credit: KWOKChI huen (Portiate) , Haider Ackermann (Runway)

蓄着一頭曲髮及短鬍子、頭戴大帽、頸繫圍巾的 Haider Ackermann, 一身打扮瀟灑而富異國民族風情。這位周遊列國的時尚遊牧人,工作並非趕羊, 而是追夢,透過布料編織出他對女性、對時裝的夢幻聯想。

Haider Ackermann甚少接受媒體訪問,作風 低調是原因之一,另外最大的原因是他認為 在別人面前談論自己並不容易。「你不覺得很 困難嗎?」Haider反問。「我的性格頗為保守內斂,我 覺得要從自己的角度去表達自己很難,除非你很自我中 心。有時從工作中自我抽離,反而能夠多了解自己。」

Haider生於哥倫比亞的波哥大,其後被法國籍雙親 收養,父親以繪畫地圖維生,因此童年時曾隨家人先後在 非洲及歐洲多個不同國家生活,最後定居荷蘭。看他豐富 的文化背景及設計的鮮明色彩,說性格保守內斂大概沒甚 麼說服力吧。「正因為曾住過多個國家,要學習新語言、適 應新環境、建立安全感,非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我習慣在自 己的小繭殼內創作我的幻想世界,因此我的作品都帶點孤獨 的味道,而我喜歡這種味道。」Haider 解釋道。「四海為家的感 覺自由自在,好處是無牽無掛,如果明天我碰上了另一半,決 定移居別處的話,我隨時都準備起程。雖然有時可能會感到迷 失,但我暫時不介意沒有任何歸屬感,對我而言重點不在於甚 麼地方,而是甚麼人,哪裡有我在乎的人;哪裡就是我的家。」

Haider Ackermann, Saskia de brauw

多年來周遊列國的他對印度情有獨鍾,曾經到訪過四、五 次,因為這個國家總能叫他感到驚訝。他說:「當地女性身上的色彩、打扮,總帶着一種優雅的感覺,而小孩子們雖然在街上與髒 牛羊為伴,但他們的臉上總帶着笑容,這種情景絕不會在歐洲見 到。這是一個滿載慷慨的地方,給我上了人生中的一堂課。說來慚 愧,我從未去過中國,很希望有天能夠踏足中國,不為公事,純粹 觀光。記得小時候看過有關中國皇朝的故事,令我很感興趣。」

Haider 在比利時安特衞普出身、法國巴黎闖出名堂,現時他經常 兩地奔走,只因這兩個地方對他同樣重要。「巴黎像我的小繭殼,我在 那裡思考創作、夢想,而且滿街都是歷史悠久的建築物,我愛這種好 像活在從前的感覺。至於在又灰又冷的安特衞普,摩登的建築予我能 量,讓我把夢想化成現實。」

令 Haider 走上時裝路的不是衣服本身,而是由最基本的布料開始, 這要從他的童年說起。「年少時在非洲居住,看見當地女人用布及圍巾將 自己由頭到腳包裹起來,散發着一股神秘感。風一吹,布料即隨風飛揚擺 動,優美的動感形態如夢似幻,我不時幻想她們在布下的真正模樣。」想利用布料去做夢的他,曾入讀比利時安特衞普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但由於追求完美、未能完成習作而被逐出校門。隨後於 John Galliano的工作室實習,也效力過數個時裝品牌。於2001年他推出首個個人 女裝系列,並於巴黎時裝周首度展出。

Haider Ackermann, Saskia de brauw

Haider 身邊的人和事,由報紙上的新聞,到博物館內的一幅漂亮畫作等, 都可以賦予他設計靈感。不少人說Tilda Swinton是他的靈感繆思,Haider回應 道:「Tilda 是我的一位摯友,我從來沒有靈感繆思。腦裡只想着一個女人會局限 了創作靈感,我愛不同類型的女人、會被不同的女人吸引。」旅行也是他的靈感 來源之一,不過他從不喜歡拍照留念,反而愛將想保留的片段記在腦海。「我不會去一趟印度回來後設計出一條沙麗,每人都屬於某 個地方和其歷史,有些設計不能放諸其他地方的人身 上,因為穿出來的效果永遠不及當地人好看。我只會 參考其色彩組合及布料形態,再融入自己的設計。」不少設計師會以一件物品作重點,再創作出一整 個系列,Haider 卻坦言他做不到,因此其系列所表達的 不是一個主題,而是他自己。「很自大吧,哈哈!」Haider笑言:「當我戀愛時,我不想將自己包起來,想將美態展露人前,於是衣服用的布料會比較柔軟、設計露得比較慷 慨;當我缺乏安全感、感到脆弱時,我想保護自己,衣服 就仿如盔甲一樣。」難怪他的團隊從不直接開口問,只須透 過其新作便能推測他是否戀愛了。

在他的設計裡,女人是最重要的元素,她為整個造型賦予定義,因為是人着衫,不是衫着人。女人永遠不應該成為衣服的裝飾品,它應該像第二層皮膚一樣舒適,令她自覺吸引、性感、有女人味。Haider 所言的性感女人味,並非指緊身裙、迷你裙這些被公認為性感的 item,「女性化的定義可以很抽象, 有時只是一個動作、姿態,簡單回眸一望也可以很性感,不一定 和衣服有關。不過我喜歡女人穿男裝西裝,不只因為穿褲子的女 人特別自信,而且布料的流動更能凸顯其女性化、細膩及高雅的一面。」

Haider Ackermann, Saskia de brauw

品牌在近年越趨成功,Haider 不諱言在設計方面比以前多商 業考慮。那麼為何有衫褲鞋子,卻還未見手袋的蹤影?Haider 頓時語塞,似乎從未想過這個問題。片刻過後,他答道:「我喜 歡女人兩手空空,不帶任何身外物,那是自在、自信的表現。 我也明白手袋是最賺錢的產品,可是我們才剛推出男裝,將來 在適當的時候我肯定會考慮推出手袋。」最近進軍男裝市場的 他,認為設計男裝比女裝更富挑戰性,讓他獲益良多。「我學 懂了更多關於衣服製作的種種,造女裝時可以將布料隨意繞 來繞去或垂褶,可是男裝較講究剪裁。造男裝的目的不是令男人變得更漂亮,而是給他們一種態度、風格。」

有才華自然會受人賞識,一向挑剔的時裝評論家Suzy Menkes對Haider讚賞有加,亦不時傳出品牌如 Christian Dior和Maison Martin Margiela等邀他過檔的 消息,Karl Lagerfeld 更公開欽點 Haider 作他的 Chanel 接班人,叫無數設計師羨慕的榮譽,曾是他的壓力來 源。「數年前我的確曾感到壓力,Lagerfeld 先生讚我的 時裝騷!那是真的嗎?不可能吧!出自我欣賞的人口中,意義更深。我很幸運,因為這份工作而遇到很多 美妙的人。朋友是我的英雄;家人是我的支柱,他 們給我安全感、令我腳踏實地。當我懷疑自己時, 他們相信我,給我力量走下去,因為我想完成工作 讓他們為我感到驕傲。現在的我會想:Haider! 你要認真工作,因為你是大家關注、留意的對象,這成為了我的推動力。」 談到未來計劃,一如所料,低調的 Haider 並沒有甚麼鴻圖大計,「我希望能繼續做夢,那是 我擁有最豐富的材料,我不想捨棄。現今市場 上太多時裝設計師、步伐太急促,即使我不做 早春、初秋系列也覺得時間走得太快。一個 作家不會一年寫五本書,你需要時間去尋找 自己、改善自己。不得不承認太多工作、太 多困難,有時將我拉回現實,所以我只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可以不停做夢。」 但願Haider能不斷追夢,繼續將夢境化成叫女士夢寐以求的新衣。

0

Shares

Text by Rachel lau, coordintaion: June Chow, edit: Momo Liu
Photo credit: KWOKChI huen (Portiate) , Haider Ackermann (Runway)

Most Popular